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记者 叶文波

通讯员 罗维舟

实习生 吴莹 文雅

21年前,创业失败的熊某负气离家,来到武汉闯荡,打算干出一番事业,竟与家人失去联系。子女苦苦寻找21年,数次从成都来汉寻亲,家中的座机电话号码一直没有更换,而熊某的容貌发生很大变化。几天前,流浪在武汉市洪山区街头的熊某发病昏倒,民警及时将他送到医院,通过他的口音解开他的身份之谜。

4月13日上午,在武汉市三医院光谷院区,从成都来汉的熊女士抱着病床上的父亲大哭:“你怎么不给家里打电话呀!”熊女士转身握住民警王保库的手:“感谢武汉的好心人,你就是我的亲大哥!”

流浪爹爹病倒身份成谜,民警辨音识人

武汉市洪山区街道口,每天车来人往,十分热闹。4月10日上午10时许,洪山区公安分局街道口警务站副站长李丹等人巡逻回站途中,突然看到一名流浪爹爹昏倒在路边。民警连忙上前询问,爹爹精神状态很差,疑似发病,口中喊着“我不行了”。李丹赶紧将爹爹搀进警务站休息,同时通知120救护车赶来,将爹爹送往武汉三医院光谷院区治疗。

“男性拾荒人员,街头昏倒,脑溢血病情严重,急需联系家属。”当天,洪山区公安分局110指挥室将这条信息转给辖区珞南街派出所,要求派出所密切关注。这名拾荒的流浪老爹70多岁,身上没有证件,没有手机,由于身体不好,吐词也不是很清晰。珞南街派出所值班人员多次查询,没有发现有效信息,于是联系了正在调休的派出所指挥长王保库。

今年50岁的王保库是一名军转民警,曾在空降兵某部服役,有多年带兵经验,还曾在汶川地震期间执行救灾任务。由于常年接触新兵,王保库熟知多地口音。

来到派出所,王保库第一时间拨通了医生的电话,通过与拾荒老爹对话,他一下子认定:“这是四川口音,成都平原一带的。”王保库接着询问老爹的身份信息,老爹自称姓熊,第二个字读“cheng”,第三个字读“yuan”。值得欣慰的是,老爹记得自己出生于1945年。

根据音译姓名,王保库通过警务综合平台排查,在四川有81位叫这个名字的人,进一步缩小范围,成都有4位,其中一人的出生年份和拾荒老爹自述的年份相吻合。警务综合平台显示,熊某是成都市双流区人,大约于1999年底离家,家人报过“失踪人口”。只是时间间隔太远,拾荒老爹的相貌与登记照看上去差异很大。

子女坐飞机来汉,父女在病床上抱头痛哭

当天,王保库迅速联系了成都当地警方,并联系上熊某户籍地的社区民警说明情况。晚10时许,熊某的大女儿熊女士打来电话,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父亲是不是叫熊某?”“是的,有什么消息吗?”“他是不是1945年出生的?”“是是是!你们找到他了吗?”“你莫急,我把照片发给你,请你辨认一下。”

不一会儿,熊女士再次打来电话,哭着说:“这就是我父亲,我们都以为他已经去世了……我们明天一早坐飞机来武汉。”熊女士再三叮嘱,一定看好父亲不让他乱跑,同时用最好的药物全力治疗。

11日中午12时,熊女士和妹妹飞抵武汉后,直奔珞南街派出所,王保库领着他们直奔医院。病床上的老人家侧着身子,身体状况不佳,容貌看上去发生了很大变化。

熊女士小心翼翼地脱掉拾荒老爹的袜子,看到他左脚上有一道倒“V”型伤疤,更加确定:“这就是我爸爸!”

可眼前的熊爹爹意识不算清楚,说话也是断断续续。面对医生和民警的询问,他只记得“我有4个女儿1个儿子”,完全没有意识到大女儿、二女儿已经来到身边。熊女士俯下身子,凑近喊到:“爸爸,看看我,我是你大女子啊!”熊爹爹盯着熊女士,似在思索,突然哭着说道:“你是大宝啊!”两人抱头痛哭,熊爹爹不停地擦拭眼泪。

为了不影响熊爹爹的情绪,熊女士和妹妹按照医生叮嘱先行外出,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等候。

爹爹负气离家出走,老家座机电话一直未更换

13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医院。熊爹爹听闻王警官到来,马上就醒了,忍着病痛说了一句“谢谢”。为了不打扰爹爹的治疗,熊女士在走廊上接受了极目新闻记者的采访。

熊女士介绍,父亲年轻时是一个仗义耿直的人,投资建筑行业,后因投资失败,于1999年底来武汉闯荡,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成就,没混好就不回家。从成都离开时,他还叮嘱过熊女士帮忙办理二代身份证。来到武汉后,熊爹爹曾给家里打过电话,自称在武汉长江大桥附近的洞里暂住,从此便没了音信。

熊爹爹失联后,子女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前后来汉五六次,还在媒体上刊登了寻人启事。“我们来到武汉,白天找、晚上找,脚都走肿了,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们着急啊,都以为父亲去世了!”熊女士哭着说道。

2019年,熊女士一家又来到武汉寻亲,还去了三镇的殡仪馆辨认照片,可依旧没有结果。殡仪馆工作人员告诉她们,即便这次没有找到,以后万一被送过来,他们肯定会好好安葬,让老人家走好人生最后一程。听到这句话,失落和安慰的情绪夹杂在一起,熊女士只得再次返回成都老家。路上,女儿向熊女士说道:“妈妈,你这一生要是找不到爷爷,你肯定死不瞑目的。”熊女士含泪说:“你知道就好。”

直到接到民警的电话,说有了熊爹爹的消息,熊女士一家人都快崩溃了。这么多年来,为了避免父亲联系不上家人,家里的座机一直没有更换号码。熊女士问父亲:“你不记得那么熟悉的电话号码了吗?”躺在病床上的熊爹爹说道:“女儿,我记不住了……”

向武汉好心人深情鞠躬,感谢你们帮助街头老人

“没有亲临过家人失踪的人,就无法体会寻亲过程中的心酸。家人们都很煎熬,不知道他是否活着。”熊女士含泪讲述。她拉着王保库的手说道:“是你的细心救了我的父亲,你是父亲的救命恩人,你就是我的亲大哥!”

熊女士说,除了细心的王保库警官,还要感谢医院的护士,她们暖心地喊着“老爹,你要好好的”,最让她感动。同时,熊女士也呼吁,如果在路边看到摔倒的老人,请大家不要怕,伸手搀扶一下,他的家人不会忘记好心人。面对极目新闻记者的采访,熊女士深情鞠躬:“请代我向武汉所有好心人表示感谢。”

现如今,熊爹爹远在成都104岁的老母亲还有老伴都知道了这个好消息 ,大家都很着急,盼着熊爹爹早日康复、早日回到家中。由于熊爹爹年事已高,加上患有重病,他在武汉经历了哪些磨难,他已经说不清了。民警王保库推测,熊爹爹没有手机、没有身份证,可能也曾想过与家人联系,只是年事渐高记忆力下降,再也想不起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了。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就如同熊女士所说:“只要爸爸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我们回去会好好孝顺他,让他的晚年幸福安康。”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 人大代表入村回应诉求,村湾百亩茶园资金技术难题迎刃解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