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春燕钟洲

东风送暖,融化凝结的冰雪;清泉欢唱,滋润焦渴的田野;灯火璀璨,指引逆流的航船;心跳激越,沸腾青春的热血。

2017年仲夏,楚天都市报与团省委、省青基会联合举办的“资助贫困大学生”大型公益活动,迎来第17个年头。

17年风雨兼程,17年不离不弃。17年,1.6亿元助学善款,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又送到4.5万余名寒门学子手中。

这份爱心值得坚守,这份温暖理应传递。在“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的漫漫长路上,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让人心潮激荡;一个个难忘的瞬间,仿佛还在眼前。

普通读者的珍贵情谊

点滴善举汇聚成海

2000年9月2日,楚天都市报编辑部,首届“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认捐现场。

小小的办公室,涌进20多位普通读者。他们中,有商人,有白领,有工人,也有农民。“看了报道,我们趁着午休就从单位赶来了。”在武汉检察院工作的严峻,与在长江证券公司工作的妻子谷松一起,选择刚刚考取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的李江海作为长期资助对象。

这对年轻夫妇身上没带多少现金,严峻决定打的回家取钱,谷松则留下来填表办手续。1小时后,严峻将3000元钱交到工作人员手中,拉着妻子的手,微笑着离去。“阿姨,这是我自己的钱。”2001年8月9日,6岁男孩潘珂,跟着妈妈从汉阳赶到本报编辑部。他小小的怀抱里,是一大盒硬币,工作人员细细一数,1000枚一角,100枚一元,一共200元。

小家伙用稚嫩的声音说,他要把妈妈给的零钱攒下来,捐给有需要的大哥哥、大姐姐。“我可以不吃零食、不买玩具,但是哥哥姐姐们不能不上大学。”小小的身体,蕴藏着大大的能量。

2006年7月8日,汉口万松园路一套4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72岁的曹保山老人抚摸着老伴袁银枝的遗像,对记者说:“她临走前嘱咐我,一定要把这1万元捐给贫困的孩子。”

两位老人都是国企退休职工,每月退休金加起来还不到1000元。这1万元是他们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老伴小时候,家里受灾,村里人一捧米、一把菜帮她家渡过难关。她生前给灾区捐的衣服,少说有几百件。”曹保山老人说。

还有颤颤巍巍送来一大半退休金的樊保松老人;从美国飞回当助学义工的17岁女孩袁媛;暴雨天走进编辑部,留下2万元匆匆离去的匿名男士……

17年来,无数的动人瞬间凝固成诗,无数的温暖关怀永留心田。

爱心企业的无私馈赠

助学扶困星火燎原“贫困可以磨砺品质,只要努力,不仅可以战胜它,还可以苦难为舟,到达成功的彼岸。”2000年8月16日,“一助”活动启动当天,四川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秀平,给楚天都市报编辑部打来电话,并捐资30万元。

2001年8月2日,枝江酒业公司董事长蒋红星,驱车200多公里,将30万元现金支票送到“二助”活动捐赠现场。两天后,“枝江大曲”秋季供货会间隙,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自发捐款4.2万元,汇入“二助”。几天后,该公司886名爱心职工,又捐出助学款1.5万余元。

2005年8月17日,香港。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博士,与应邀赴港的贫困大学生代表倾心交谈:“贫穷不可怕,苦难是人生的巨大财富,希望你们都能鼓足勇气,做人生的强者。”

这一年,金利来捐资100万元注入“六助”,帮助200余名湖北贫困新生迈入大学校园。

2015年8月19日,武汉洪山宾馆,2015年度新七建设集团慈善捐资午宴正在举行。公司董事长余宝琳率先登台,举起30万元的认捐牌;党委书记刘炳元不甘落后,认捐30万元;副总经理、慈善大使李立秋认捐20万元;公司各部门、各项目负责人也都一一上台认捐,普通员工也纷纷献出爱心……短短半个小时,237名“新七”人慷慨解囊,善款总额定格在789.7777万元。

这笔善款,部分注入本报“十六助”活动,部分用于定向资助贫困大学生和帮扶社会弱势群体及重大突发灾难救助。

2014年,“十五助”特别爱心活动现场,清华大学学子邓杰文从北京赶回,向资助他的爱心人士当面表达感恩之情。

这位爱心人士,就是新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湖北“慈善之星”喻友旺。截至2015年底,他的个人公益捐款额累计超过4000万元。其中,从“二助”开始,他积极投身本报历届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捐款1000多万元。出身贫苦的他,认真践行着一位责任企业家的承诺。

还有还有:卓尔控股、中建三局、省福彩中心、加多宝集团、省建行、华中电网、湖北移动、信义兄弟基金会、常阳·新力建设集团、卓峰集团、弘博集团、五羊·本田摩托……

助学路上,他们奋勇争先;爱心途中,他们风雨兼程。

自强学子的感恩反哺

温暖传递生生不息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众多曾经接受资助的贫困学子,不忘感恩,不忘初心,在楚天都市报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的长路上,接力擎起爱心大旗。

“我从没有忘记当年那1000元助学金,这些年再忙,也没有丢掉一颗行善之心。”曾在本报“一助”中受助的罗招灰,如今已为人父,忆及当年情形,仍然历历在目。

罗招灰是鄂州市华容区人,2000年考取中国地质大学,家人好不容易才凑齐学费。入校后,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1000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2008年,已经参加工作的他还清债务后,想起当年受人资助之恩,决定每年从工资里挤出2000元,加入本报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

来自武汉黄陂的肖前志是孤儿,2005年考上华中科技大学,并获得本报“六助”的资助。进校后,他申请勤工俭学,10个月攒下300元,于2006年7月全部捐给了本报“七助”活动。记者劝他留着自己用,他动情地说:“钱不多,但凝结着我对社会的感恩之情,请务必收下!”

2002年,王乐还是一个小姑娘,如今已是一个5岁孩子的妈妈了。当年的她,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父母东挪西借凑齐学费,但生活费却成了无法解决的难题。经本报“三助”活动组牵线搭桥,洪山区烟草专卖局一位刘姓副局长连续4年每月为她提供200元生活费。

2011年夏天,刚参加工作两年的王乐,就从本报“十二助”活动报名者中,挑选了一位孤儿女大学生,每学期资助1000元—2000元生活费。她还是本报的忠实读者,平时看到有孩子重病无钱医治,或生活遇到困难,都会默默汇上几百元表达心意。

这些受助学子,既是爱的受益者,也是爱的传承者。长路漫漫,薪火相传。资助贫困大学生活动,因为有了他们的加入,有了新的力量。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十助】个人捐款意向达15万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