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记者 柯称 通讯员 姜卫平 殷娜 吴江龙

李建成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武汉大学副校长,教育部测绘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和中国测绘学会教育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他长期从事地球重力场理论及其工程应用研究,在精密数字高程基准建立与维持、高程测定模式现代化、地球重力场建模等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是我国该领域的学科带头人和工程应用的开拓者。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湖北省“五四”青年奖章等荣誉;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4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多项。

2月18日,李建成院士获颁2020年度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他,敞开心扉,畅谈了自己对科研、对教育的想法。

谈技术 高程测定有了“便携尺”

记者:您长期从事数字高程基准建立理论及其工程应用研究,能否通俗地介绍一下这个领域?

李建成: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在去年底测定的新“高度”是8848.86米,其实标准的说法是“海拔高程”。山高万仞,源自何处?首先要确定高程基准,才能测算海拔高程。高程基准一般选择与平均海平面最为接近的重力等位面。我们做的,就是结合重力场建模与卫星导航定位技术来确定海拔高程。

记者:是否可以理解为,平均海平面是用来量高程的“尺子”的零刻度?那这把尺怎么在内陆运用呢?

李建成:我们的成果,就是让这把“尺子”更精准,也更方便使用。

我国使用的高程基准是以青岛验潮站确定的平均海平面(黄海)为参考。然后,国家会组织大量的人力物力,用光学仪器从青岛一步一步测量拓展,每隔一段距离会利用标石做一个记号,最终形成覆盖全国的一张“网”。工程建设时,要找到最近的测量标石,一步步把高程基准“引”过来。这种工作模式不仅测量耗时耗力,测量标石也很容易被损坏。

现在,我们建立了高精度的数字高程基准模型,城市级精度达到0.8厘米。工程建设就不再需要去找测量标石,只需采用卫星导航定位配合数字高程基准模型,就能准确测量高程。

谈应用 多次服务国家重大工程

记者:能否请您谈谈服务国家重大工程方面的情况?

李建成:我们做的是工程建设领域最基础的工作,中国是世界上地形起伏最大的国家,所以这项工作显得更加重要。我国最初的高程控制网用了20年才建成,最新的高程控制网也花了5年时间。用新的技术可以大大减少劳动强度,节约工程成本。该技术已经在湖北、江苏及山西等10余省,武汉及西安等50多个城市实现了工程应用,并在南水北调等国家重大工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记者:它是怎样服务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

李建成: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的施工范围是带状区域,如果用传统技术测量,不仅效率低,而且成本高,大概每公里 2000 元,费时费力。我们与长江水利委员会合作,将数字高程基准成果应用于高程传递,满足了工程建设、后期项目维护的需求,产生了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相关成果获得了2018年湖北省科技进步特等奖。

记者:怎样衡量这项技术会产生的经济价值?

李建成:应该说不好估量。因为节约的人力成本可以计算,但解决很多工程难题,节约的时间成本不好估算。比如说,港珠澳大桥有300多公里,需要大量的人力联测高程,引测点还可能在施工过程中被破坏掉。人工测量一公里至少需要1小时,还不包括数据处理时间,有了数字模型后,有需要时就可以用卫星导航定位对需要测量的点进行观测,立刻出结果。

谈教育 给本科生上课会有收获

记者:您本硕博和工作都在武大,武大在您心里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李建成:我在湖北学习工作38年,时间已经超过了我的出生地内蒙,武汉是我的第二故乡,武大就是我的家。我从小受教育,长大以后又是教育工作者,对学校、对教育的感情可能比很多同龄人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离不开教育,把教育做好是对国家做的最大的贡献。

记者:现在还有时间给本科生上课吗?

李建成:当然,武大倡导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在测绘学院也有这样的传统。我的导师宁津生院士,85岁时还在给学生上课,一直坚持到生命的尽头。我基本上每年给本科生上一门《物理大地测量学》,以前是54个学时,现在是40多个学时,另外还给研究生上一门课。

教授、博导给本科生上课,看似会花一些时间,实际上会很有收获。你影响学生的同时,也会受到学生正面的影响。毕竟,他们代表着新一代的知识体系。看懂一本书只能叫“通”,教完一本书才能叫“透”。古今中外,很多大学者都是来自高校,教与学的环节对他们产生新的思想、新的突破非常关键。

记者:30年的科研工作,坐冷板凳时是如何坚持下来?

李建成:我认为做一件事情首先是要把兴趣培养起来,然后就是坚持。只要你坚持,再坚持,一定会做出一些成绩甚至是成就。在职业生涯中“坚持”非常重要,很多人一生只做一件事情,往往把这件事做到最精致、最完美。就我自己的经历来说,大地测量学是测绘学科最难的学科,其中最难的就是我们从事的地球重力场研究,好在我和团队成员一起始终坚持一个方向没有放弃,才有了现在的一点成绩。

我们团队能够坚持30年,沉下心的主要原因就是兴趣,否则社会各方面的影响都会打搅我们。所以,我也想对中小学生家长说,不要太看重培优,而是要培养孩子兴趣。

谈未来 新时代对测绘学有新要求

记者:作为副校长,您觉得未来一段时间,武大有什么方面需要提高?

李建成:大学要思考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现代科学技术发展非常快,技术发展速度往往大大超过理论。我认为,在基础理论学科方面武大还要加强。国家推出“强基计划”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

大学还要思考如何培养人才。中美贸易摩擦让我们看到,在很多技术领域我们还很薄弱。应该提倡启蒙式、开放式的培养,改变注入式的教育。否则会导致学生创造力不够,不仅影响他们将来的个人发展,也会影响我国技术行业的整体进步。

记者:武大测绘学科已经是国际一流水平,未来怎样突破天花板?

李建成:我们还远没有到天花板。当前的数字经济和全球网络化给测绘学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要结合社会发展的新需求提高测绘的技术水平,进而提升对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能力。比如,北斗系统建成后,它比GPS的星座更加丰富,对提高定位精度、缩短定位时间有重要作用,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目前的导航是二维的,不能测定海拔高程。我最近在关注马斯克的“星链计划”,SpaceX计划发射12000颗卫星,他们为的是解决通讯问题,我们则考虑它对测绘来说也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机遇。

湖北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也是我们团队的荣誉,让我们感到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未来,我们团队会在数字化经济社会发展方面付出更多的努力,助力湖北经济的发展,为中国的测绘科技事业做更大的贡献。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 春节旅游新趋势:本地游特征明显,高端酒店度假格外火爆
下一篇: 湖北科技突出贡献奖得主闫大鹏:51岁来汉创业是这辈子最对的事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