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评论员 屈旌

当前,全国多地政务新媒体向短视频平台延伸,截至2020年12月,各级政府共开通政务抖音号26098个。但一些地方的短视频政务账号重数量、轻运营,不少成为“僵尸账号”,还有的为涨粉时常“走偏”,损害了政府形象和公信力。(据2月25日新华网)

作为当下流行的传播媒介,短视频具备短小明快、互动性强、草根化、有创意等特点,政府部门利用短视频来打造政务新媒体产品,也是因势利导,贴近群众之举。一些主打旅游、特色物产的地区,通过短视频宣传,让青山绿水、美食风俗成功出圈,也的确给当地带来了人气和收益;也有些地方的新媒体运营,肯动脑勤互动,方便了群众,赢得了认可。

但是,凡涉及新媒体运营,总是开个头容易,要做下去,做得好,就很难。尤其是,短视频的拍摄制作需要耗费不少精力,要开个账号专门更新,要每次都让网友买账,就得不断地输出新创意,对于不少基层干部和工作人员而言,显然是“超纲”的考题。

而且,短视频营销也未必适用于所有地方,有些地方基础政务都很繁重,地域特色也并不适合以视频方式呈现,为了赶时髦,表政绩,强行上马短视频账号,只是浪费时间精力,增加基层负担。有基层干部无奈地说:“实在想不通,一个乡镇值得开一个短视频账号吗?”,也算是发出了灵魂拷问吧。

政务新媒体沦为秀场,已经不是新鲜问题了。多年前的政府官网建设热潮中,就曾经出现过大量长期不更新、栏目“开天窗”、问询没人回的“僵尸官网”;近年来微信群、APP走红,又出现了一名村干部手机里十几个政务APP,几十个工作群,分身乏术、不堪其烦;而现在,部分地方为了跟风搞短视频账号,重量不重质,华而不实,为了蹭热点大当“搬运工”,让干部职工四处圈粉拉票,不惜花高价购买第三方服务,最后换来的只是一堆虚假的流量数字。

说到底,政务类新媒体容易跑偏,其核心症结在于,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为什么而做,做给谁看。如果是为了民众而做,做给民众看,那么一定需要切实了解民众的需求,弄清楚大家希望在政务账号上看到怎样的新媒体内容,力求以新的传播形式,去提高工作效率,改善工作效果,打造服务型政府的新形象。但如果只是为了做给上级领导看,就很容易陷入“数字政绩”的迷思,为了做流量而做流量,为了涨粉丝而涨粉丝,将自己做成了“营销号”,甚至在这些花架子上投入过多,以至于连基本的市民咨询、求助都能置之不理,这就是舍本逐末,忘了初心。

无论形式怎么变,政务新媒体的本质是公开政务信息,提供政务服务,搭建政府与群众之间的沟通桥梁,一切没有以此为目标,没有解决此类问题的新媒体,体现的都是“政绩本位”的旧思维,不搞也罢。已经搞了的,大可以论证排查,实事求是地精简一番。基层减负的常态化建设,就是要打破一切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套路”,让基层把更多时间用在抓工作落实上来。

人不能总在同一条河流里跌倒,新媒体不能成为形式主义的舞台。短视频也好,以后还可能出现的新传播形式也好,但凡在政务领域应用,就得要慎重警觉,避免以创新之名行作秀之举,不能一上头就忘本,要始终以公信力和服务型为基础,诚心实意地打造政务服务的新渠道。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谢茂


上一篇: 把困难群众当亲戚,湖北税务人肖曙光获评“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