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极目新闻记者简俊晖 摄影记者王永胜

“留汉不返乡,不是为赚多少钱,而是为了让周边街坊们节日里有地方洗车养车,遇到问题也不用着急,可以安安心心过个好年。”近日,在途虎养车汉口后湖大道店,满手油污的店长邹广兵一边仔细检查顾客车况,一边对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说。在老家随州府河镇的父母,也很大度地支持他的决定。他父亲去年因车祸住了一个月院,还在老家养伤,但这位深明大义的老人觉得,政府号召大家在汉过年,到时洗车、修车的肯定很多,儿子就应该留下来服务他们。据悉,途虎湖北88家门店假期都不打烊,牛年春节期间,市民将不用为养车、修车发愁。

邹广兵(右)跟留汉员工一起修车

邹广兵(右)指导员工操作

“大龄”化工技术员改行学修车

邹广兵出生于1988年,中学一毕业,就跟老乡到广东打工,成为一家化工厂的技术员。工作期间,他结识了红安姑娘戴玉春。两人谈婚论嫁后,考虑到武汉离各自的家都近,决定回汉发展。但当时武汉同类行业没有合适岗位,邹广兵决定自己开店当老板。“仗着人年轻,衣食住行四大行,除了‘衣’这一行业我没做,其它行业都尝试过,最后还是落脚到‘行’。”邹广兵说,自己过节回老家时,发现有车的人越来越多,车子坏了却只能到几十公里外的城里去修,就想着如果学会修车手艺,发不了财也会衣食无忧。

2009年,在武汉工作的表哥得知他的想法后,说:“我的车这两天正好在修,你去修车店看下,觉得可以,就请老板带你。”邹广兵去了汉口常码头那家修车店,老远就闻到刺鼻的气味,店里脏乱不堪,工人们油头灰面。“我当时年轻气盛,而且在广东打工时什么苦都吃过,一门心思要学手艺,这些我都不怕。”他还很机灵地帮工人师傅抬轮胎。店老板也在暗中观察邹广兵,最后决定收他当学徒。

“修车这行,一般十几岁就开始学,我当时21岁,已经很晚了,总想着快点学熟,但过了两个月,连发动机都没摸过,很着急。”后来,老板把他推荐到汉口双墩一家专修二手车的门店,那里修车量很大,车型也多。“就像医生看病样,见得多,才更熟。”这时的邹广兵,名义上入行两个月,实际上仍是“职场小白”,一切要从头来。

“当时没有举升机,维修时只能躺在修车槽里,遇到大车,拧个螺丝都很难,等从槽里爬出来,腿都不会走路了。”邹广兵为了尽快学会手艺,苦活、累活抢着干。一边干,一边观察、琢磨。“车上有很多传感器、线路,我都不懂,当时也不像现在,可以跟着小视频学。”邹广兵后来找到了窍门:有时师傅会跟车主讨论车况,于是就仔细倾听他描述,看师傅是怎么判断和处理哪种类型故障的,下次自己遇到就现学现卖,然后和师傅的判断对比,如果吻合,就说明自己学熟了;如果有差异,就请师傅告诉原理。这样,邹广兵很快上手了。

邹广兵测试车况

自掏腰包请人加班帮助修车

在第二家店学了几个月,修车店附近小区有辆别克轿车打不着火,车主急着用车,师傅当时不在,邹广兵大着胆子,第一次独立“出诊”。

出发前,师傅在电话里提示他,可能是缺电。但邹广兵现场检查后,发现并不缺电;再查油路,油路也没问题。邹广兵沉着冷静地想了想,接着查电路,发现点火线圈的插头松动了。邹广兵认为,这就是打不着火的原因。咨询师傅,师傅也认可了他的判断。随后,他插紧插头,车子顺利启动,车主非常满意。

“按规定,出一次救援收费100元,我用自己的知识和劳动赚到这个钱,很开心。”邹广兵说,后来,师傅很乐意教他,也放心让他独立诊断和维修。“一项一项技术积累,现在我成了高级技师。”邹广兵说,汽车行业技术进步很快,要不断地学习。“比如汽车以前用化油器,现在都用电喷,以前的经验不一定适用于现在。”邹广兵说,干汽修这行,两天不摸车就会手生,两个月不碰车手艺就荒废了。所以,尽管他现在已是管理十几名员工的店长,却每天还跟员工一起检查车况,一起分析问题,一起维修故障。

去年9月,有位车主拖来一辆途观车,说无法启动。各种检查后,邹广兵初步判断是发动机电脑问题,但需要检测确认,而店里没有检测设备,需到途虎马池店里借。车主不耐烦了,把车拖到别的修车店去了。第二天,车主又把车拖回来,说别的店查不出原因,还狮子大开口,他要邹广兵再给检查下。

邹广兵借来设备检测后,发现果然是发动机电脑芯片受损。“这种情况,更换需要6500元,维修约需3000元,店家一般都会直接更换,既省事又赚钱;而维修不仅复杂,而且涉及远程数据维护,需联系厂家,很麻烦。但我们把两种方案都告诉车主,让他自己选。”结果,车主选择维修。剩下的麻烦,就由邹广兵和团队担了。维护数据需由厂家远程操作,但厂家相关人员已下班,他们就自愿给人家400元加班费,只为对方维护好数据。团队忙到次日凌晨两点,问题终于解决。车主提车时,深受感动。

邹广兵认真维修

麻城车主专程来汉维修

今年1月中旬,麻城人童杰驾车百余公里,把他的众泰汽车一口气开到后湖大道,说车子前面有异响,他第一时间就想到邹广兵,所以特意来找他。

邹广兵一检查,发现是前轮轴承磨损。问题很简单,维修也不复杂,但这是款偏门车型,配件很难找。邹广兵让童杰自己去逛武汉,约好下午取车。

随后,邹广兵广发朋友圈找配件,一波一波接力,最后联系到厂家在武汉的办事处,才找到合适的配件。“维修不到半个小时,找配件却花了4个小时。这一单只收了400元材料费。”修好车,邹广兵还把车洗得锃亮。“按说400元可以不送洗车,但人家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要对得起客户的信任。”

记者电话向童杰求证此事时,童杰爽朗大笑:“从麻城把车开到武汉去修,这就是真爱!”他讲起了事情的缘由,原来,去年五六月间,他在武汉出差办事,驾驶的众泰无缘无故出现抖动,找了几家修车店,说不出个所以然,也没解决问题。“有次偶然路过后湖大道,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请师傅看下。邹老板仔细检查后,说是火花塞的问题,花300元换了火花塞,车子就好了。”童杰说,他感觉邹广兵技术好,人也很实诚。所以这次车子出故障,就直接开到武汉来修。

“修车养车这一行,价格透明,拼的就是技术和服务。”邹广兵说,服务方面,大家的硬件也都差不多,所以更多体现在对顾客的贴心程度上。他虽然入职途虎只有两年多,但深刻感受到做任何事都为客户着想这种服务理念,已成了他和同事们的自觉行为。

前不久,有位公司高管的车在店里做完油漆后,打不着了,高管怀疑店里动了他的车,加上他急着要去公司开会,心情不好,在店里当着很多顾客的面发脾气。邹广兵说派车送他去公司,那人也没答应,自己气呼呼地打车走了。后经检查发现,是高管自己忘记关车灯导致缺电。得知真相后,高管诚恳地向邹广兵道歉。

留汉过年只为服务车主

“一辆汽车有成千上万的零件,没有任何一位师傅敢说自己100%的熟,车子是个整体,我们养车团队也是个整体。”这是邹广兵带团队的经验。

说起这个团队,还是邹广兵去年抗疫期间通过线上方式组建的。当时,途虎公司已决定聘他为后湖大道店长,还没开业,却遇上疫情,他被隔在老家。“开店的事千头万绪,人不在武汉,事不能闲着。”他在网上发布英雄帖,联系到何益锋、周桥、江超等汽修技师,他们有的跟邹广兵一样,自己开过店;有的因打工的店关了,空有一身手艺找不到用武之地。武汉解封后,他们迅速凑拢,一起打拼。

原定去年5月6日开业的日子即将临近,邹广兵的父亲却出了车祸,住进了武汉协和医院。“那段时间,我压力极大,开店要花钱,父亲治病要用钱,人都快崩溃了。幸亏这帮兄弟顶着,才终于挺过来了。店子正常开业,父亲也痊愈出院。”邹广兵说,今年春节,他有一千个理由回家,陪伴父母,尽下孝道。“但是,正如父亲所说,在汉过年的人多了,店里更需要我。”邹广兵称,“我们平时服务周边两三公里范围内的4000多位车主,大家都是回头客,对我们很信任很支持,这种时候,万一他们有点什么事,有我的店在,起码能安心些。”

为激励留汉的技师更好服务江城车主,各店老板更使出花式留人。后湖五路的文峰,为70多名员工每人添置了一双厚实的防寒鞋,准备防寒冲锋衣,还采购一批飞利浦剃须刀,让小伙子们在汉神清气爽过好年。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陈嫣然


上一篇: 18年前冒险救人,错过申报见义勇为,本报联合阿里天天正能量奖励一万元
下一篇: “领导”通过微信借钱救急,男子被骗26万元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