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痛并快乐着,这是王宁对自己这份工作的评价。这位出生于1990年的石家庄女孩,是北京站派出所执勤一大队的民警。在一大队的20位民警中,王宁年纪最小,也是少有的四名女警之一。4年多前从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的治安管理专业毕业后,王宁来到了北京工作,用她的话说,这里“人多车也多,刚来的时候挺不适应。”初来北京,让王宁感到不适应的,除了生活环境,还有铁路公安这份工作需要面对的繁琐和辛苦。

就王宁而言,春运期间的人流量增加,意味着自己手头上工作更加繁重。这是王宁在北京站派出所经历的第三个春运,今年的大年三十,她也是在加班执勤中度过。早上8点上班后,王宁和其余19名同事一起,都分布在不同的岗位进行执勤工作,到第二天早上8点交班结束。大年三十不能回家和家人团聚,作为来自单亲家庭的独生女,王宁说,妈妈给她的工作给予了很多的理解和支持,“我妈妈说,公安工作就是这样,只要我平平安安的,在岗位上过年也挺有意义。”

王宁说现在春运太忙每天早上要是不上四、五个闹铃真是起不来。

派出所的微博微信也是王宁的工作范围经常一写就是凌晨一两点。

“我们这个工作,要求女民警不能打扮,最简单的着装,有一好的个警容风气就够了,”王宁回忆说,刚上班那会儿她打了一个耳洞,为了防止耳洞堵住,就买了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耳钉戴着,后来同事提醒她这是不允许的,就再也没有戴过。

北京的冬季,低温时常伴随着凛冽的寒风。王宁的工作时常需要执勤站岗,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即使在脚上贴上“暖宝宝”,也不能很好的保温,“脚后跟经常比较疼,有时候过度劳累,下了班在家歇几天也缓不过来。”

在王宁的微信朋友圈里,时常会发布和工作相关的照片和文字,今年元旦那天,她在朋友圈发布了自己夜间执勤的照片,写道:2017年的第一天献给伟大的公安事业。“有时候我发个下雪执勤的朋友圈,朋友们都会回复‘好帅气’,我妈妈看到了就会担心我冷不冷穿得厚不厚,弄得我都有点不敢发了,怕她担心。”王宁说。

每天一大早给同事检验、分发电台也是王宁工作之一。

便衣打击中清除一名在北京站广场贩卖凳子的游商。

已经工作四年多的王宁,每个月能拿到6000元左右的工资,为了工作方便和省下每月2000多元的房租,她搬到了派出所的上下铺宿舍,“工资每个月能攒下一点儿吧,如果以后要考虑安家买房,肯定还是不太够。”

有一年夏天,王宁在北京站售票厅门口执勤三个小时,同时还背着十斤左右的“八大件”(分别为手枪、弹夹、手铐、伸缩警棍、防暴喷雾器、电筒、对讲机、巡查记事本)装备。一位素不相识的女生,给王宁端来两杯冰豆浆,说“天这么热,你一个女孩还在太阳底下站着执勤,太辛苦了。”王宁回忆说:“我当时心里特别特别感动,执勤结束后把豆浆拎回宿舍,还拍了一张照片发朋友圈。”

凌晨在北京站进站口的临时身份证制证点一名小女孩放下两块糖就走了,王宁告诉我平时工作最大的期盼就是公众的理解,现在看着这两块糖我觉得让我再累点也值得。

责任编辑:曹洋



相关搜索:王宁 工作 执勤 春运 装备 女警

上一篇:丽江被打毁容女子再发声:我真的没有骂过丽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