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黄少牧拥有一双和多数人不太一样的眼睛,他说,那是属于画家的眼睛,能发现常人看不到的美。

所以他闲时爱在路边看花看草,把那些容易被忽视的人间美好都藏在脑子里,再变成他画笔下的大千世界。比如,他去年入选第13届全国美展的作品《绿野清波总关情》,就以车前草、野枸杞、狗尾巴草、野蔷薇等20多种“闲花野草”为主角,让美术界眼前一亮。

12月9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湖北省国画院见到了担任该院副院长的黄少牧,听这位年仅41岁的湖北画坛中流砥柱分享自己的艺术观。

画家最大的价值是画自己

楚天都市报(楚):听说您当年加入中国美术协会时,是协会里最年轻的湖北画家。

黄少牧(黄):湖北省美协当时是这么说的,因为那年我才26岁。

楚:但您24岁就拿了全国金奖,成名非常早。

黄:对,24岁时我的《沐春图》获得了第二届全国青年国画年展金奖。当时我就只是想着重在参与,也没想过一定要去拿什么奖。是后来中国美术馆通知湖北另外一个画家获奖时,人家帮我问了一句,说湖北还有一个黄少牧也参赛了,成绩怎么样啊?美术馆的人说:黄少牧啊,他是金奖!但其实我们就是喜欢画画,没人是冲着获奖这个东西去的。

楚:少时成名,多半天赋过人。

黄: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天赋,这个词我也不敢用。我就是喜欢画画,好像是一种本能,最初也没有想过能成为画家,就是从小喜欢。中国画画的人太多了,画的好的人也太多了,我只能说,我研究摸索了很多年,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来表现我的想法。一个画家,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哪儿?就是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想表达的题材,并且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把想法和题材融合好再表现出来,形成自己的语言。你画的是自己,而不是要画成齐白石或者张大千,你最大的价值就是画自己。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只画我想画的东西,不跟风,也不在别人后面跑。

楚:守住初心不是件容易的事。

黄:做喜欢的事就不会觉得难,相反要我去跟着别人的路子画,我觉得挺难的,很难受。因为那不是我的感受,不是我的体会,也不是我的认识。有些人看画时爱说,你这个没有谁谁画的好。这就是很外行的一种说法,因为你不能用一个标准审美去衡量所有画家,这是不科学的,艺术家的价值就是有自己独到的东西,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百花齐放嘛,为什么都要画成齐白石呢,对吧?

不起眼的野草也值得被歌颂

楚:您师从冯今松先生,他是著名的“花鸟”大家,但您那些获得大奖的作品似乎是山水和花鸟并重。

黄:应该说是不同时期的侧重点不一样,而且有些东西是互补的。你光画花鸟的话,可能就没有山水画的那种开阔,只画山水呢,那种细节、生动惟妙的东西你也出不来。有时互相借鉴一下,路子是不是会更宽一些?最重要的是,我不想限制自己的路线,如果我感觉这段时间我想画花,那我就用3、5年的时间把精力都放在花上。比如去年第13届全国美展上,我的作品中的花就跟别人的不一样。

楚:您说的是《绿野清波总关情》,那届美展里湖北唯一入选的花鸟画作品,您画的好像是闲花野草。

黄:很多人画的就是传统题材,荷花、梅花、芭蕉……我画的是什么呢?就是生活中看到的,你可能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闲花野草。我那张画里有2、30种不同的植物,然后组合在一张大画里。笔法用的是传统文化的一种很文气的笔墨去画,没有用任何花里胡哨的技法,用我们专业的话说就是:硬画。花鸟画对笔墨的要求是相当高的,我的画不是像齐白石那种大开大合大笔墨的风格,我还是从宋元、明代那种文人折枝的写意花鸟里找到了一些感觉,我觉得这个风格比较适合我。

楚:为什么想要画这些不知名的花草呢?

黄:画家要具备一双善于发现生活中一般人发现不了的美的眼睛,你如果没有这个的话,那我估计你画画也够呛。一般人可能觉得。路边常见的东西有什么好画的?但是,土地里面见诗意,我觉得任何一种生命都值得去歌颂,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野草,它也拥有生命的整个过程,一岁一枯荣,它刚萌芽时很美,凋敝时也有另一种美,这都是我们画家能够去表现的素材,用它来表现生命。回到我刚才说的,我就是喜欢画我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画的花草都是来自我的老家汉川,都是江汉平原上能看到的小花小草。我的山水画里也是江汉平原,水边的植物,水塘里的东西,大多是以大河大湖为主体。

楚:所以您的画里也寄托着您的乡愁。

黄:作为艺术家,你应该有这种情怀。你的作品要能引发人的思绪,能够与人产生共鸣,这也是艺术的一种功能,如果大众看了你的作品,从中产生一些想法,这就是这个画家的价值。

不要做一个稀里糊涂的画家

楚:感觉您的作品是浪漫主义情怀与现实主义题材的结合。

黄:是的,我有浪漫主义,用画面营造的是一种浪漫氛围,但它又是现实主义题材,大家看了我的画会说:对对对,这个东西我们家旁边就有。我不敢说所有人都会觉得我的画好,因为每个人对艺术的评价标准、审美倾向不一样,有人觉得好,有人不以为然,都没关系,一个画家找到最适合自己、最能体现自己的方法就好。我们现在还年轻,以后路也很长,你能用你掌握的方法,把这个时期你的想法表现出来,就很好。或许20年后,你的想法变了,对中国传统、对中国画、对大千世界的认识都不一样了,那你的作品又不同了。画家最怕的就是一成不变,你一定要有创造力,不断地去学习探索,研究总结。你永远没变化的话,就是固步自封,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就像我的恩师冯先生,他不同时期的画都有不一样的地方,甚至在他快离世时都在说,他还有一些新的想法,还想继续画。

楚:您在创作上走过弯路吗?

黄:我很庆幸,我在创作上还真的没走过弯路,一直很顺。我觉得我对自己的优缺点把握得特别好,我是一个非常清醒的画家。画画在某个阶段时,你要学会扬长避短,发挥出你的优势,如果有短处,暂时又解决不了,那就尽量规避,然后在创作中把它当做课题去攻坚。我经常说,很多画家都是稀里糊涂在画,比如他画一朵牡丹画到死,就是自己看,给周围几个人看,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个就属于糊涂的画家。你一定要像王国维说的那三个境界,首先你要站得高,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你要把从古至今所有画家的代表作都看到,分析自己最适合什么。没有这个眼界,你还怎么画画?

楚:然后就要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黄:对,你有了方向之后就要坚持,中间肯定会有曲折,徘徊不前,这都是很正常的。中国画的提升都是螺旋形的,不是直线一样一直走上坡路,你有时会徘徊一下,很纠结,这都是必经的过程。最后你就发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楚:您怎么理解画家创作“点单式”作品,这算不算一种消耗?

黄:或许这也是画家一种能力的体现,能通过画画养家糊口,你总不能让他饿死吧?不要那么清高,觉得画家就要做一个苦行僧什么的。但是画家自己一定要有非常清醒的认识,那种“点单”是属于市场的,而你的创作是学术的,不要搞混了。我的观点是,只要你把画画好,把自己的体系完善好,达到一定高度后,收藏家是会认可你的作品的。画家要影响市场,不能被市场影响,不能一听藏家说“你不能再画闲花野草了,老百姓喜欢的是梅花”,然后你就天天去画梅花,那你就完蛋了。不要让收藏家教你怎么画画,而是由你来告诉收藏家什么是好画,什么是学术,什么是高度。

【人物档案】

黄少牧,湖北汉川人,现为湖北省国画院副院长、院委、艺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从著名画家冯今松先生。

《绿野清波总关情》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展,《沐春图》获第二届全国青年国画年展金奖;作品入选首届全国百家金陵画展、全国首届写意画大展、北京国际艺术双年展序列展-全国城市山水画展等重要学术性展览。

出版有《黄少牧画集》《70-80年代中国画30画家·黄少牧传》《中国美术家大系黄少牧卷》《荆楚画派作品集黄少牧卷》《故园春秋黄少牧中国画作品集》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林楚晗


上一篇: 刘源望诗选(18首)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