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记者卢成汉 视频剪辑曾超 通讯员黄红波

青山江滩临江大道风景如画,而这样一条景观路上,有人挑衅城管执法队员,连续两天深夜在此倾倒渣土,然后逃之夭夭。偷倒“野土”影响市容和交通安全,谁这样大胆,为何要乱倒野土?

青山城管执法队员锲而不舍,连续奋战7天,终于从4万余张抓拍照片中,准确锁定肇事车辆及司机。14日,极目新闻记者获悉,城管部门对肇事车辆所在公司及当事出工地,分别开出5万元和8万元罚单。

挑衅:连续两晚倾倒“野土”

美丽的青山江滩,是闻名遐迩的武汉网红打卡景点。

去年12月26日清晨4时左右,青山区环卫工人上岗作业时,在青山江滩临江大道(建三路至建四路之间)的非机动车道上,发现有一大堆渣土,阻塞了整个非机动车路。在黑黑路面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

青山区城管执法人员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调查。测量结果显示,倾倒土方有50多立方米(50多吨),远远多于一般渣土车20余立方米的荷载量。执法队员分析判断,倾倒野土的车辆,应该是一台平时用于运输砂石料的“前四后八”大货车。为保持道路整洁,青山城管征调了一台渣土车、两台小型装载机和一台冲洗车,10余名工人进行清理,忙碌整整3个小时,才恢复道路整洁原貌。

为尽快找到肇事车辆及司机,青山城管在楚天都市报新媒体上呼吁肇事司机“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但当天,肇事者并未现身。

然而,偷倒“野土”的行为并未就此罢手,再次在青山区临江大道上演。27日凌晨,城管执法队员再次发现,又有人偷偷在此倾倒渣土约25立方米。

“不能让这种挑衅得逞,更不能破坏洁美的环境。”青山区城管执法局直属二中队中队长叶梅陵现表示,“我们绝不放弃追查,决定立案并案侦查。”

追踪:4万余张照片中揪出肇事车辆

叶梅陵和队员调看智慧城管视频监控,发现两次倾倒渣土的大货车,作案时间在凌晨2时至4时之间,均是从临江大道武昌方向,开到青山区,然后进行倾倒。在倾倒渣土期间,均有遮挡车辆号牌的现象,“这说明,肇事司机害怕被抓住。”

这辆货车真实身份是什么?执法队员决定调阅临江大道上的视频监控,但不巧的是,这里的监控暂时停运了,一时无法查找车主及所在公司。“通过比对土质,来查找工地,然后找出肇事车辆。”叶梅陵说,只能采取这个“苕”办法。

根据倾倒渣土的土质比对,叶梅陵终于在武昌和平大道段,找到了出工地。意味着两次偷倒的渣土,出自这家工地。但肇事车辆是哪一辆呢?执法队员根据肇事车辆“遮挡”车牌的这个特征,再通过对工地周边监控,比对车辆行驶轨迹,最终锁定一辆枣红色大货车。执法人员经过观察,发现该车外观,有7处与众不同的特征,如前挡风玻璃上有“确认达眼神,遇上对的人”的字样,号牌上方,违规安装了照明灯等。执法人员从4万多照片比对中,最终确认,就是这辆货车,连续两天深夜倾倒渣土。

能否根据这些特征,从数万辆同型号车辆中,找到这辆车的真实号牌,从而找到肇事司机?在得到青山区交管部门的支持下,发现这辆枣红色大货车在案发前5天,出现在白沙大道上。这一次,可以清晰地看到了该车牌号,肇事车辆浮出了水面。

处理:两家公司接到13万元罚单

去年12月29日,城管执法人员找到肇事车所在物流公司,这才得知该车的司机是曾某,遂通知其前来接受调查,但曾某拒不承认此事与他有关,不愿配合调查。出土工地渣土运输总承包人周某介绍,曾某的车辆平时给工地运送砂石料,为了多赚钱,求他在缷料完成后,再从工地运一车渣土,自行消纳。虽然曾某的车辆无渣土运输资质,但周某出于好心,还是同意曾某的车运输两车渣土,并出具的微信转账4000元的记录,“知道他乱倒渣土,我肯定不会让他运。”

根据《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因使用无资质车辆运输渣土,武昌区城管执法局向渣土总包负责人周某开出8万元罚单。

执法人员介绍,在偷倒第二车渣土前,曾某似乎有所警觉,偷偷关掉了车辆上的定位系统,倾倒完“野土”后,然后连人带车失踪。今年2月5日,青山城管遂对曾某挂靠的物流公司开出5万元罚单。

该物流公司觉得十分委屈,表示曾某的车每月交900元管理费挂靠该公司,并未安排其运输渣土,曾某个人所犯的事,应由其个人承担。执法人员表示,根据规定,公司作为责任人,理应受到相应处罚。物流公司负责人这才如梦方醒,表示将起诉曾某,追讨相应赔偿。

偷倒两车渣土,被罚13万元,此事可谓教训深刻。叶梅陵称,如果两家公司知法懂法,这种影响城市环境和交通安全的事情,完全可以避免。如果当事司机曾某,知错即改,早日归案,也不至于丢掉饭碗。

原来,曾某在事发后,其道路运输资质不能通过年审,无法从事运输业赚钱,丢掉了饭碗。城管部门还将对其追偿渣土清运及道路保洁费用1.1万多元,得不偿失。警方也将对曾某进行调查处理。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 评论|著名作家讲作文就是“文学已死”?关键应看讲了什么
下一篇: 评论|造谣伤人犯法的红线要划得更分明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