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凌墨 见习记者 张建林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视频剪辑王鹏

编者按

历史风云七十载。牺牲的英雄,为和平而战,浩气长存;健在的老兵,曾九死一生,他们就是活着的历史。

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本报采访了6位志愿军老兵,讲述6位英烈战友的故事,推出专栏《血战上甘岭-英雄老兵忆战友》。

铭记历史是拥抱未来的最好姿态,铭记英雄是走向未来的力量源泉。致敬最可爱的人!祖国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几十万发炮弹在一天之内扔到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怎样的一种惨烈?

魏迪仁经历过。

1952年10月20日清晨,朝鲜上甘岭前线,血雾弥漫。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十五军一三五团宣传干事的魏迪仁,正在团指挥部值班,执行上传下达的任务。

一三五团二营六连连长万福来打来电话:为了攻下597.9高地零号阵地,六连战士黄继光用自己的身躯堵住敌堡枪眼,英勇牺牲。

一天后,在魏迪仁的陪同下,《战场报》记者麦斯坐在团指挥部防空洞门口,写下一首长诗——《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新华社记者王玉璋、石峰也来了。很快,黄继光的事迹传颂到祖国各地。

历史长河奔流,远去了枪林弹雨。68年之后,92岁的魏迪仁面对楚天都市报记者的来访,仍清楚记得那个壮烈的日子,饱含热泪回忆自己的战友——

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英雄、十五军第四十五师第一三五团二营六连六班班长黄继光,中国人民军队历史上获得最高功勋的士兵。

誓师出征 马革裹尸也光荣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2020年9月18日,在空降兵军史馆内,魏迪仁唱起了这首歌,歌声依旧高亢。

他身后的墙上,正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词谱。

1950年1月,22岁的魏迪仁随部队出发了,奔向鸭绿江。这个年轻的重庆人,已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经历过西南剿匪。

十五军在四川集结,至重庆,千帆启航,顺江而下。在武汉江汉关,部队歇了两个晚上。“年轻的士兵们头一次见到霓虹灯,高兴坏了。”魏迪仁说。

短暂休整,他们在汉口循礼门车站,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不上光荣榜,便书烈士碑,马革裹尸也光荣!”1951年3月15日,第二野战军第十五军正式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第十五军;几天后,在河北邢台举行的誓师大会上,第四十五师接受军长秦基伟检阅。

从冬到春,跋涉几千公里,魏迪仁和战友们终于来到鸭绿江边。

他清晰记得跨过鸭绿江的时刻:3月30日16时。这一跨,重担在肩:前方,是他们以命相搏的战场;身后,是他们誓死守护的家国。

“一过江,战士们就掉下了眼泪,哪里能看到什么东西,全都炸平了。”满目的疮痍,更激发了魏迪仁和战友们保家卫国、杀敌立功的斗志。

战役打响 敌军一天扔下30万发炮弹

当魏迪仁跨过鸭绿江的时候,远在四川德阳中江县的小山村里,志愿军征兵现场报名火热。

第一个报名的是位小个子年轻人,一开始因身材较矮未被选中。但来征兵的营长被他参军的热情感动,同意破格录取。

1951年6月,经历了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两次战斗的四十五师,从前线下来休整。全师补充进新战士4600多人,其中就包括魏迪仁的这位四川中江小老乡,20岁的黄继光。

当时,魏迪仁调到机枪连任指导员,两个月后,又被调到团政治处宣传股当干事。新兵黄继光8月补充到六连,是连长万福来的通信员。

黄继光从加入四十五师到牺牲,仅仅1年多。时间短到魏迪仁还来不及跟他互相认个老乡。

1952年10月14日凌晨4时,上甘岭战役打响。敌军的炮弹像倾盆大雨。战役第一天,敌军把三十余万发炮弹和五百多枚重磅航弹砸到了上甘岭。

“上甘岭是五圣山的一个村子。五圣山是朝鲜东海岸到西海岸的联结点,是中部战线的战略要地。”魏迪仁握紧双拳,打了个形象的比喻,“我左手是537.7高地,右手是597.9高地,头顶就是当时海拔为1061.7米的五圣山,我们团指挥所、师指挥所和军指挥所都在五圣山上。”

这场仗一直打到11月25日。激烈程度前所罕见,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战最高水平。敌军共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

“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魏迪仁回忆。持续鏖战的43天时间里,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击退敌人900多次冲锋。


黄继光

悲壮一幕 他扑向冒着火舌的枪口

黄继光牺牲之后,魏迪仁在带着前线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从六连连长万福来那里,渐渐认识了这位了不起的战友。

黄继光很机灵,刚加入六连就被选派到连部当通信员。他很热心,常给阵地的战友送水,编草垫子放在坑道,让战友们防潮。

上甘岭战役打响,1952年10月19日夜,二营奉命夺取上甘岭西侧597.9高地。

部队接连攻占3个阵地后,前沿零号阵地上敌人的火力点突然复活。时近拂晓,再不拿下将贻误整个战机。

关键时刻,黄继光挺身而出,请求担负爆破任务,率两名战士攻坚。

三位战士腰间插满了手榴弹,向零号高地爬去。照明弹使整个山坡变成了白天,敌人的火舌密集扫来,三人相继倒了下去。没过几秒钟,黄继光重又匍匐前进。万福来看到,两名战士一死一重伤,黄继光也受了伤。

距敌火力点只有不到10米了!黄继光顽强机警地爬到了碉堡下,那里是敌人射不到的死角。他蹲了下去,回头朝战友们看了一眼。

这时,最为悲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黄继光猛地站起来,身子向上突地一挺,奋力地向碉堡扑了上去,用胸膛堵住了冒着火舌的枪口!

敌人的机枪哑了。战友们喊着“为黄继光报仇”,冲了上去,一举将阵地夺了回来。

战斗结束,天已放亮。连长万福来和战友们冲过去,发现黄继光趴在地堡上,两手还紧紧抠着沙袋。战友们把黄继光抱下来,但见他胸膛被火药烧黑,弹洞像蜂窝一般……

魏迪仁

铭记战友 黄继光的故事他讲了一辈子

黄继光的故事,魏迪仁听万福来讲了无数次,在后来从事空降兵某师宣传工作的20多年里,他自己也对人们讲了无数次。这一次,在空降兵军史馆,面对着黄继光的雕像,他对楚天都市报记者再次讲起英雄战友,仍满眼含泪。

黄继光牺牲的时候,魏迪仁所在的团指挥部就在离阵地不足900米的地方。他看得见火光漫天,听得见炮声呼啸。每一个战友的牺牲,就是揪心的记忆。

魏老对记者讲起上甘岭战役之前,部队休整时看过的一部电影。片名叫《普通一员》,讲述的是苏联卫国战争时期,马特洛索夫舍身堵枪眼的英雄壮举。

刚进入朝鲜战场的黄继光,也看了这部电影。连队组织谈观后感时,他对万福来说:“连长,马特洛索夫真是好样的,关键时刻我也会像他那样去做的。”

在魏迪仁的记忆中,无数个马特洛索夫式的好战友,成就了这场战争的伟大。

他记得,二营七连排长孙占元,在上甘岭战役打响的头一天,率突击队反击来犯之敌,子弹打完,拉响最后一枚手雷,与敌人同归于尽。

他记得,一营电话班副班长牛保才,在团指挥所电话线被炸断的紧急关头,用身体连通了指挥的电线,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魏迪仁在空降兵军史馆的英烈名录墙前,伫立良久。记者告诉他,这些都是牺牲的十五军将士的名字。魏老的眼睛再次涌动泪光。

事实上,魏老患病的双眼已经看不清楚字,记者一个个念给他听。听到熟悉的战友的名字,老人在口中喃喃默念。

从枪林弹雨中走出,魏迪仁说,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他是幸运的。对战友,他唯有铭记。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 【视频】抗美援朝英雄老兵忆战友:她曾为英雄邱少云补过袜子
下一篇: 【视频】抗美援朝英雄老兵忆战友:只身一人,他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