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孙婷婷 邹斌 通讯员张一夫 视频剪辑赵鹏

“身体舒展开来,坚持下去。”26日,在武汉市江汉区一家羽毛球馆外,路上行人紧裹衣服匆匆而过,而馆内传出慷慨激昂的音乐,一群舞者,穿着单薄黑色练功服,旋转、跳跃,好不热闹,他们正在排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带队练习的是今年65岁的魏金凤,她有一亩梦田,两年多以前种出了一个舞剧团,名为“武汉芳华白毛女舞剧团”,团成员平均年龄60岁,专门演绎红色经典芭蕾舞剧。

前排左三为魏金凤

六旬“白毛女”组建舞团重跳《白毛女》

2018年1月22日,在武汉田汉大剧院一场广场舞汇报演出现场,节目的尾声,一位两鬓略显斑白的女演员跳着芭蕾,背景音乐磅礴振奋,与前面的表演显得格格不入,但意外的是台下掌声雷鸣。

舞者正是魏金凤,站在台上的她泪水早已溢满眼眶,要知道她期盼这天整整45年。

红飘带,双马尾,高挑纤细的身姿,13岁的魏金凤当时就读原武汉二七中学,全校都在学习样板戏,她所在班级主要练习《白毛女》,她饰演主角“白毛女”。

四处演出的她,18岁时被云南一文工团选中,可以站上更高的舞台一展舞姿。那天接人的车子已经在学校等候,运动会上魏金凤的脚却被铅球砸伤。修养一个月后,文工团的名额也没了,青春的梦想散落一地。

忙碌匆忙的时光里,少女站在舞台中央踮起脚尖跳着芭蕾舞剧《白毛女》的身影,无数次浮现在魏金凤的脑海,这份痴念被午夜的梦所收藏。

2016年年底,曾经的同学们重聚排演了《白毛女》中的一个集体片段,魏金凤演绎了“喜儿”,未能再现“白毛女”。

此后,她向同学们提议重演“白毛女”,“白毛女”的形象当代观众能否接受?同学们心里没有底,她的提议不了了之。

妻子的想法,丈夫张先生深有感触。工作、照顾孩子、照料中风瘫痪的父亲……一旦有了空闲,魏金凤拉着不会跳舞的他,让其扮演男主角“大春”,在家踮脚跳起“白毛女”,他就这样陪着妻子摇摇晃晃过了三十多年。

“这是我们这代人的青春回忆,要不我们自己试一试排练《白毛女》吧。”张先生鼓励妻子道。

演员哪儿去找?魏金凤不由得想到当年的男同学。63岁的熊胜洪被她拉来教男演员。女演员不够,夫妻俩跑到广场舞比赛会场,挨个询问是否有对《白毛女》舞剧感兴趣的女演员。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们找齐了11个人排演《白毛女》中第七场戏。

舞剧团排练图

教授舞蹈动作、音乐编排、安排演出……2017年11月,魏金凤和丈夫张罗起来,随后两人决定成立自己的舞团,取名“二七追梦艺术团”。

这场以“白毛女”为主角的重头戏,由魏金凤饰演“白毛女”,戏份中有几个连续大跳360度旋转,这对已经62岁且多年没有大强度练习的她来说,更是难上加难,跳起来眩晕不止,但她都咬牙坚持了下来。除此之外,她还要负责指导女演员的每一个动作。

一个月后,舞剧片段排出来了,却找不到演出舞台,魏金凤夫妇自费租用别人的舞台,这才有了在田汉剧院的演出,圆了魏金凤多年的梦。

“经久不停的掌声,散场了观众都没有走,大家还是喜欢《白毛女》。”回忆起那场演出,魏金凤眼眶里泪水涟涟。演出结束后,张先生鼓励妻子,要不就搞个大的吧,把全剧演出来给大家看。

成员来了又散,团队经历多次重组

夫妻俩说干就干,首先从演员入手,可《白毛女》全剧演下来需要七十来号人,第一次演出结束后,当初义务来帮忙的演员们陆续退团。

魏金凤夫妇又开始了四处打听、询问,2018年2月底,找到了一个业余团队。巧的是,团队中多数人也是看《白毛女》长大的,成员们表示愿意一起跳。加上此前演出结束后,零零散散慕名而来的演员,凑了60多人,够演一台完整的舞剧。2018年3月,团名改为了“武汉芳华白毛女舞剧团”。

大型芭蕾歌舞剧排练需要专业场地,找不到场地,魏金凤夫妇自己花钱四处租借练习室,羽毛球馆、老年大学活动室、社区活动中心……都有魏金凤夫妇带着演员们辗转练习的身影。

舞剧团排练图

芭蕾讲究开、绷、直,身体素质要求颇高,对一群50后、60后且大多数缺乏芭蕾基础的成员来说,身形都是不小的挑战。只能一点点地从头教起,这段时间,魏金凤的头发都掉完了,不得不戴上假发,颈椎病也犯了,回到家躺下睡不着觉。

排了两个月,排演好了五场戏。

2018年4月,剧团却因为角色安排分歧,散伙了,大部分人都被带走了,只有几位热爱《白毛女》的演员选择了留下来,其中包括在湖北省艺术学校当老师的张勋龙。

在张勋龙眼里,这是他最重要的一次机会,13岁时他就在跳《红色娘子军》,对红色经典舞剧情有独钟,没想到62岁时还有机会再演舞剧。“他们是唯一搞长舞台剧的舞团了,进入晚年还有展示自己时光的机会,一生都值了。”张勋龙说。曾经他也怀疑靠这帮老伙计能不能成,但没有人想放弃,魏金凤更是如此。

大家再次踏上了寻找新团员的道路。2018年5月,又有一群喜欢《白毛女》的团员加入,排演得以继续。

魏金凤指导成员排练中

首演成功,团员圆了青春梦

2018年10月10日,武汉市人民剧院座无虚席,剧院经理说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这一天魏金凤团队的《白毛女》首场演出在此开演。

全剧演出时长近一个半小时,饰演“喜儿”演员罗丽说,她清楚记得,魏金凤一结束自己的表演,立马拿着对讲机安排舞台调度,一刻不停歇。

时光回溯到2018年9月,新的团员们已经重新排演了5场戏,还剩3场剧目,但对于舞剧能否上演,大家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逐渐有团员离开。见状,魏金凤拉着丈夫找到剧院,交了定金,预定了首演时间,此时距离正式公演只剩1个月。

指挥70多人公演,除了安排演员们的日常吃喝还有宣传、筹备舞台、服装、道具等等事宜,这一切全是魏金凤夫妇一手操劳。为节省经费,魏金凤夫妇买来布料和团员们一起用缝纫机裁剪出了衣服,又专门花钱为几位主演定制服装。擅长绘画的张先生自己动手做道具,假山、背景画、房子……全是出自他和好友之手。

而公演的票,他们无偿送出,很快就被抢光了。

时年63岁的郑汉强饰演“黄世仁”,演出结束后他的孩子为他送上了鲜花,说没想到父亲有这样的风采。郑汉强有些哽咽地回忆道,已经快50年没有跳《白毛女》了,但小时候练习的所有动作印在自己的骨子里,“首演圆了我们一群人的梦,感谢魏金凤夫妇提供的机会。”

2019年初,罗丽接到了定居日本的好友郑明打来的电话,说看到了他们剧场里的演出片段,这段视频在华人朋友圈里传播,大家都在看,她发现罗丽在其中,特别给她打来电话,称赞他们演得真好,让他们想起了当年的知青岁月。

此后,魏金凤夫妇又在中南大剧院、琴台大剧院等剧场演出。

魏金凤与团员交流

希望有舞台可以演出

这颗追梦的种子也悄悄在63岁的金少毅心中发芽。剧团在湖北剧院演出时,他站在台下,看着舞台上的魏金凤们,眼睛闪闪发光,年轻时他也曾梦想跳“大春”。今年8月他也加入练习,刚开始压完腿疼得第二天走不了路,但他从不早退迟到,回到家还要加练,打牌也不去了。“我的晚年有了寄托,感觉自己回到了18岁,有机会实现年轻时跳舞剧的梦想,还可以发挥余热,打心底里开心。”

从筹备第一场演出到后来连续多场演出,每当忆起当时种种,魏金凤夫妇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身高近1.9米的张先生对记者说“我真的太难了”,这也是他第一次透露自己的心声。

原本剧团打算在2019年年底解散,然而成员们都不愿离去,希望继续逐梦芳华,现在正在排练《红色娘子军》。目前,这支舞剧团依靠两家文化馆提供场地排练练习,也有越来越多爱好红色芭蕾舞剧的人闻讯加入。谈及未来,魏金凤说:“渴望有舞台愿意让我们演出,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将红色经典传承下去。”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 【视频】​ 自作聪明!故障停车用纸巾遮挡号牌被扣15分,交警:本可1分不扣
下一篇: 【视频】稀奇!做早餐鸡蛋里打出一枚异形“小鸡蛋”,专家这样解释……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