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楚天都市报9月15日讯(记者黄忠 通讯员王柳 陈莉)近日,潜江市检察院检察官贺悦婷收到了一份特殊的快递。打开快递,铺展开来,原来是一面锦旗。落款是她曾办理的申诉案件的当事人魏某。

事情还得从2017年8月说起。当时,魏某就一起标的额500余万元的担保责任追偿权纠纷案向潜江市检察院申请监督。“我是偶然得知自己牵扯进了贷款纠纷案件,我没有授权签字,怎么就成了担保人?背上了百万元债务,成了失信被执行人,我现在连高铁都不能乘坐!”魏某向潜江市检察院递交申诉材料时说。

“没有提供担保,怎么就成了债务人?”带着疑问,承办检察官迅速查阅卷宗。

原来,2013年6月,湖北省潜江市某纺织公司(下称纺织公司)与潜江市某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担保公司)签订了委托保证合同,约定担保公司为其向银行申请信贷提供保证担保,并对保证责任以及追偿权进行了明确约定。作为保证人,担保公司为保证其追偿权能够实现,又与纺织公司董事长杨某、原股东魏某、湖北枣阳某纺织公司签订了保证反担保合同,反担保保证方式为无限连带责任。

2016年4月,担保公司向潜江市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纺织公司偿还代偿款。同年9月,法院判决纺织公司偿还549万元及利息,杨某、魏某、湖北枣阳某纺织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承办检察官告诉记者,检察机关经层层抽丝剥茧,发现在上述保证反担保合同中,魏某的签名有被代签的可能。魏某指出该“授权委托书”并非其本人签名。潜江市检察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最终确定该“授权委托书”并非魏某本人签名,在原审案件中,潜江市法院认定魏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关键证据系伪造。

疑团揭开,潜江市检察院立即向湖北省检察院汉江分院汇报调查情况,提请抗诉。2018年12月,汉江分院提出抗诉后,汉江中级法院指令潜江市法院再审。2019年12月,潜江市法院最终采纳检察机关全部抗诉意见,判决魏某不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因为你们的细致审查,让案件得以重审,我现在已经不在黑名单里,生活已回到了正常轨道。”申诉人魏某特意打电话对检察官表示感谢。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赵鹏姝


上一篇: 一双鞋一本书一套水彩笔,456个山里娃的微心愿被这些人认领一空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