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楚天都市报8月21日讯(记者刘闪)因行程变更在12306客户端办理了退票,12天后去退票窗口索要59元退票费发票时,却被告知超过10日不能再领取。两年前,北京市民谭先生遭遇此事,他认为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北京局)的这一规定不合理,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于一年后拿到了发票。近日,法院一审判决书显示,经此一案,中铁北京局也在试行将期限延长至60天。

退票12天后去领发票没领到

谭先生是湖北恩施人,在北京定居工作多年。2018年11月2日,谭先生通过12306客户端购买了11月6日的火车票,由北京南站出发,前往苏州出差,票价为590元。后因行程变更,在出发前一天,他通过手机线上办理了退票,实际退回531元,扣除59元作为退票手续费。

2018年11月17日,因向单位报销需要,谭先生前往北京南站退票窗口,要求领取因退票产生的退票费发票。办理人员查询没有发票可领取,并告诉他只有在办理退票后10日以内才能领取,超过10日便不能再领。

由于没有在退票页面看到相关提示,谭先生觉得这个规定不合理。他找到值班站长窗口,核实是否有此规定,并请求其协助办理领取退票费发票,遭到值班站长拒绝。“后来我打了12306投诉,工作人员也说超过10日期限提供不了发票。”谭先生认为,在已经收取退票费的情况下,铁路部门具有提供发票的法定义务,必须在退票后10日内领取的规定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2019年4月25日,谭先生腾出时间,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以铁路部门内部规定违反税法的强制性规定,且该规定未尽到告知义务,也没能从消费者的现实情况出发,导致原告支付了退票费用而不能从被告处领取退票费发票,违反了法律规定,亦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起诉中铁北京局。

铁路部门称已经明确告知

去法院递交起诉书时,负责取号的立案庭工作人员预审了谭先生的材料,劝他考虑清楚是否确认起诉。因为涉及金额小,而牵扯精力很多,花费的起诉成本也远高于起诉金额。谭先生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除了工作,家里还有2个孩子要照顾,生活让他忙得没时间打官司,其实也想过放弃,但他内心更期待的是公平,想讨回一个公道。

谭先生向法院提出,要求被告提供59元的退票费发票,被告就此事给他造成的困扰向他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1元。今年8月12日,法院审理终结。楚天都市报记者获得的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中显示,法院受理后,被告中铁北京局辩称:1、铁路部门在12306网站中明确告知退票后10天内应当办理并领取退费发票。12036手机版、电脑版及退票过程中均会提示用户在10天内领取发票;2、公司没有违反税法的强制性规定,设定期限是为了更加高效的提供服务,不过多占用计算机存储;本案系合同纠纷,赔礼道歉不是合同纠纷的责任承担方式。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

谭先生表示,退票10天内领取发票的规定,他当时没有看到,被告知有规定后,仔细查找才发现,并不醒目。而且,本身该规定就不合理,扣了退票费应当无条件开具退票发票。

8月21日,记者登录12306官网,在出行指南栏目的常见问题/退票/互联网退票/第5条,以及出行指南栏目中的相关章程/铁路互联网售票暂行办法/第32条规定:请在12306网站办理退票之日起10日内,凭购票时所使用的乘车人有效身份证件原件到车站售票窗口索取退票费报销凭证。

对此,中铁北京局解释说,之所以规定10天的期限,系基于减少计算机存储量的考虑,计算机存储有限,如果大量的退票凭证信息存储于电脑中的话,将不堪重负。不过,目前其也在试行将期限延长至60天。

一年后拿到退票发票

法院认为,谭先生与中铁北京局因购买火车票而成立买卖合同关系,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12306网站中有关领取退票费报销凭证要求的规定,属于中铁北京局单方事先拟定的格式条款,该条款能否导致购买者未在一定期间内申请即丧失凭证领取权利的法律后果,是双方争议的焦点。

法院认为,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不得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在买卖合同中,出卖人向买受人交付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是出卖人应当承担的合同义务。因此,出卖人负有向买受人开具发票的私法上的义务,同时,开具发票的义务还兼具公法属性。经营者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或者商业惯例向消费者出具发票,消费者索要发票的,经营者必须出具。基于此,经营者不能通过格式条款免除或减轻该项兼具公私法性质的义务,中铁北京局的规定并不能导致购票人未在该日期内提出申请即丧失退票凭证获取权的结果。

判决书显示,诉讼过程中,2019年12月26日,中铁北京局通过法院将涉案退票的发票送达给了谭先生。此时,距谭先生退票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因谭先生这一诉讼请求得到满足,法院不再另行判令被告提供涉案发票。因赔礼道歉系精神利益受到侵害时的救济方式,非合同责任的责任承担方式,而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故法院对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QQ图片20200821102807.jpg

中铁北京局通过法院将涉案退票发票送达给谭先生

江苏融鼎律师事务所的罗小雨律师认为,本案中,谭先生购票后,与铁路运输企业构成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虽然谭先生后来因为个人原因,无法乘坐车辆而退票,但是基于该合同关系,铁路部门收取了退票手续费,按照《税收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应当向谭先生出具相应票据。这是法定义务,不能因为铁路部门的单方声明或者格式合同条款就可以免除;且根据《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在本合同关系中,谭先生亦是铁路运输服务的消费者,铁路部门单方面免除自己的法定义务,最终导致消费者退票后所产生的费用没有合法凭证而无法报销,从而影响了消费者的合法权利,该公示违反法律规定,应属于无效规定。基于以上两点,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虽然驳回了谭先生的诉请,但是在说理部分基于税收管理的要求,对铁路部门应当出具票据的理由进行了充分的阐述,对于铁路部门的该规定进行否定性的评价,充分体现了司法裁判的价值指导作用,值得称赞。

“我完全接受判决结果。”拿到判决书后,谭先生说,法院判决直指铁路局的格式条款不合法,看似驳回他的请求,但实则他已经胜诉。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中铁北京局也在试行将领取退票发票期限延长至60天,未来“10日以内必须领取退票费发票”的规定有望得到改正。而这,也正是他的初心。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李子园里“嘿巴适”
下一篇: 综述:美国“混乱”日本“佛系”,盘点各国新冠疫情的“关键词”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