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极目新闻3月17日讯(记者余渊 视频剪辑李仪)滞留在异乡海域,64名中国船员已经离开祖国和家人超过一年时间。近日,多位中国船员在网上发帖求助称,因船东无力运营,他们驾驶的客轮被困在马来西亚槟城附近海域15个月。自去年4月起,船东便开始拖欠船员工资,整整一年下来,他们没有领到一分钱。此后,船东又拒绝提供基本的燃油、淡水、食物等生活必需品,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向领事馆及ITF(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寻求帮助。目前,在多方协助下,他们已经请了马来西亚当地律师,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欠薪问题,并能返回中国。

 

QQ截图20210317160629.png

今日,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高度重视此事,并组成了工作专班。目前,在多方协调下,第一批船员将于3月26日启程回国。

滞留马来西亚一年多

今日上午,被困船员王虎(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2019年11月,他通过中介派遣公司,前往一艘名为“ORIENTAL DRAGON”的海上客轮工作。当时,和他一同上船的,还有另外72名中国船员,除此之外,船上还有110名缅甸船员,以及8名乌克兰船员。

和他类似,大多数中国船员签订了船员雇佣协议书,劳动时间都是采取的“6+2”模式,也就是在船上最长工作时间不超过8个月,但目前所有中国船员在船上的时间都已经超过一年。

2019年12月15日,客轮抵达马来西亚槟城,期间除了去过几次泰国,其他大多数时间都停泊在槟城附近海域。由于碰上疫情,去年年初,上船游玩的游客开始大幅度减少,由于生意惨淡,到去年3月18日,客轮被迫暂停运营,并抛锚至今。

王虎介绍,他是客船机舱部的一名驾驶员,如果将他的工资折合成人民币,平均每个月约有1.7万元左右。然而,从去年4月开始,船东便开始拖欠大家的工资,他们粗略统计,每个月中国船员被拖欠的工资约为6万美金。

更加糟糕的是,到了去年年底,船东开始拒绝提供基本的燃油、淡水以及食物等生活必需品。多次联系船东无果后,王虎和其他船员们开始向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及ITF(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寻求帮助。

“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多次给我们发放物资,还曾经上船了解情况。”王虎说,领事馆的帮助让他们身处异乡仍感到温暖,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也帮他们联系了客船投保的保险公司,并请了马来西亚当地律师。如今,在保险公司的协调下,船上所需的生活物资已经基本满足。

9名船员已自费回国

王虎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今年2月11日,槟城当地法院工作人员上船扣留船舶并启动司法程序,但律师却告诉他们,这场官司可能要持续数月甚至更长时间。

另一名来自河南的船员李雷(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根据相关规定,在船东“弃船”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应赔付每名船员4个月的工资,并有义务出资将船员们安排回国。他们就该问题多次与保险公司进行沟通,但始终没能达成一致。

前不久,实在忍受不了长期待在客轮上的煎熬,有些中国船员选择自费回到中国,“近2万元的各项费用,暂时只能由他们自行承担。”

“船上需要用电,客轮必须保持运转。”李雷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客轮上分为驾驶部和机舱部两个部门,其中机舱部主要是服务人员,此前自费回国的9人便是机舱部员工,而他和王虎则属于驾驶部。和机舱部服务人员不同,他们必须参与船舶值班,保障船舶的基本运转,“目前来看,就连自费回国也是奢望。”

第一批回国船员即将启程

今日下午3时许,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去年3月18日客轮在槟城港外海域抛锚以来,他们便接到了船员的相关诉求。船上一共73名中国船员,其中9名已经自费离开。为了跟进此事,他们组成了专班,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派工作人员上船,为船员们提供生活以及防疫物资,并对船员们进行心理疏导。

该工作人员介绍,由于马来西亚当地疫情防控规定,客轮无法在槟城停靠,且在疫情冲击下,船东与承租方也产生了一定的经济纠纷,考虑到船员们下船回国的诉求,他们多次协调相关部门进行会谈。上周,当地海事局、港务局、船东以及承租方进行了一次会谈,目前已经确定第一批船员将于3月26日启程回国。

针对船员们反映的少数几名驾驶部船员必须留守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当地海事局确实有相关规定,目前他们也在想办法协调解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 暖心护送!上海街头一交警护送残疾老人过马路,网友:警察蜀黍辛苦了
下一篇: 发改委:18日起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35元和230元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