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极目新闻3月11日讯(记者张万军 发自陕西勉县 视频剪辑曾超)到今天,陕西汉中勉县的王先生,都没法走出丧子之痛:2月17日大年初六下午,他6岁半的儿子程程在亲戚家吃过晚饭后出门玩耍,再也没有回家,直到半个月后的3月4日,程程的遗体在离家不到两百米的一户邻居家楼顶的木箱内被找到。目前,邻居家一名13岁的少年,已被警方控制。

pub_CB20210311183246163025.jpg

男童出门玩耍时蹊跷失踪

2021年2月17日,正值大年初六,西北小城勉县的居民仍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

当晚8时许,王先生回到位于勉县和平中路东风社区二组的出租房,见6岁半的大儿子程程不在家中,便向家人询问其下落。

“他离开家的时候,说要和一个亲戚去超市买东西。”家人告诉王先生,当日下午,程程曾在离家一百多米远的姨奶奶家吃晚饭,吃完饭后曾回了一趟家,后来又离开了。

王先生马上联系上这个亲戚,得知程程后来并没有跟亲戚去超市。担心程程的安全,王先生立即将此事告知了村里的亲戚。

王先生老家在浙江,但妻子是勉县本地人,其母亲、姨妈、舅舅等很多亲戚就住在村里,熟人众多,他们立即在全村展开搜寻。

得知程程失踪的消息,村里很多村民也自发行动起来,帮助王先生一家在村子及周边寻找。

pub_CB20210311183246397002.jpg

遍寻未果后,王先生报了警。民警查看了村子周边的摄像头,村里一处路口的摄像头显示:当天下午6点左右,程程在姨奶奶家附近和亲戚家的小孩在一堆沙子旁一同玩耍,随后独自返回家中,中途在附近一个巷子里失去踪迹。因小巷内并无摄像头,程程的下落成了谜团。

此后,民警对程程最后失踪区域周边的多栋民房进行入室调查,并扩大了视频追踪的范围,寻找程程的下落,可惜仍无进展。

王先生和家人在本地多番搜寻无果后,在勉县及汉中周边的几个县区张贴了寻人启事,并在网上和朋友圈里发布了相关消息。

勉县县城是一个仅有10多万居民的小县城,向来民风淳朴。程程离奇失踪一事,在县城里传遍了。

被发现在邻居家木箱内死亡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先生和家人一直没有停下寻找程程的脚步,他们向多家媒体发出求助。

当地警方为此成立了专案组,专门调查此事,民警在东风社区开展了大量的调查工作。

3月4日上午9时许,多位民警携三只警犬来到东风社区。三只警犬从东风社区最外围开始,逐渐向内进行搜寻。当三只警犬搜寻到程程失踪地点旁小巷的第一户村民家时,全部停下了脚步,并齐声冲楼上大叫。

民警叫开了这户晏姓村民家门后,警犬带着民警径直朝该户住宅的3楼楼顶冲去。当警犬冲到三楼天台后,齐齐围着三楼天台上一个木箱狂吠。

民警清理掉木箱上的木柴等杂物,打开箱子后,发现里面有个袋子。打开袋子,民警在里面发现了已经死亡的程程。

随后,民警将这户村民家户主晏某夫妇、二女儿和其年幼的孩子当场带走。

当日,民警赶到晏某大女儿13岁的儿子杨某所就读的勉县某中学,从学校将其带走。

王先生和妻子当日接到民警通知后,悲痛欲绝。他们此后在殡仪馆见到了儿子的遗体,发现儿子的身体上有多处伤痕。

疑遭13岁少年骗到家中杀害

3月9日,极目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事发现场。

事发地东风社区原来叫东风村,距离勉县县政府约1.3公里,紧邻城市主干道和平中路,算是临近县城中心的城中村。村民的土地早已被征收,村民或做点小生意,或打工谋生。

程程遗体被发现的村民晏某家,是东风社区二组一栋两间三层的私房,楼顶有一块面积约20平方米的天台,上方搭建着塑料挡雨棚。

距离晏某家仅4米远的一户人家就是程程的舅爷爷家,和晏某家相隔三户,距离约10米远的一户人家就是程程的姨奶奶家。多位村民称,程程的姨爷爷和晏某还是亲兄弟。

程程的家也在东风社区二组,距离晏某家仅仅190余米,步行只要几分钟。

pub_CB20210311183248382052.jpg

记者看到,晏某家的房子前后四扇门都被警方贴上了封条,房子周边摆放着10来个花圈。“人间恶魔,手段极其残忍”“杨某杀人偿命”等多条标语,张贴在房子的墙壁和门上。

“大年初六,我儿子被杨某以哄骗引诱手段骗到他家后,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程程的家人在晏某的门口摆放着一张控诉书。

上午8时,程程的姨奶奶在晏某的门口,慢慢地点燃了几根香烛,嘴里在轻声念叨着什么,神情悲痛。点过香烛,老人又烧起一叠叠的纸钱。阵阵微风吹过,烧过的纸灰四散飞舞,似在为逝去的生命惋惜。

下午4时,程程的外婆来到现场,再度点燃几个香烛,将程程的相片和一族鲜花摆放整齐,嘴里一直喃喃说着话。

“程程和同伴玩完沙子后准备回家,从他家门口经过时被他以家中有炮竹为由,骗进屋内,然后将其杀害,他完全就是存心故意的!”程程的一位亲人在现场告诉现场的村民。

遇害的孩子期末数学考了100分

3月9日一整天,前来晏某家屋子处吊唁程程的群众几乎未中断过,有的是本村村民,有的则来自县城的其他地方。

“这娃真是太可怜了,凶手太残忍了!”东风社区居民李爹爹说。

程程的父亲王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老家在浙江,常年在上海工作,程程和弟弟一直由妻子和岳母照顾,这次过年他回到勉县,和妻子及两个儿子共度佳节。

程程在当地一所私立学校读小学一年级,在王先生眼中,孩子虽然有些调皮,不爱说话,但是很懂事。事发前一天,他还带着程程去汉中的游乐园愉快玩耍。“上学期期末考试他数学考了100分,语文考了97.5分。”提到儿子,王先生难忍心中的悲痛。

村民王婆婆是王先生的邻居,几乎看着程程长大,“这娃不错,脑子聪明,字写得好,懂礼貌,每次见面都会主动喊我‘奶奶’,可惜了啊!”

来现场吊唁的一位商贩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程程活泼好动,小时候有点调皮,经常和外婆到她店里吃东西,以前看到她干活时常常在一旁捣乱,不过这两年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懂事了许多。2月17日早晨,程程还和外婆到他店里吃了东西,进店的时候还喊了她,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东风社区多位居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东风社区的村民大部分都在此生活了一辈子,很多人都沾亲带故,彼此都很熟悉,村里以前从没发生过这种恶性案件。

律师称涉案少年难担刑责

居民刘婆婆介绍,晏某今年64岁,以前开过车,这几年都没有做事,俩口子经常一起出门买菜,没事的时候爱在村里闲逛。晏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以前招了一个上门女婿,涉案的杨某是他们的儿子,今年13岁,在当地一所中学读初一。晏某的大女儿在几年前离了婚,后来又找了一个男人,事发前在外地打工,杨某从小就由外公晏某抚养大。

“他平时话不多,为人还可以,没怎么和乡亲闹矛盾,实在想不到他家会出这种事情?”刘婆婆表示,事发后,晏某还曾帮程程家人到处发寻人启事。“不知道晏某对外孙杨某的事是否知情,如果他知情的话,那这件事就太可怕了。”刘婆婆说。

距离晏某家很近的一位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平时很少看到晏某的外孙杨某出门玩耍,完全不了解杨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该村民表示,事发前晏某家中除了晏某夫妻和杨某外,还有晏某的二女儿及其孩子,大年初七的时候,晏某的二女儿曾找她询问是否有房子租给自己。

一位村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杨某的学校今年3月1日开学后,杨某仍在正常上学,直到3月4日被民警从学校带走。“他被带走时并没有太过激动和害怕,神态很平静。”这位村民称。

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晏某家附近多位村民,他们均表示很少看到杨某出门,对其几乎不了解。记者来到杨某的学校,校方也未接受采访。

王先生表示,自己以前从未见过杨某,儿子以前只和杨某只接触过一次,是在事发前几天,当时杨某放鞭炮,儿子曾跑过去观看,他不知道杨某为何会杀害自己的儿子。

网上流传的一份文件疑似来自勉县公安局的内部文件称,“经调查,嫌疑人杨某对程程春节期间多次燃放鞭炮心生厌烦,2月17日下午把程程引诱至屋内用胳臂勒死,尸体藏匿在木箱。目前,杨某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案件正在审查办理中。”

对于网传杀人动机疑为燃放鞭炮心生厌烦,王先生认为“这是借口”。

3月10日,极目新闻记者向勉县公安局工作人员求证,对方称他们未对此事发布过任何信息。

今年3月1日起,我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将开始实施。其中规定,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的,应当负刑事责任。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吴正平律师认为,犯罪嫌疑人杨某为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根据刑法修正案(十一)规定涉嫌构成故意杀人罪,本应承担刑事责任。但因新法于2021年3月1日才施行,本案实施犯罪时间在前,所以仍应适用旧法的规定,即杨某不承担刑事责任,但公安机关可以根据《刑法》规定对其采取收容教养的措施。对于杨某的外公外婆,如果他们只是一般的窝藏、包庇行为,并不构成犯罪,但如果他们有藏匿尸体等积极行为,则涉嫌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此外,杨某与其监护人虽不构成犯罪,但根据《民法典》的规定,仍应向被害人家属承担赔偿责任。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宋清影


上一篇: 山东烟台一宗进口集装箱货物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下一篇: 1、2、3、4——四个数字,读懂今年政协大会提案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