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11月2日讯(记者徐颖 通讯员杜莎)继畅销科普《给孩子讲量子力学》之后,中国著名物理学家李淼教授推出重磅新作《给孩子讲宇宙》。这是“给孩子的物理学”系列第二本。今天,淼叔接受全国媒体微信群访谈科普。

在这本写给孩子的宇宙学普及读物中,大科学家李淼用生动有趣的故事,将读者带回伟大天才的思考现场:跟亚里士多德一起根据月食推测地球形状,和古埃及科学家一起用太阳光测量地球周长,随美国天文学家一起用电磁波证实宇宙起源……书中也配有艺术插画和大量珍贵宇宙图片,小读者能够由本书接触到清晰深入又有趣味的宇宙学知识,由我们置身的世界一窥前沿的物理学研究进展。该书也得到了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清华大学教授吴国盛的诚挚推荐。

近年来活跃于网络、广为大众熟知的著名物理学家李淼教授毕业于北京大学天体物理专业,曾赴丹麦哥本哈根大学玻尔研究所学习并获博士学位,先后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布朗大学、芝加哥大学任教,回国后任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研究员,2013年到中山大学创建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并任院长。他在超弦理论中的研究具有国际影响。

李淼从十多年前开始自己的科普事业,也曾经给马云、徐小平、罗振宇等名人单独开课。从微博红人到知乎达人,李淼一直在运用各种新媒介和新平台,传达他想让大众了解的科普知识。而给孩子讲科普,则是他未来工作的重心。

采访实录:

记者:您被称为“科学界的网红”,您怎么看待这一称呼?

李淼:我觉得科学家做网红这件事情挺好的,而且也值得提倡。因为我感觉,科学家里面网红太少了,使得科学家的形象在公众面前不那么立体,所以我觉得,这种宅、传统的形象,固有的、固化的形象,应当被打破。

当然我并不觉得,所有年纪的科学家都应当去做网红,尤其是青年人,青年人还是应当把大部分时间拿来做学术研究。除非他想退出科研这个行当,直接去做科普,那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觉得从科学家角度来讲,做网红这件事应当在四十岁以后来做是最合适的。太早了呢,我觉得会影响科学研究,同时自己的积淀也不够,所以四十岁甚至更大一点比较好。

我自己进入科普这个行当,差不多在四十岁左右。但是那个时候,在网上花的时间并没有现在多,现在几乎把它当作一个新的事业来做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科学家到了比较晚的时候,当他研究精力不如年轻人的时候,一个转型的好的方向。

记者:您说做科普比做科研还难,为什么?这次讲宇宙难吗?难在哪里?又有哪些最有趣的亮点?

李淼:做科普比做科研还难,我觉得是因为做任何事情都有门槛。科研,除非你做出像牛顿和爱因斯坦那样的成就,否则做一个普通科学家相对来讲,他是有程序的,就说你上完大学读研究生,读研究生然后读博士,读博士后再做几年博士后,而科普是没有一个章程的。就像写作一样,中文系是不培养作家的,同样理工科也不培养科普作家,科普作家要靠自己摸索,所以这一点比较难。

现在从我的角度来讲,只要我理解这个行当,我去普及它,就不觉得它难,宇宙学是我本来的行当,所以我不觉得它有任何的难点。

有趣的亮点,我觉得主要是我整个结构跟其他的宇宙学科普不一样吧,就是一般人的结构通常是从宇宙大爆炸的第一秒开始讲起,然后根据宇宙向前的演化发展一段一段讲下来,而我们是倒过来的。因为这是给孩子讲科普,得让他认识空间是什么,所以我们从地球讲起,从他身边的事情讲起。这个是一个不同点,你也可以说是亮点。

记者:作为科学界的“网红”,红了之后有压力吗?“淼叔”是孩子们给您的称呼吗?

李淼:我觉得没有压力啊,还不够红。还希望更红一点,红到进入中国福布斯名人榜,那个时候也许还会觉得压力大吧,现在一点压力都没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鲁立



上一篇:武汉市将实施城乡居民增收激励计划,多措并举促进收入增长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