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图为:昨日,武汉渡江节举行,2000多名“泳”士搏击长江。图为渡江方阵健儿在武昌汉阳门下水横渡长江 楚天都市报记者曲严摄

图为:汉阳渡江方阵到达终点

图为:渡江起点在武昌汉阳门

图为:男子抢渡赛

图为:横渡方阵渡江

图为:张子扬

图为:牛潇潇

图为:瑞典女选手伊斯塔(右)流下眼泪

本版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朱熙勇 宋枕涛 李辉 曲严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邓鹏伟)中流击水,逐浪长江。昨日,随着53名抢渡健儿、35个方阵成功上岸,第45届武汉7·16渡江节圆满结束。

“长江后浪推前浪,青春渡江我最强。”今年渡江节,最大的亮点就是青春渡方阵,这是本届组委会为了鼓励年轻的游泳爱好者参与7·16渡江活动,第一次单独组建一支以年轻人为代表的渡江方阵。他们平均年龄25岁,最小的14岁,最大的不过35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渡江节之中,是对武汉特有水上赛事和特色水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展示了青年人积极向上,勇于拼搏的精神风貌。

本届渡江节分为抢渡赛和横渡,抢渡路线从武昌汉阳门下水,至汉阳南岸嘴起水,游程约1800米。横渡路线从武昌汉阳门下水,至汉口江滩三阳广场起水,游程约6000米。共有来自国内外的37名男子选手和 16名女子选手参加了抢渡赛,来自全国35支队伍的2470名运动员参与了群众横渡方阵。

最终,来自中国的选手张子扬以12分47秒05的成绩,获得男子组冠军,来自中国的选手牛潇潇以14分43秒05的成绩,获得女子组冠军。抢渡赛和横渡方阵的所有运动员均全部安全上岸。

冠军

男子冠军张子扬

我比他们更熟悉长江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邓鹏伟)前三届抢渡赛,冠军都被外国选手夺得,这让国内很多高手不服气,张子扬就是其中的一位。昨日,他以12分47秒05的成绩夺冠,打破了外国选手此前3年对冠军的垄断,为武汉人长了脸。

18岁的张子扬来自湖北游泳队,在参加比赛之前,他就放言今年渡江节要摘得桂冠。赛后接受采访时,张子扬说:“在长江和在游泳池里比赛完全是两个概念,今年参加抢渡的高手很多,我对比赛环境更熟悉,对长江更熟悉,这可能是我夺冠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张子扬表示,明年肯定还会来参加渡江,希望成绩比今年更好。

女子冠军牛潇潇

明年再来 争取三连冠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邓鹏伟)2017年参加抢渡,由于没掌握方法,来自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大三学生牛潇潇差点被水“冲走”,最后被“捞”了上来。去年,她以15分15秒的成绩一举夺冠;今年,她卫冕成功,成绩比去年提高了不少:14分43秒05。“去年夺冠的经验帮助了我,长江的水势太复杂了,有不少选手没能完赛,我能够成功卫冕,很幸运,也很开心!”牛潇潇说。

对于明年的渡江节,牛潇潇也充满着期待:希望明年能够实现三连冠!

方阵

这支娘子军巾帼不让须眉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徐平)戴着白色的泳帽、身穿玫红的泳衣——本次渡江节有一支娘子军,她们是汉阳渡江方阵。16日上午,当她们追波逐浪,随着“来到汉阳就是知音”的横幅顺利抵达终点时,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汉阳渡江方阵的队长兼教练杜少明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们是通过网上招募的形式来组建这支女子方阵的,共有数百人报名,100多人参加测试,65人通过。在这些队员中,年龄最大的 65岁,最小的只有18岁,包括公务员、教师、医生、学生等。“我们组织了多次训练,全部是在长江中进行。这支娘子军一点都不娇弱,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这支队伍中有位特别的队员,她是来自云南玉溪的吴玲。“武汉是我的第二故乡!”今年53岁的吴玲说,她的父母都生在汉阳,当年参军复员后双双落户到了云南,并在当地扎下根来。吴玲小时候就随父母多次回武汉,见到长江有种特别的亲近感。喜欢游泳的她,一直想尝试横渡长江。“去年我就报了名,结果没通过测试。”吴玲说,今年渡江节前,侄女又帮我报了名。“测试当天,我坐最早的一班飞机赶到武汉,一次性过关。”

随队成功横渡后,吴玲意犹未尽,期待明年的渡江节,再来游一次!

14岁学霸成为年龄最小渡江者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徐平)在青春渡方阵中,有位年仅14岁的小学霸,他是本次渡江节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我早就想横渡长江,今天终于圆梦了!”武汉大学附属外语学校的魏路加说。

就读于武汉大学附属外语学校的魏路加,从小就品学兼优,且兴趣广泛。今年刚拿了中国高中生美式辩论联赛武汉地区初中组的冠军,他可以用英语流利地讲解陶渊明的诗词、数学不定方程和物理平面镜成像。

魏路加的父亲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儿子早就想参加横渡长江的活动,但因为年龄太小,此前未能如愿,今年入选青春渡方阵后,他特别兴奋。”

青春渡方阵是平均年龄最小的方阵,成员中有中学生、高中生、大学生、公务员以及年轻的长江救援队队员,涵盖了各个行业优秀的年轻游泳爱好者。“长江后浪推前浪,青春渡江我最强”是他们的口号。

经历了在东湖、长江的练习和试渡后,昨日的正式横渡一切顺利。“今天水位高,浪大,和试渡的那天不一样,不过游得非常爽。明年有时间,我还想再来渡一回江!”魏路加说。

特写

外国女选手抢渡失败流着眼泪说“我很好”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不是每一位选手的入水,都会迎来成功的起岸。昨日8时30分许,参加抢渡的国内外好手陆续抵达终点,接受现场数百名观众的欢呼。但就在距终点只有数步之遥的岸边,部分无法完赛的选手“被打捞”黯淡上岸。

8时30分许,来自中国的抢渡女选手牛潇潇率先冲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大家都在围观女子冠军风采时,一位年轻的外国女选手被“打捞船”送上了岸,她也是当日第一位未能完赛的女选手。

上岸后,这位选手瞬间情绪失控,豆大的泪珠宣泄着无法释怀的情绪,记者忙上前宽慰,她故作坚强地说:“我很好,我很好。”话音刚落,又将脸埋进毛巾,顺势坐在了地上。

这是来自瑞典的年轻选手伊斯塔,由于对长江水流不熟悉,她的抢渡路线出现偏差,在最后一刻只能向“打捞船”求助。

记者刚安慰完伊斯塔,又有一位外国女选手也被送上岸。她双脚刚踩上陆地,便飞奔向自己的背包,一边痛苦地大口呼吸,一边找出哮喘喷雾。据悉,由于江水湍急,今年约有近半选手未能完成抢渡。

虽然几位越洋而来的女选手将带着遗憾回国,但她们平静下来后还是坚定地告诉记者,如果有机会,明年愿意再战渡江节。

与被打捞上岸的选手相比,来自巴西的玛利亚娜可谓状态大勇,虽然没能拿到名次,但她顺利完赛。玛利亚娜开心地说,自己刚高三毕业,是国家级的游泳健将,此次代表祖国参加武汉渡江节,非常自豪,“明年我还想来,最好能拿个名次,我喜欢武汉,喜欢热干面。”

和玛利亚娜一样乐观的,还有来自意大利国家游泳队的马泰奥·富兰。这位有着丰富公开水域比赛经验的大帅哥是游泳界的得奖专业户:第17届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25公里亚军、2013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男子10公里冠军,再加上他是2017年武汉水上马拉松男子冠军,都让他成为赛前最大热门。

同样,由于不熟悉长江的水流,马泰奥·富兰没能发挥出全部实力,走了不少弯路,最终名列第9。他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不太满意这个成绩,“我有冲击前3名的实力,明年还会再来武汉!”聊完比赛后,马泰奥·富兰还和记者聊起了热干面、鸭脖子,与武汉缘分不浅的他认真地说:“我爱武汉美食。”

侧记

以渡江的名义狂欢

楚天都市报记者邓鹏伟

一场渡江节,全城尽狂欢。

昨日的武昌汉阳门,醒得比以往都要早,8点钟的开幕式还没到,围观的群众早已抢占好有利地形,以便一睹开幕式风采,35个横渡方阵,从汉阳门码头排到了彭刘杨西路,绵延1500米。

长江大桥是观赛的极好地点,自然也是众人的目标之一。一位来自广州的朋友始终站着观赛,蓝天、白云、江水、搏击长江的弄潮儿,让他大呼过瘾:没想到渡江节这么热闹,这么好看!

站在大桥远眺,武昌江边,汉阳江边,汉口江边,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汉阳南岸嘴抢渡起水点,也是人满为患,一群舞者正在跳着舞,跃动的鼓点与人群的欢呼声,交融在一起,一位陈姓爹爹说:这是我们的节日,我们肯定得参与啊。

汉口江滩,更是热闹非凡。挤在人群中的王爹爹看了10年渡江,也报过名,但测试赛就被刷下来了。这并不影响他在岸边指点江山,“游不赢他们,助个威总可以吧。”

渡江的人在水里激战,围观的人在岸边呐喊,虽然他们的加油声选手们不一定听得到,但他们就是愿意大声喊出来,因为,长江已融进了他们的血脉。

武汉,全球唯一一座把竞渡长江作为盛大节日的城市,有人中流击水,有人摇旗呐喊,这是一场以渡江为名义的狂欢。

不信,看看他们的朋友圈,满屏的渡江节呢。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马浩然



上一篇:评论|让环卫工走正步是有人念歪了经
下一篇:武汉一名校大学生“跳河轻生”,警方搜寻4日未果!当事人却突然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