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楚天都市报11月21日讯(记者曾凌轲)因不愿被强制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杭州一大学教授将杭州市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院。这也被新华社、人民网等媒体称为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即人脸识别商业化应用所引发的第一起民事纠纷。11月20日,法院宣判动物园赔偿该教授经济损失并删除其个人信息。

11月21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联系上该案原告浙江理工大学法学副教授郭兵。郭兵称,因自己长期研究数据隐私等方面的内容,所以比普通人更敏感。也希望借此唤醒社会的信息保护意识。这次判决并未支持他的全部诉求,即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现在并未改变使用用户人脸的流程和方式,所以他未来将继续上诉。

 

人脸识别第一案宣判

2019年,浙江理工大学法学副教授郭兵曾因杭州市野生动物世界强制游客刷脸入园一事将其告上法庭。前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宣判。判决结果显示,野生动物世界将赔偿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但驳回郭兵提出的确认野生动物园大堂张贴告示、短信通知中相关内容无效等其他诉讼请求。

此前媒体曾报道,郭兵一家于2019年4月在杭州野生动物园办理年卡,办卡时动物园录入了办卡人的指纹和照片。同年10月,郭兵收到园方短信称指纹入园将升级为人脸识别入园,通知办卡人前往激活人脸识别系统。郭兵询问动物园是否有其他方式入园,工作人员却表示只能通过刷脸入园。动物园大堂还张贴海报告知消费者,年卡办理流程分别为缴费、人脸注册激活、凭年卡及人脸扫描入园3个步骤。未给年卡用户提供其他入园选项。郭兵身边同样已办理过年卡的朋友发现,虽未去前往激活人脸识别系统,但已可以通过刷脸入园。这是因为此前办理年卡时拍摄过照片,而照片已被园方用作人脸识别系统的数据基础。

因没有别的入园方式,郭兵随即提出退费请求,但园方提供的退费方案也未能令他满意。郭兵表示,因为自己对人脸识别技术有所研究,因此比普通消费者更加敏感。他认为,这种强制刷脸入园的方式不仅不尊重个人隐私信息保护,而且侵犯了消费者权益。所以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庭。

郭兵不满判决结果将继续上诉

记者看到,郭兵的诉状显示他曾提出8点诉讼请求。这次的宣判结果驳回了其中4条, 分别是:确认年卡办理流程中的“至年卡中心拍照扫描指纹后激活年卡”等内容无效;确认短信通知中的“请未进行人脸识别的年卡用户携带实体卡至年卡中心激活”等内容无效;确认短信通知中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将无法正常入园等内容无效;确认年卡办理流程告示中的“人脸注册激活年卡”等内容无效。

11月21日,郭兵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驳回了这4条请求意味着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不必对自身的行为作出改变。今年6月本案开庭后,他和朋友还曾去动物园观察询问,发现年卡用户仍只有刷脸这一种入园方式。年卡办理流程的告示也并未撤下。郭兵说,此次诉讼对他本人意义已经不大,重要的是动物园改变自身的行事逻辑。“如果法院支持相关指纹识别或人脸识别单一入园方式的格式条款性内容无效,可以间接促使动物世界改变强制性要求人脸识别入园的规定。”郭兵说,“对年卡用户而言,现在要进入野生动物世界,还是必须先留下你的脸。”

另外,郭兵还表示自己在为办理年卡拍摄证件照片时,从未被告知该照片未来将用于人脸识别系统。而后,动物园却默认提供照片意味着消费者主动提供了人脸信息。这属于欺诈行为,法院此次判决也未支持欺诈行为的认定。

浙江理工大学官网显示,郭兵为该校法政学院特聘副教授、研究生导师,浙江大学法学博士。同时,他还是全国高校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创新联盟理事,主持了数个国家级数据隐私保护科研项目。

郭兵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对于这件小事如此较真的原因,也是希望通过此次判决唤醒其他人的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他进一步解释称,人的面部特征信息属于生物识别信息,其风险程度比手机号码、姓名等个人高。“因为手机号码、姓名可以注销、变更,但生物信息是无法改变的。一旦被不法分子利用,后果不堪设想。”郭兵认为,平时应谨慎使用人脸信息,不要一味用隐私换便利。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陈嫣然


上一篇: 国内三地新增多例本土病例,张文宏表示有个别的散发不奇怪
下一篇: 世卫组织: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57274018例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