市州

极目新闻记者 陈俊

视频剪辑 实习生付凡格

通讯员 向媛 李剑飞

“感觉自己得到了重生,回来才踏实。”31岁的恩施男子宋强(化名)说。

2020年3月,他被人诱惑到缅北打工,梦想能有万元月薪。哪知去了才知道,所谓工业园就是大型电信诈骗基地,200多家公司从事各类诈骗培训和工作。每天打十几个小时电话,随时面临殴打和业绩压力。

熬了近一个月后,宋强趁着休息机会逃出,他来到缅泰边境的河边,冒死渡河偷渡到泰国,背后是密集的枪林弹雨,终于捡回了一条命。随后宋强被泰国关押在监狱,家人花费数万元才把他保回国。

今年3月15日,当飞机缓缓降落成都机场,历经7个月、辗转多地终于回来的宋强在走下飞机那一刻,长舒一口气。完成隔离和调查后,22日他向记者讲述梦魇般的缅北80天。

高薪诱惑,偷渡缅北

今年31岁的小宋常年在恩施打零工,每月平均能挣3000多元,生活还算过得去。

2020年3月,在家待业的小宋在游戏群里认识一个恩施老乡,老乡告诉小宋自己在缅北务工并热情邀请他过去“挣大钱”。“他告诉我,缅北有很多工作可以选择,比如酒吧、赌场、工地等,那边工资待遇很好,每月基本收入保证在一万元以上,还为我免费提供过去的机票、住宿。”憧憬着能赚大钱的小宋心动了。

6月底,在老乡的“贴心”安排下,小宋乘坐飞机从恩施前往昆明,后从昆明坐车辗转来到瑞丽市。此时,小宋才知道,与他同去缅北的还有10名来自全国各地,同样怀揣发财梦的 “工友”。稍作休整后,跟着接应他们的当地“蛇头”,小宋一行攀着岩壁,步行翻过崇山峻岭,从荆棘丛生的小路绕开边境卡口。4个多小时的跋涉,到达缅甸北部时,早已筋疲力尽、饥肠辘辘的众人又被分别塞进小车,带到了一处无名工业园区。

守卫持枪,丧失自由

据小宋回忆,工业园区里有200多家大大小小不同规模的“公司”,工人达到五六千人,偌大的园区走到哪儿,都能看见穿着迷彩服或是持枪站点巡逻的守卫,每栋公司大楼的每层都被铁栅栏围得严严实实,俨然监狱一般。日子长了,小宋才了解到,这里的每家公司都只经营一项业务—“电信网络诈骗”。

小宋上班的公司位于工业园区的最北边。刚被带进公司,一个30余岁、“领导”模样的年轻人就以工作纪律为由将身份证、手机全部收缴,还被要求不能离开公司、不能将工作内容透露给任何人,每个星期只能使用一次手机,并且使用完后如被检查出异常就不能再使用手机。“当时我们随行的一个人反抗不愿意交出手机,立马就被楼栋的保安人员拖着拳打脚踢并用电棍击打他,强行将他手机收缴。”看到这一幕,小宋瞬间意识到自己应该进入了“黑工厂”。

日夜连轴,电话“杀猪”

公司里分有若干工作组,小宋所在组被要求冒充单身成功男士,通过网络以恋爱为由与女性交往骗取其信任。然后编织投资赚钱的谎言,引诱对方一步步掉入陷阱,也就是常说的“杀猪盘”诈骗。

在业务培训中,组长告诉他如何挑选“肥猪”、如何培养感情、如何将“猪”养肥。“我将感情培养稳定后就会移交给组长,组长就会拉她们在我们公司自己操控的虚假平台进行投资,从而骗取她们的钱财。”小宋说。

每天连轴工作15个小时,早上8点上班,凌晨1点下班,这期间必须加上6个人,每半个月必须“开单”一次,如果完不成任务指标,下班后还要接受体罚。“少加1个人跑30圈,或者做下蹲、引体向上,未开单的就会遭到一顿毒打。有时候看着一些女生边跑边哭,甚至有跑休克的,他们也不管,就拖到一旁。”小宋说人命在那里根本就不值一提,自己高烧2天依然要完成工作,晕倒了就算休息,长期业绩不好的人还会被关水牢、喝馊水,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从进入公司的第一天,他和同行的10人时刻都在谋划如何逃离。

渡河逃离,九死一生

20余天后,7月底公司举行每月的团建活动,小宋认为逃跑的时机来了。当日下午,小宋等人将手机从组长那里领了回来,为逃跑做准备。晚上公司的领导、同事大多都已喝的酩酊大醉,凌晨4时,小宋与10名同伴悄悄溜出公司大楼,借着月光,沿着事先已踩好点、无人值守的下水道一步一步摸索着来到界河边,准备游到河对岸泰国境内。

小宋一行好不容易刚走到岸边,就被附近巡逻的守卫发现,守卫随即举枪大吼着朝他们奔了过来。“我们立即跳进了河里,身后的岸上传来密密麻麻的枪声,明晃晃的探照灯光线在河面来回扫射。我心里很慌,憋着气尽量让身子沉在水下不被发现。湍急的河水让我游了不长时间就感到没有力气,为了逃命,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把鞋子、外套全部脱掉使劲游,大概十几分钟后,我扯着杂草慢慢爬上了岸。”上岸后的小宋陆续找到一起逃跑的4名同伴,而另外6名同伴却没有他们这么幸运,在河里就被守卫抓了回去。

逃亡之路,两次入狱

“天亮后,我们饥渴难耐,想向附近的村民讨口水喝,村民见我们浑身湿透、身上有伤,怀疑是从缅甸偷渡过来,于是报了警。”随后,小宋等人便被泰国警方以非法偷越国(边)境罪、违反泰国疫情防疫法给监禁了。

52天的监禁结束后,小宋本以为能安心等待回国,可没曾想祸不单行,出狱的第二天警察又找上门来了。原来,小宋公司的老板居住在泰国,得知他们已逃至泰国,便报警谎称小宋等人偷了公司的手机。“我们再一次被关进了监狱,手机也被搜走。打听到这次可能会被关很久,我们都急了,同行的一人联系了他姐姐,在泰国为我们请了律师。在被关第28天后,我们见到了律师,说可以走了,还说如果没有他我们可能要被关上几年。”小宋说,这次光请律师,他们每人就出了2万多元人民币,而再当他们拿到被搜走的手机时,手机已被刷了机。

回忆经历,心有余悸

“在监狱里,100多人关在一起,人挨人,只能坐着睡觉;卫生环境特别差,当时我全身长满小疙瘩,疼痒难耐,被自己抓烂抓破、血肉模糊。”深陷国外监狱的经历让小宋至今不堪回首,而被抓回去同伴的经历,更让小宋心有余悸。“一起逃跑被抓回去的6个人遭受了残暴狠毒的惩罚。他们被吊着轮流打,关水牢,水牢里面的水有各种垃圾、死老鼠。其中2个湖南人忍受不了联系家里交了9万元赔偿金才被放回来,有1个脚已经泡烂,治疗了1个多月才略有改善,另外4个人至今也没再联系上了。”

带枪的保安,没有自由的工作,惨无人道的殴打、电击......回忆起在缅北的一幕幕,小宋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去地狱走了一遭,还好,活着回来了!“原本是想去发财,结果不仅倒花了八九万元,还差点命都没了。这辈子我再不相信一夜暴富,缅北就是人间地狱,在那里,生不如死!”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潘婷


上一篇: 方便!仙桃至岳阳,可坐定制快车了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