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极目新闻2月7日讯(记者刘琴 曾凌轲)前女记者马金瑜自述远嫁青海多次遭遇家暴后,引发全国网友关注。此前,马金瑜丈夫谢德成公开否认家暴和出轨指控(点击此处查看极目新闻独家报道)。今日下午,马金瑜好友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愿意作证。

20210207105503837.jpg

马金瑜和谢德成

多年好友表示愿意作证

7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到与马金瑜认识多年的好友张晨(化名)。她称,几年前的一个秋天,她接到马金瑜的求助电话,当时正是下午,她在山上采摘苹果。

接到求助电话后,张晨给马金瑜买了一张机票。“当时她说自己身上只有一张身份证,没有钱,也取不到钱。”张晨回忆,“等见到她已经是半夜了,她看起来非常疲惫,身上还有血。”

看见眼前的马金瑜,张晨很是心疼。但对于此次电话求助的原因和在青海的遭遇,马金瑜却不愿多说。“我已经记不清她在我这儿呆了几天,当时她确实处于一种很无助的状态。”张晨说。

在张晨的印象中,马金瑜是一个有文化内涵的女性。不过,马金瑜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在与朋友在讨论类似“人类的疾苦”话题时,会因此伤心落泪。理性的张晨一直无法理解,也无法融入他们的话题。因此,马金瑜想说什么,她便倾听什么。

才看到马金瑜发布的文章,张晨表示很惊讶:“我不知道她经历了这么多,那一次停留也很短暂。”张晨说,今天自己也曾尝试联系马金瑜,但一直没联系上。

“她现在带着三个孩子,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好好的。”张晨说,虽相识多年,但她也不知道马金瑜现在要做什么。她还表示,对马金瑜遭遇家暴一事,若有公安、法院等司法机关需要找她核实,她愿意为马金瑜作证。“只要她需要,我会义无反顾地帮她,当时马金瑜来我家时的情形,也不仅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张晨说。

“外界应给予马金瑜更多宽容”

万家无暴公益项目创始人万飞专门从事反家暴工作6年时间。他曾是一名民警,从警30余年期间接触了大量家暴警情。

万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现在马金瑜和谢德成夫妇各执一词。从法律层面来看,是否构成家暴仍有待相关部门调查取证。如果马金瑜所言属实,仅尿失禁一项即可能构成轻伤。如经鉴定机构认定轻伤,谢德成的行为可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者虐待罪,最严重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万飞表示,首先,从马金瑜的自述来看,在过去多年的婚姻生活中虽然遭遇多次家暴,但她从未及时报警。这也就意味着,马金瑜没有及时固定家暴证据,现在无法举证她身体受伤与家暴之间的联系。另外,当地女工也不一定愿意为她作证,谢德成本身也不承认家暴,这都为法律判决形成障碍。

万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马金瑜的遭遇反映出家暴事件中两个普遍的特点:一是多数受害者不求助公共权力部门;二是遭受家暴多年未能及时离开。

万飞称,从他多年处理家暴案件的经验来看。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第一反应通常是向自己的朋友、家人或者是社区、居委会求助。但这些个人或者单位只能疏导情绪或者调解矛盾,并不能制止家暴再次发生。

“我们一直强调家暴及时报警。因为警方会及时问询做笔录。短时间内,施暴方也较容易承认施暴事实。此时,警方再向施暴人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或《家庭暴力告诫书》,可以对施暴者形成震慑。如果以后对簿公堂,这也可以直接作为施暴证据。”万飞说。

对于网络上的批评和质疑之声,万飞认为,外界应当给予马金瑜更多宽容。

万飞表示,家暴到处都有,跟民族、地区无关。虽然马金瑜已经离开丈夫几年时间,仍能感受到她情绪上遭受的折磨。遭遇家暴的一方通常很难立即离开,是因为家庭关系并不是非黑即白。有时候受伤害的一方还会选择相信施暴方的承诺和道歉,直到一次次的失望。“就像拔牙,只有在疼到不行的时候才去拔。马金瑜目前仍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大家对她应该宽容一点。家暴对精神的伤害是持续的,没有专业服务的话,靠自己走出来是很难的。”万飞说。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 安徽宿松翻船事故幸存者:水里实在太冷了,趴在翻扣过来的船底8小时才获救
下一篇: 他只身闯无人牧区直播带货,只为治好爱妻癌症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