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新华网武汉8月26日电(杜人杰)2020年的武汉,以英雄冠名。

在这座英雄的城市里,在滚滚东逝长江边,有一支队伍正肩扛“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旗帜,将战斗堡垒建到了防汛抗洪的第一线。

上堤,把红旗插到最前沿

7月,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武汉防汛形势异常严峻,湖北高院党组积极响应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号召,按照武昌区粮道街防汛分指挥部的工作部署,迅速组织了一支30人的党员突击队上堤巡逻,全力参与防汛抗洪工作。

7月11日,星期六,长江汉口站水位达到28.32米,超警戒水位1.02米。

清晨,湖北高院防汛应急突击队联络员李次阳挨个拨打突击队员的电话,传达院党组的决定,明确集合地点和任务,强调纪律要求。电话里,他得到了30个一致的回答: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开始紧张地规划这一天的安排,将计划精确到了宝贵的每一分钟:

8时5分,对接粮道街防汛分指挥部,受领具体任务;

8时30分,安排人员分组,调整值班表;

9时20分,建立防汛工作微信联系群;

10时40分,采购防汛器材和物资并归整到位。

12时30分,联系防汛人员餐饮和车辆保障。

……

7月12日,晨曦还未刺破天幕,翻腾的江水和两江三岸的人们焦虑的目光却早已驱散了夜色。

“共产党员就是要在防汛救灾工作中亮身份、当先锋、作表率,把红旗插到防汛排涝救灾的最前线。”湖北高院第一批防汛应急小分队负责人王俊毅带领队员,将“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旗帜插到武昌江滩粮道街值守点的板房上,立即转身带领队员投入到防汛工作中,认真查看责任区域内的堤面情况。

责任段地处闹市,防汛队员除了巡查堤防情况,还承担着疏散、劝离附近群众的任务。

“同志,水涨到哪里了?”

“放心,有我们在,大堤一定没问题!”

轮值,在长夜里守护万家灯火

夜色渐浓。

身后,高楼林立,霓虹璀璨。

眼前,曾经的繁华,一片漆黑,浑浊的江水早已漫过了往日的江滩。出于安全考虑,江滩里所有的景观灯已拉闸断电,只剩下绿柳的枝条浸泡在水中,随着江水的起伏在无精打采地晃动,不再有往日的婀娜。

防汛队员舒良进和陈磊双眼紧紧地盯着起伏的水面,每过15分钟测量一下水位的变化。

江对面就是两江交汇的南岸嘴。上一班的防汛队员曾提醒他们,有一些游泳爱好者就是从那里漂过来,在责任段上岸,要及时将他们引导离开江滩。突然,他们发现不远处仿佛有隐约的亮光在闪烁。经过仔细辨认,他们初步判断光源是一个光纤交换机上的信号指示灯。

“不好!一定是交换机的电源忘了断开,如果有人从附近游过,一定会有触电的危险。”联想到白天在责任段发现从上游漂来的游泳爱好者,他们立即在周围设置了警戒,迅速向队里报告情况。防汛应急突击队副队长卫仲兵迅速带领相关技术人员赶到现场,进一步察看实地情况,联络设备管理方了解原因,顺利排除了这一险情。

对岸的灯火次第熄灭,这座城慢慢静了下来。

从大堤口到曾家巷,责任段虽然只有1公里的距离,但途中要穿过一段树林,还有不少草丛,防汛队员要到里面查看堤面情况。由于长期阴暗潮湿,树林和草丛里藏着不少的蚊蝇,来回一趟走下来经常是浑身红肿。

防汛队员张洋是队里最年轻的一员,这是他第一次上堤参加防汛抗洪。这几天,他常常举着被蚊虫叮咬得满是疤痕的胳膊跟大家开玩笑:“等防汛结束了,我要去减减肥。你看,这手臂都粗了一整圈!”

雨水,淋不熄心中的那一团热火

七八月的武汉,是“捂汗”的武汉,雨水是“捂汗”的帮凶。

白天的时候,雨水总是来得猛、去得急。一眼望去的堤面无遮无掩,被太阳烤得滚烫。一阵雨下下来,就像在烧红的铁板上泼了一瓢水,顿时,整个人仿佛掉进了一个大蒸笼里。防汛队员潘松巡查返回时正好赶上一阵暴雨,浑身上下被淋透了。回到交班点儿还没来得及把身上的水拧干,太阳又把地上的水分全部蒸腾起来裹在四周,整个人感觉特别难受,但开朗的他笑着说,这就是“纯天然365度无死角原味桑拿”。

到了晚上,气温会稍稍下降一些,但雨水又带给你另一番滋味。防汛队员兰飞对此有着深刻的体验:“夜里漆黑一片,在有的地段,江水几乎与路面齐平,分不清哪是路,哪是水,穿着胶鞋走路还是滑。特别是夜里雨一直下,身上没一寸干的,风一吹,真冷!”说完,他打了一个喷嚏,赶紧搓了搓两臂的鸡皮疙瘩。

连绵不断的梅雨里,水流变得越来越湍急,还在不断地提速,已经达到了56800立方米每秒。雨夜里,从上游冲来的残枝断木成群结队,如驰骋的野马群,黑黝黝一片呼啸而来。这群野马还不时卷起近岸浮在水面的景观栈道地板,猛地冲向堤岸,然后哗然而去。这些带着钉子的地板有的直接打在了防汛队员的身上,有的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堤面上,防汛队员们总是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清理,并相互提醒注意安全。

雨,还在反反复复地下,一次又一次将防汛队员们淋透,但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水位的涨势,说得最多的还是:“我们淋点雨没什么,只要江水不再涨就行!”

老兵,汇聚在集结号下

在与防汛队员的聊天中,我发现30名队员中竟然有27名军转干部,难怪这支队伍里流露着一股浓浓的兵味:交接班时的队列动作,集合点名时那一声响亮的“到”,还有那随身用品和穿戴:迷彩鞋、海魂衫、作训短袖……这支队伍里汇聚着曾经的东西南北兵。

若有战,召必回。在离开军营的那一刻,这6个字已深深铭记在每一个军转干部的心头。湖北高院发出成立防汛应急突击队的通知后,得到了广大干警的积极响应,军转干部尤其踊跃,特别是一些年龄较大的军转干部,纷纷站出来和年轻人抢名额,要求到防汛抗洪一线去战斗。

防汛队员林向辉转业前在空军某部服役,年近五十,转业已有15年,现在是庭里的业务骨干。大家都劝他,年龄不小了,办案压力又这么大,还是不要上了。没想到他跟大家“动真格”:“你们别看我有几根白头发显得老,身上功夫可一点都没老,要不我们训练场上比一比?”果然,这个一米八的大汉在大堤上生龙活虎,一点都不输年轻人。

突击队中的军转干部在服役期间也大都有过一定防汛抗洪的亲身经历,巡堤间隙,大家都能说上几句“想当年”。防汛队员曹亮转业前在武警某部服役,2016年曾参加过长江鄂州段抗洪。他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提醒大家需要注意的事项,仿佛那一幕就发生在昨天。还有人讲起了1998年的抗洪故事。那一年,长江水位涨至29.43米,达到历史第二位,长江流域发生了自1954年以来第二次全流域特大洪水。人民子弟兵挥师长江,为保卫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用血肉之躯筑起了钢铁防线。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如今,在这紧急关头,当集结号吹响,曾经散去的“满天星”,聚在一起仍是“一团火”。大家重回战壕,面向汹涌的洪水,发出振聋发聩的怒吼。

白云千载,琴台悠悠。

2020年的湖北高院人与英雄为伍,高擎红旗,在大江之滨,奋笔疾书:

半年前,面对汹汹疫情,我们逆行战“疫”,在沙湖边上建立临时党支部,服务社区,管控路面,当起了哨兵。

现如今,直面滚滚洪流,我们迎峰而上,在长江边上高举红旗,日夜守望,用脚步丈量着每一寸堤防,用热血诠释着新时代共产党员的赤诚,永远都如党旗那般鲜红。

正所谓,大江上下,别样风华。(完)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谢茂


上一篇: 校园公益消杀第二站走进葛洲坝实验小学,旮旯不放过,除臭效果佳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