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评论员 屈旌

刚刚出版了新书的余华,近日参加国内某教育机构举办的一场名为“中高考冲刺——四大专家献计2021中高考”的主题活动,成为网友争议的焦点,甚至有人转发称:“文学已死。”(据3月13日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

余华参加一个商业活动,文学就嘎嘣脆地“死了”,不知道在某些人眼里,是文学太脆弱,还是挑事不要本钱。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这完全是在煽动情绪。作家也要赚钱吃饭,也有现实需求,余华的名气是他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就算靠名气赚钱,也是天经地义。那么多明星、网红都能到处代言走穴,作家却连参加个商业活动都会被嚼舌根,这是何道理?这究竟是热爱文学,还是准备逼死文学?

还有人说,余华自己高考落榜,而且写小说和写中高考作文不是一回事,他教人写中高考作文就是误人子弟。这说法看似实用有理,但也陷入了功利性的盲区。余华当年高考落榜,有相当大的时代历史原因,未必就是因为作文水平不行。而且,中高考形式变化巨大,隔数年都已是天差地别,如果非要说的话,许多作文名师也没资格教授现在的学生。再者,虽然文章好坏难有量化标准,且中高考作文的确应试性较强,但写作成篇的确是有基本的门槛和要求的,立意行文、字句修辞、逻辑架构……这些都是读的人,包括阅卷老师可以清晰地感知和评判的。余华作为著名作家,写出了众多深入人心的作品,讲这些,当然是够格的,甚至可以说是奢侈了。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让青少年学生与作家面对面交流,是能够激发或坚定他们内心对于文学的向往的。一直以来,文学被视为十分理想化的存在,以至于考试作文是考试作文,文学是文学,泾渭分明。青少年在想象力最为丰富、最具有自我表达冲动的年纪,如果始终认为文学是曲高和寡、难以企及的,或许就可能埋没了天赋,消磨了热爱。而看到著名的作家现身说法,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文学给人带来的希望和力量,本身就是一种积极的鼓励。

其实,比起余华能不能站台讲作文,我们实在更应该关注,余华究竟讲了些什么?根据报道和现场视频,似乎他有些拘谨,并没有讲出特别有新意的观点,这才是真正的可惜之处。余华的才华和感悟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的作品中我们都可以看出,但因为讲的是应试作文,所以囿于应试作文,这就是真的只把他当成一个“招牌”来站台,没有正视作家真正的价值,令人扼腕。

如今,线下线上,教写作的课程可以说到处都是,大部分都无视天赋、基础、创作心态,直接将写作与致富、成功挂钩,诱人花钱购买鸡汤,收割智商和流量。如果说,著名的作家能够有机会出来讲一些真实质朴、打动人心的内容,让更多人认识到写作的实质,其实是一件好事。很多作家都曾经以各种方式与读者、文学爱好者交流,冰心写过《三寄小读者》,里尔克写过《给青年诗人的信》,都让人受益匪浅。所以,问题的关键,根本不应该是余华是否应该讲作文,在什么平台讲作文。

从这一意义上,我们倒是希望更多作家能站出来,给青少年讲讲课、聊聊天,哪怕就是像郑渊洁在抖音上和网友互动一样,用自己的智慧和阅历去感染人群,传播文学创作的种子。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宋清影


上一篇: 湖北武汉:武汉的春天又来了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