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11月16日讯(记者潘锡珩 通讯员曹毓祥 实习生钟思瑜 摄影记者李辉)清晨7时,大别山深处的麻城火车站。8332次列车缓缓发车,载着乡亲穿越群山,向河南淮滨驶去。这是繁忙的京九铁路线上,一趟站站停的绿皮慢火车。

票价低廉,乘客也不多。但这趟公益慢火车,从24年前京九铁路开通那天起,一直隆隆驶到了今天,历经无数次铁路线路调图也不曾停开,传递着大别山区慢生活的温情与温度。

这趟穿行于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区的列车,带动了沿线麻城、新县、光山、潢川、淮滨等地的旅游业发展,脱贫攻坚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只有三节车厢的慢火车,穿行在五彩大别山

为了能在11月6日清晨搭乘上这趟列车,11月5日下午,楚天都市报记者从武汉驱车2小时,提前一天赶到麻城,住宿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的小旅馆内。麻城站位于繁忙的京九大动脉上,记者枕着不时响起的火车鸣笛声度过了一整晚。

麻城站曾是京九铁路在湖北境内的大站,也曾是大别山地区最辉煌的火车站。11年前,麻城北站开通并运营高铁线路后,老麻城站冷清了不少。

次日清晨7点不到,记者一行踏着薄雾赶到麻城站。和长长的站台形成“反差萌”的是,8332次列车只有短短的三节车厢。绿色的外皮,腰身上印着“公益慢火车”的字样。

7:10,随着一声悠长的鸣笛,列车缓缓启动,驶入逶迤的京九大动脉。时值深秋时节,大别山被装点得五彩斑斓。

列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和动辄两三百公里时速的高铁动车相比,最高时速百余公里、站站停靠的8332次列车,是名副其实的“慢火车”。

始发站上车的旅客,不到10人,但沿途不断有人上车。不但有旅客,也有铁路小站的工作人员。列车长告诉记者,这就是这趟公益慢火车存在的意义,满足旅客出行的同时还兼顾铁路员工通勤。

9:03,列车准点到达潢川。记者下车看到,潢川站正在对站台进行装修,崭新的候车大厅已经启用,站前广场也正在施工。不远处的一处农贸市场内,好几位摊主都是湖北老乡,他们也都是这趟公益慢火车的乘客。

小伙在汉打工3年,总是坐这趟慢火车回家

33岁的戴大伟在始发站麻城和记者一同上车,伴随着列车有规律的咣当声,他看着窗外发呆,但眼神里写满了对归途的期待。“爷爷过80大寿,我特意请假回去给他祝寿。”

戴大伟是水电安装工,3年前从河南新县来到武汉打工。其实从武汉回老家,武昌站、汉口站都有直达新县的列车,为什么戴大伟会选择到麻城中转8332次慢火车呢?

“这趟车时间好,7点多从麻城上车,不到1小时就到了新县县城,再坐半个小时的班车,9点前就能到家,白天可以多几个小时陪家人。而其他车次,都要下午才能到家。”

为了赶这趟早班车,戴大伟前一天晚上从武汉赶到麻城,在20元一晚的小旅馆凑合了一晚。乘坐8332次列车从麻城到新县,60公里路程,票价仅为3元。

戴大伟是8332次列车的老乘客了。独自一人在汉打工,爱人、父母和孩子都在老家。这几年,他每隔两三个月都会坐这趟车回家一次,工作再忙也抽一两天回去看看。

2018年,爱人怀上了二胎,戴大伟更是喜出望外。11月底临近预产期,他早早请了假,也是坐着这趟绿皮车赶回家照料。

“这年家里变化很大,可以说,公益慢火车也见证了家里的每一件喜事。”戴大伟说。

这趟车开了24年,打货的老两口坐了23年

8:06,列车准点到达河南新县。戴大伟挎着包匆匆下了车,67岁的扶太华和老伴吴广珍,一人提着一个大蛇皮袋进入车厢。

里面装着啥好东西?记者在邻座隔着过道探头询问。扶太华乐呵呵地打开口袋,里面码放着一些崭新的毛巾、袜子等小物件。“我们拿到潢川的批发商那里换货。”原来,老两口是在新县小西街市场开日杂服装店的。“新县到潢川六七十公里,只要3元钱,便宜啊!”老两口说,做生意讲究开源节流,省下的才是利润。

听闻记者来自武汉,扶太华嗓门一亮:十多年前我们都是去汉正街进货,那里的“扁担”太厉害了,挑着我们的货物走街串巷,比我们两手空空走得还快,我们跟在后面“撵不赢”!

后来,潢川有了批发市场,扶太华老两口也成了公益慢火车的常客,每个月至少去进一次货。那个年代,交通物流还不甚便利,两人就通过这趟火车把一包包的货拉回新县卖,这趟慢火车成了他们生活步步奔小康的见证。

近几年进货就更方便了。扶太华说,现在货物由物流专车直接发到店门口,再也不用满头大汗地搬运货物挤火车,终于有时间看看沿途的大别山风光。“这趟车开了24年,我们坐了23年。”吴广珍摸了摸写满岁月的花白头发。

司机凌晨5点出勤,每天钻研如何把车开得更稳

这趟开行了24年的公益慢火车,是武铁江岸机务段的火车司机负责牵引的。乐武和刘高两人,是这趟列车火车头的双司机。

乐武开火车开了20多年,货车客车都拉过,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都开过,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然而今年9月调到公益慢火车时,还是经历了一个适应的过程。

“我们以前是拉货车,最重拉过6000吨的货物。这个三节车厢的慢火车,重量还不足200吨,还没我们的火车头重。开始我想,这应该蛮轻松吧?”回忆起后来的经历,乐武坦言:没想到。

开客车和货车最大的区别是,客车由于坐着一车乘客,对安全准点、平稳操作的要求更高。“尤其是这个自重很轻的慢火车,站站停靠,需要频繁启动和制动,保证乘坐舒适难度很大。”乐武说,从拉这趟慢火车的第一天起,他就每天和刘高两人不断学习研究,想方设法把车开得更平稳舒适。记者乘坐这趟列车体验时,几乎感觉不到启动和制动的顿挫感,十分平滑舒适。

每天清晨5点出勤,开到终点站淮滨再原路返回,回到麻城已经是下午1点多。经过交接整备等环节,差不多5点才能下班,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当班期间,乐武和刘高都只能住在专门的司机公寓,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非常有限。

20多年的铁路司机工作,乐武说最亏欠的就是家人。“我们一年到头没有年节假日,尤其是逢年过节,大家放假的时候反而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

延伸阅读:

开行在大别山的“公益慢火车”只是铁路助力扶贫的一个缩影,在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铁路部门开行了81对公益性“慢火车”,覆盖全国21个省区,其中国家级贫困县市达104个。

“慢火车”串起了一条线,辐射带动了一片区域,也借由铁路网的完善,带动老区融入铁路网,大别山不再是贫困的代名词。8332次公益慢火车列车长告诉记者,慢火车是大别山老区百姓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经常有麻城老乡挑着鲜活农产品,搭乘8332次列车到潢川、淮滨等地售卖,甚至直接在车上开起“小集市”,收入越来越丰厚,日子越过越好。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曹洋


上一篇: 汉江流域农博会周末开展,一站遍揽湖北美丽乡村建设成果
下一篇: 柴犬买回一周检测出细小病毒,店家称已逾期拒退换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