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功尚 周鹏

武汉婆婆山里寻人

55岁的郑晓菊搭了几个小时的车,再徒步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她要找的人。

去年4月,她26岁的儿子张成和另外3名男子一起,酒后在黄陂楚风流足浴馆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并伤人。案件调查、审理过程中,4名被告人为了取得伤者秦某谅解,签协议向对方支付赔偿金共19.75万元。然而,足浴馆老板邓某却前后只支付了秦某5万多元。

pub_CB20190531094002198000.jpg

郑晓菊认为,正是因为这笔赔偿金没有到位,她的儿子没有得到受害人真正谅解。

“我儿子被判了一年零八个月!”5月29日下午,说起即将被送进监狱服刑的儿子,郑晓菊失声痛哭。

足浴馆内的冲突

5月28日上午,足浴馆老板邓某当面向楚天都市报记者承认,余款就在他手上。他认为,打架之后足浴店生意下滑,“赔20万根本不够”。

郑晓菊的丈夫介绍了事情的起因:儿子张成在黄陂区创业,做建筑工地脚手架出租业务。去年4月18日,客户邀约张成吃饭,晚饭后到黄陂区滠口街“楚风流足浴馆”订房,和店员发生口角,随后爆发肢体冲突。

据黄陂区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去年4月18日晚,张成酒后与朋友一行10余人,到楚风流足浴馆内消费时,被告人张某堂在该店无房源,未满足其开房要求后,无故挑起事端,辱骂店内工作人员冉某并与之发生口角,继而殴打冉某,引发被告人吴某、万某、张成也一起参加殴打冉某及该店内员工秦某、李某军、张某磊,将4人打伤。

经鉴定:被害人秦某属轻伤二级,其余人为轻微伤。

赔偿近20万元求谅解

郑晓菊称,案件办理过程中,为了取得伤者的谅解,4名被告人的家属和受害方接洽,支付赔偿金共计19.75万元。受害人的赔偿协议由足浴馆老板邓某操办。4名被告人中,张成赔偿5.25万元,吴某赔偿5万元,万某赔偿4万元,张某堂赔偿5.5万元。

协议称:一次性向秦某、李某军、冉某、张某磊等4人赔偿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等费用,受害方免于追究4名被告的刑事责任,并不再以此制造事端挑起矛盾。

但到了开庭时,在谅解书上签字的秦某并未出庭。经被告方代理律师询问,足浴馆一方的说法是,秦某已经离职。

2月20日,黄陂区法院一审宣判,4人分别获刑一年四个月到两年不等。其中,第四被告人张成因不承认自己打人、拒不认罪获刑一年八个月。判决书显示,双方已达成民事调解协议,取得了被害人谅解。

伤重者仅拿到5万余元

郑晓菊说,拿到儿子的一审判决书后,心急如焚,多方打听秦某下落,5月16日终于在崇阳县找到秦某。“希望秦某当面向法庭陈述谅解的意愿。”她抱着一线希望说。

在崇阳县浪口村一组,秦某向楚天都市报记者展示了他右手的伤痕。他说,事发后出院,黄陂楚风流足浴馆老板邓某给了他1万元,说是对方家属的赔偿。出院后没几天,他就离了职。“见到张成妈妈,我才知道赔偿款有近20万元,感觉不公平,就去找邓老板,又讨到了3万元,加上医药费一共5万多元。”

秦某称,虽然回到崇阳,但自己的手机号和微信并没有更换,也未接到任何通知让他出庭。

5月28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楚风流足浴馆见到邓某,他承认只给了秦某5万多元。“其它钱都在我这儿。”他说,秦某喜欢玩牌,在店里输掉了8000元,离职时扣除了。

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分析称,协议中既然明确规定这笔钱是赔偿给四名受害人的,老板邓某就应该执行到位,而不能截留这笔款项,如果足浴店因为打架的事造成了损失,可以依法向对方索赔,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一审判决后,张成提出上诉,武汉市中院维持原判。

文中人物(郑晓菊、张成)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越秀逸境:后官湖南岸打造宜居新标杆
下一篇:武汉市江汉区公布2019年小学初中划片服务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