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徐蔚

买了比特币,就可以坐等“一币一别墅”;大佬们出入五星级酒店,美国、韩国、泰国满世界飞……过去几年,币圈里的财富故事跌宕起伏,玩家们利用数字币平台收割韭菜,大量的金钱流入流出。

如今造富效应正在失效,一些曾经的明星项目市值蒸发70%以上,但怀抱各种目的和欲望的人们仍在泡沫中进进出出,更有人打着区块链技术或者虚拟货币的名号搞传销。据新华社报道,仅在今年年初,我国利用区块链概念的传销平台就已超过3000家。

90后小卓日前对记者讲述了他进入币圈以后的经历,记者从中了解到了币圈里“老套路”是如何穿上了“新马甲”。

90后辞职炒币,梦想月入百万

辞职炒币的90后小伙小卓日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小卓毕业后在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运营公众号,每月可以赚三万多。但大学好友的一通电话,让他放弃了广州的一切,回到武汉,进入币圈。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怀疑的。”小卓坦言,曾在网上看到不少数字货币的信息,也觉得是个骗局,但接触之后就陷入了进去。4月份,小卓投入全部积蓄13万,在“基链”平台上炒币。他说,这个平台提供矿机和基币,每台矿机两万元,每天可产16个基币,玩家通过购买矿机来积累基币。

小卓透露,每个币种都有一个平台,这是大部分炒币平台的经营模式。“那时候我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就拿着计算器算能赚多少钱,那段日子每天最多能赚7000元,真的就是躺着赚钱。”小卓告诉记者,币圈里的“牛人”有的号称月赚百万,过得很潇洒。

在其他币友的推荐下,小卓和同伴又“搭上”了另一家平台“老友汇”。“这个币价格目前还没炒高,四毛钱一个,玩的人很少,我觉得涨起来后利润可观。”小卓称,小币种价格波动大,比如有个“菩提币”,从九分涨到九毛,一夜之间就回本了。

为何会如此暴涨?小卓解释,这是发币者也是所谓的庄家发的“利好”,行话叫“空投”,就是发币者给玩家送币,刺激更多玩家涌入,从而抬高币价,这也是币圈的常用“套路”。

币价一落千丈,不认为自己是接盘侠

每个踏入币圈的人,都不会认为自己是被割的韭菜。

就在进入币圈一个半月之后,令小卓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基链平台突然停售矿机,基币价格一落千丈,从进去时的25元,一下子跌到了4元,很多玩家都在抛售。他算幸运,陆续卖掉了一些,13万继续回本了三四万块钱。小卓告诉记者,这些币都是场外交易,也就是私下卖给了币圈的其他玩家,“通过交易平台需要交很高的手续费,最高要10%,场外交易就是基于币友之间的信任,你把钱打给我,我把币转给你,自由协商定价。”

从来没想过平台会跑路吗?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小卓沉默了几秒,回答道:“其实身边的朋友和亲人都劝过我,认为我被洗脑了,有两个好朋友还说要把我绑回广州,我也不敢把币圈的信息发到朋友圈上,怕别人都以为我是骗子。”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目前币圈山寨币泛滥,大部分数字货币没有任何区块链技术,发币都是靠庄家拉盘出货,击鼓传花。“没有任何真实价值的空气币,现在占币圈的99%。大家都是抱着‘管它是不是空气币,反正总有接盘侠,捞一波就跑’的想法。”一币圈业内人士感叹。“投资代币赚钱的都是庄家,低买高卖,小散户们都是接盘手。”

币圈泡沫巨大,多是割韭菜游戏

有专家指出,虚拟货币源于2009年比特币的诞生,随后各种虚拟货币开始大量产生,目前国内的虚拟货币已经达到数百种。2017年9月,国家监管机构下令禁止境内的ICO(首次币发行,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解决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交易,并陆续屏蔽境外ICO交易平台的域名。

“当前的数字货币风险巨大”,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于3月10日联合举办的“3·15互联网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沙龙”上表示。

6月20日,86bex关闭提币通道称投资人撤资,平台一直亏损,准备重组。近日,上线不到一周的Cattleex交易所也宣布破产,沉浸在“暴富”幻想中的炒币者不仅上交易所的美梦破碎,无数投资也打了水漂。在一位资深炒币人士看来,由于存在严重的坐庄行为,一个币很容易翻5倍、10倍甚至百倍千倍。少数幸运的散户,踩对了几个点,实现了财务自由,更多不幸者,则是血本无归。

湖北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许传华表示,我国央行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研究发行数字货币并开展真实应用的中央银行,率先探索了区块链技术在货币发行中的实际应用。虽然央行在发行数字货币方面已取得了新进展,但央行还未正式发行法定数字货币。

目前针对区块链应用研究,集中于涵盖数字货币的金融领域,缺乏对区块链潜在问题及风险解决方案的深入研究,因此,要对区块链在数字货币领域中应用加强监管,包括监管机制设计、行业标准制定、银行数字化发展等问题。

传销骗局多多,拉人头非法牟利

这个圈子除了有泡沫,因为监管的缺失和不辨良莠的投机氛围,更有种种打着区块链技术和虚拟货币幌子的骗局。

据了解,国内近年来开始出现打着虚拟货币的幌子进行非法传销的案例,例如百川币、马克币、贝塔币、暗黑币、摩根币等,这些所谓的虚拟货币都有一个显著特征,都是打着创新的幌子,许以用户高额的回报。

记者了解到,一些交易平台搭建自己的产币系统,产币数量、模式均由平台控制,利用炒币者将币的价格抬升并在自己的平台内进行交易,同时以炒币者拉拢的不同数量下线划分等级,等到积累了足够多的“韭菜”,就行跑路之实。

小卓告诉记者,他就是好友的“下线”,平台分为六个等级,最高级为社区长,往下分别是金钻、金领、白领、蓝领和普工,发展一个下线会奖励16基币,4.8个矿石,矿石与基币同价,可用于购买矿机,下线越多,奖励越高。小卓称,现在很多炒币群都是拉人进群,他也在努力发展自己的下线。

记者加入了一个区块链交流群,时不时就会收到“不要错过,速度上车,注册即送10枚币,矿机还能再产币,先到先得,长期稳定项目”这种交易平台的广告。为了使得交易平台让更多人接受并加入,炒币者会将用户拉进微信群,每天发红包,发送“零投资月赚百万”的攻略。除了微信群,贴吧、论坛、QQ群,都是炒币者的舞台。

事实上,涉及虚拟货币的诈骗案件已开始受到法律的严惩。6月13日,江苏省检察机关通报了“万福币”特大网络传销案的审查情况。据介绍,该有组织传销案利用虚拟货币进行传销,发展下线千余人,骗取传销金超1.42亿元。7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年不等,最高并处罚金50万元。

此外,香港警方近日侦破一宗牵涉虚拟货币的投资诈骗案件,涉及资金高达5800万港元,12人落网,受害人多达百人,其中大部分为内地人。业内人士称,这种宣传手法与“传销”类似,投资者需要特别小心。

民警介绍,传销组织打着比特币的名号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是一个新的苗头,但其拉人头、非法牟取利益的本质不会变。市民要切实增强防范、抵制传销的意识,不要受所谓高额回报诱惑而误入传销歧途。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李晓梦



上一篇:心率最高达每分钟240次,专家勇闯“手术禁区”,成功降服患儿“狂跳”的心
下一篇:全国铁路暑运昨日拉开大幕,武铁预计发送旅客3575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