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9月7日讯(记者陈希)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燕雀长啥样,鸿指啥鸟,鹄是啥鸟?挂鸟网对鸟的危害有多严重?为何要保护栖息地?

目前,武汉市观鸟协会在汉口西北湖举行的一场候鸟摄影展(直至9月20日),这不仅仅是一次摄影美学的欣赏,一幅幅图片背后,藏着诗文,藏着鸟的生活密码,藏着武汉生态指数,藏着大自然的心情……专业的观鸟人员期待与你一一解锁。

观鸟协会会长给市民朋友讲解候鸟常识

为啥举办候鸟摄影展

候鸟连接世界的自然

梧桐叶泛黄的日子里,走进西北湖广场,靠近明净的西湖一侧,100幅图片牵手而成的武汉候鸟摄影展就会跳入你的眼帘。

黄喉鹀傲娇地回首,小天鹅优雅飞天,短耳鸮惊恐的萌态,一幅幅图片无声传递着精灵们的可爱、灵巧、得意、凶猛与惊恐等各种表情包。

每幅图片附有一张简介卡,均标有一个公里数字,最远有3000公里,最近有300多公里,这是它们从传统繁殖地或越冬地迁徙抵汉的直线距离,比如白鹤和豆雁,从西伯利亚迁徙至武汉过冬的直线距离是3000公里,“这是直线距离,实际飞行距离更远。”武汉市观鸟协会会长颜军说,这次共展出97种候鸟,夏候鸟、冬候鸟和过境鸟分别为20种、50种和22种,标出飞行距离,希望大家更加保护这些历经艰辛远道而来的客人。

黑翅长脚鹬 颜军摄于东湖

中白鹭 裴晋军摄于南湖

短耳鸮 魏斌摄于府河湿地

有观展的市民朋友不解地问:一年四季定居在武汉的鸟儿很多,为何要将目光聚焦在候鸟上?

颜军解释,候鸟连接世界的自然,世界相连除天气、气流等气候因素作为传导外,生物中的连接就靠候鸟,对世界生态的重要性,候鸟是其他生物所不可替代的。武汉市域面积1/5湿地,候鸟、湿地和武汉生态,三者成有机关系、连锁反应。候鸟的多少,是当地湿地资源是否健康、生物多样性是否丰富的指针,而湿地则是武汉生态的重要参考值。

从2016年至2019年武汉市观鸟协会的统计数据来看,候鸟分别为215种、229种、228种、257种,占武汉当年能监测到的鸟种总数的7成,这,是武汉生态环境向好的重要指针之一。

还有一组数据举证武汉生物多样性越来越丰富:2016年至2019年,武汉鸟类朋友圈逐年拉大,当年武汉观测到的鸟种总数分别为:306种、321种、322种和342种,其中首次在汉观察到的鸟类新记录分别为8种、8种、1种和9种。

黑鸢 颜军摄于木兰山 

寿带 魏斌摄于府河湿地

燕雀鸿鹄黄鹂白鹭

诗文中鸟儿长啥样

从千余幅精美图片中,挑选出100幅,观鸟协会的会员们可谓用心良苦,“不仅构图精美,鸟羽多彩,是否有趣有知识有故事,能否拉近与市民朋友的距离,这是最重要的。”颜军举例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燕雀、鸿(鸿雁)和鹄(天鹅),都在图片展里。

“燕雀是冬候鸟,乍看像麻雀,但羽色有别,橙色羽毛在萧瑟冬季给人明丽的温暖。”指着一幅燕雀特写,观鸟协会会员王海芳给观展朋友作科普介绍。

燕雀 何岭松 摄于华中科技大学

与燕雀特写照相邻,有一幅燕雀集体照,“这是去黄陂做鸟类调查的路上,偶遇的。”颜军告诉记者,那是在2018年3月的清晨,他开车行在祁家湾一条乡道上,距1公里时就听见嗡嗡声,走近保持200米距离定睛而看,稻田间有一棵树上站满燕雀,像挂满果子,太震撼了,那是燕雀在汉过完冬天,正集结准备北上。

图片展中,有多种猛禽,有小朋友指着一幅苍鹰拔小鸟羽毛的照片问道:“老鹰捉小鸡中的老鹰是它吗?”“不,是黑鸢!”观鸟协会会员明亮指着一幅黑鸢图片说道,猛禽就餐很讲究的,将羽毛一根根拔掉再吃肉或内脏。

颜军补充道,鹰形目的黑鸢,夏天到山地繁殖,冬天到平原过冬,省内大悟就有,距武汉迁徙距离二三百公里,这是迁徙武汉最近的候鸟。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王海芳说,黑枕黄鹂、大中小白鹭都有特写。

一树燕雀,漫天飞舞 颜军摄于黄陂祁家湾

为啥不能挂鸟网

鸟被困1小时就死

有一张短耳鸮的头部特写,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上去很萌很可爱,“其实这是它们害怕时的应急反应。”明亮介绍,这幅图片拍的是准备放飞一只获救的短耳鸮,它是被困鸟网上,被观鸟协会会员及时发现进行放飞,它当时比较害怕,心有余悸,所以两眼圆睁睁的。

随着大家对生态保护的增强,来武汉落脚的鸟儿越来越多,但武汉市观鸟协会的会员们在农田或鱼塘附近发现仍有捕鸟网。

来自武汉市观鸟协会武汉重点区域鸟类监测8月月报显示,会员们向林业执法部门举报了5处捕鸟网,均已全部拆除。

“捕鸟网对鸟儿是致命伤害!”明亮解释,鸟的新陈代谢很快,一天需要多次补充水分和能量,鸟儿不慎撞网后,想折腾挣脱,强烈的应急反应加之太阳一晒缺水,又无法获取食物和水分补给,如果没被及时解救,小鸟会在1-2小时内很快死亡。

黑枕黄鹂 刘先生摄于龙泉山

为啥要保护栖息地

保护驿站更保护物种

黑鹳,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球只有几千只,2016年冬季武汉市观鸟协会会员们曾在天兴洲偶遇16只,去年底增至35只。摄影展上,有一幅图片定格了黑鹳群体悠哉地看着货轮行大江的画面。

黑鹳 魏斌摄于天兴洲

“黑鹳带着更多小伙伴来到天兴洲,希望大家保护它们的栖息地。”王海芳细说道,一般候鸟启程前,会大量觅食,吃成个胖子后开启旅程,一次短则飞行几百公里,最长一口气可飞行上万公里(比如,斑尾塍鹬,夏季栖息于北极冻原和冻原森林地带,冬季则到非洲或澳洲),飞成个瘦子再补给,所以当它既定图中的栖息地突然消失,瘦弱的它已无力再寻觅食地,很可能成群死亡。

“吃成个胖子,飞成个瘦子,鸻鹬类就是个典型。”明亮介绍,就在上个月,鸻鹬鸟类陆续过境武汉,它们一般沿着我国沿海海岸线飞,飞到南方过冬,有时路线图也会拐入内陆,最远可抵达澳大利亚,它们是可以穿越大洋的鸟,所以一旦它们的栖息地被破坏,结局会很糟糕。

被称为“鸟类大熊猫”的极度濒危物种青头潜鸭,全球仅1500余只,主要分布在中国,在今年年初全国同步调查中,武汉府河观测到281只。“保护鸟的栖息地,保护它们的驿站,更为重要的就是保护一个物种。”颜军说道。

候鸟,常来但不常见,观测需要技巧,而本次图片展就像“放大镜”一样,带大家认识、熟悉它们,进而保护它们。在即将到来的秋冬,咱们带着望远镜,与冬候鸟来个保持距离的亲切邂逅吧。

链接:

10种武汉常见候鸟及容易相遇的地点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雷艳


上一篇: 白露至,秋凉已发货,本周末到汉
下一篇: 半月被骗25万元,女子这样步步深陷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