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医院由最初的3个所扩编为5个分院,工作人员从250人增至1200多人,床位从600张增加到4800多张,最多时收容达6000多名伤员,保证了大批伤员得到了及时处置与治疗。截止1954年底,医院共完成了接收2000多列列车、34万多名伤员的接转治疗任务,为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杰出贡献。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中国人就是一种精神,现在咱们国家那是多强大呀,无论是各个方面,经济上、政治上、军事上,科技各个发展都特别快。 

老人叫朱勇,今年87岁,曾任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她刚刚来到医院实习,年仅16岁,怀着满腔的爱国情和对美国侵略者的无比愤恨,咬破手指写下血书请战,1950年11月,她如愿随所在部队医院跨过鸭绿江,来到朝鲜前线。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当时天天有飞机,没完没了地炸,刚去一开始害怕,后来就无所谓了,飞机多到什么程度?3~4分钟,5~6分钟来一次。一来就十多架,一会儿这个俯冲上去,一会儿那个俯冲下去,等都走了,剩下的是一片狼藉。

朱勇和战友们刚到朝鲜就参加了第二次战役,进军途中被敌机炸晕。由于战事紧张,伤病员常常不能及时转送到后方,她和战友们就找来担架,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参加救护。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当时这个车是运子弹,回来的时候是运伤员。哪里需要子弹就把伤员撂到哪。夜间就通知我们,就去找两个人抬一个担架,有时候还背着。虽然我年岁小,但是我个子高,我都能扛动,大个子我都能扛动。 

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朱勇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永远都忘不了,有一次我和连长徐端去送饭给伤员,抬一个大的行军锅,突然飞机就来了,连长说,快趴下,我说,趴哪啊?没地方啊!没办法就趴在锅的旁边,躲不及啊,飞机就冲下来,知道你洞里有人,它就平射炮朝里打,有的伤员在里边儿,当时就有人牺牲了。 

在医护力量和医疗条件都极为有限的现实面前,朱勇和战友们只有一个信念:只要活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救治更多的伤员。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咱们根本就没有住的地方。白天治疗,晚上收伤员。一天困地呀,年岁小啊,就拿着松明子,一边换药就睡着了,伤员都舍不得叫醒我们。做手术都在炕上,晚上都是用那个毯子钉上,手术室有时候用那个气灯,就是手术照明用一用,平常都不能用。

当时不仅仅是前线在救治伤员,志愿军总医院还担负伤病员分类转运任务,在16公里的边境线上,设置了10多个接收点、70多个转运站。1950年10月28日,医院开始大批量接收从朝鲜转运下来的志愿军伤病员。 

截至1954年底,志愿军总医院共完成了接收2000多列车、治疗和转送34万余名伤员的任务。朱勇被评为模范护士,荣立二等功,并荣获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原志愿军总医院院长、抗美援朝战场卫生员 朱勇:干什么都得有毅力,所以做医生就要对病人绝对地负责任,怎么精益求精,怎么更好地为病人服务,这是在朝鲜时,就有这个精神。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 美政府在波特兰使用催泪弹被起诉:用危化武器对付示威民众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