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图为:一培优机构的收费标准

楚天都市报记者闻蔚

工业园变成“临时学校”,“陪读村”衍生出“培优村”,一次性收费最高达近10万元。那么,到底是谁在接受这种高昂的培训?培优机构为何热衷“傍名校”“傍名师”?

家长期待名师点拨让孩子冲一冲

6月2日晚8时许,记者来到华师一附中北门外的工业园。尽管周边没有大型社区和企业,但工业园门外的道路两侧,停满了小车。据了解,这其中大多是来接培优孩子下课的家长,晚上的培优课程一般在8时30分结束。

王先生的儿子读高二,成绩一直徘徊在600分。此前很少给孩子报培优班的他,当孩子进入高二后,看到其他家长带孩子培优后,也不淡定了。他在华师一附中周边找了一家培优机构,让孩子每周六有针对性地补数学和生物课。

还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说:“我不是来接孩子,而是来接老师的。”这位家长通过熟人介绍,请了一位老师一对一辅导自己的孩子,时间是每周六晚上9时到11时,一次500元。“我每次到工业园接老师去上课点,上完课再把老师送回家,再跟孩子回自己的家。我家在中心城区,到家时通常已经是半夜了。”他说。

记者在武汉华师园北路探访时,随机询问了8位在培优机构附近等着接孩子的家长,发现在附近参加培优的孩子,以初中生和高中生居多。其中既有光谷片区的学生,也有住得较远的学生,有的甚至从武汉外的市州赶来。少数获得武汉名高中分配生资格的初中学生,直接放弃学校的课业,“脱产”在培优班参加集训。

记者从部分培优机构了解到,花费高额培优费请“在职教师”的家庭,其孩子的学习成绩呈现两极化:要么成绩很好,希望接受更好的老师点拨,好冲一冲,考上清华、北大等国内顶尖大学;要么孩子不仅成绩差,且学习习惯、学习方法都存在诸多问题。

“名师效应”对家长非常有吸引力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雷万鹏表示,“名师效应”有着深厚的现实基础,对家长非常有吸引力,所以培优机构热衷“傍名校”。华师一附中作为全国知名高中,被培优机构包围,这只是一个缩影,在全省甚至全国各地都存在类似现象,只是呈现方式有所不同而已。

雷万鹏说,虽然教育部明文禁止公办教师在外有偿教学,但此类现象并没有因此而消失,他就知道有一些在黄冈、咸宁等地知名学校的老师,到武汉的培优机构“走穴”。如今,培优机构的不正规经营,甚至已经挤压了学校的正规教育。这一现象的形成,是多年积累而成,成因相当复杂,和整个社会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息息相关。“这可以看作社会转型期的一个特殊阶段,也对政府部门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他说。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邬晓芳



上一篇:华师一附中:严查在职教师有偿家教
下一篇:俄罗斯留学生拍摄武汉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