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楚天都市报8月15日讯(记者满达 见习记者曾凌轲 视频剪辑曾超)8月8日、8月13日,江西乐安连发两起恶性刑事案件,致三死一重伤,犯罪嫌疑人曾春亮至今在逃。8月15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获取的几段监控视频显示,曾春亮在作案前几天,主要在离他老家6公里外的蕉坑乡活动。8月7日早上,曾春亮骑着一辆摩托车离开,那是他最后出现在监控录像当中。曾春亮曾多次光顾蕉坑乡一家饭店,老板称曾春亮曾向他透露第一次闯入康家并发生冲突的原因:本想去别墅搞点钱,结果开着空调不小心睡着了。

15日,在丰城市与乐安县市界、山砀镇等道路卡口,以及厚坊村曾春亮的老家,记者看到民警加大了搜寻力度,全力追捕嫌犯曾春亮。

222_副本.jpg

监控拍下曾春亮的活动轨迹

蕉坑乡属于宜春丰城市,位于厚坊村北边6公里。

15日,丰城市蕉坑乡一商铺老板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曾春亮作案前经常住在附近一家宾馆。附近的一处监控摄像头刚好拍下了其在作案前几日的行动轨迹。

监控视频显示,8月5日下午5点20分,曾春亮走进附近一家网吧。记者从网吧老板处得知,当时曾春亮询问去往丰城市的班车是几点,之后在他外面等了一阵。因为时间太晚了,曾春亮没有等到车。

5点46分,楼上一家饭店的老板骑自己的电动车将曾春亮带走。视频中,曾春亮留光头,穿紫色衬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起来很壮实。

饭店老板杨先生告诉记者,当时自己骑车出门取快递,曾春亮要跟过去,就上了自己的电动车。

8月7日早上8点37分,曾春亮再次出现在监控当中。他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斜挎着黑色单肩包,独自骑摩托车往山砀镇方向驶去。

杨先生说,曾春亮骑过一辆绿色的电动车,也骑摩托车,车后面总绑着一把锤子。他7日早上离开时,因为摩托车总点不了火,他气得把摩托车推倒,还将旁边的几辆电动车给带倒了。

666_副本.jpg

嫌犯爱赌博 输了偷鸡摸狗

杨先生早年也在浙江台州打工。“我们这边很多人都在台州打过工,曾春亮在那边很有名。”杨先生说,曾春亮此前和蕉坑乡的杨某等人在台州因盗窃罪入狱。

曾在浙江台州做小生意的张女士向记者介绍,他以前在台州就认识曾春亮,还跟他一起打过麻将。“一场下来输赢上千。”她说。

张女士是丰城市蕉坑乡人。她在台州做小生意时,曾春亮第一次从监狱出来。台州那边有很多老乡,大家也会聚在一起打打麻将。

“我跟他弟弟很熟,跟曾春亮也打过麻将。”张女士说,曾春亮花钱大手大脚,特别喜欢赌博。“不管赌多大都来。跟我们老乡打麻将还不算大的,一场输赢多的上千块。”张女士说,但曾春亮比较懒,没钱了就去做偷鸡摸狗的事情。

“偷当地有钱人的,不会偷我们老乡的。”张女士说,大家也不会因为他有案底歧视他。

张女士还说,曾春亮平时待人还算有礼貌,看起来很正常,脾气也不大。就在案发前几天,他还在蕉坑出现。他在石砀犯下命案后,事情传遍了蕉坑,大家都没想到他会杀人。

杨先生称,曾春亮看起来并不凶。“如果说他偷东西我绝对相信,要说他杀人我还真有点吃惊。”杨先生说,因为曾春亮没有老婆,他总是说他,但曾春亮也不气恼。

虽然从监狱里出来快三个月,但曾春亮已经习惯留光头。“他前阵子跟我说,在南昌找到了一份送货的工作。”杨先生说,那时候曾春亮的头发已经长出来不少,但他又自己把头发给剃了。杨先生就说他:“你总留着一个光头,一看就是从里面出来的,怎么找得到工作?”

曾春亮在宾馆住宿时,经常来杨先生的店里吃饭,每次就点一个菜,也就10几块钱。曾春亮经济似乎有点拮据,他有次在杨先生店里拿了一包25元钱的金圣牌香烟,结果他从包里掏出一把硬币,说不止25块钱,塞给了杨先生。

曾春亮喜欢看人打牌。杨先生的父亲跟老人打扑克,一天下来输赢不过20多块钱,他也能在旁边看一天。

杨先生说,曾春亮还跟自己提过7月22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称自己想去山砀那边一家别墅搞点钱,结果在房间开了空调,一下睡着了,结果被一个婆婆给发现了。“我当时也没在意,就当是闲话,听听就算了。”杨先生说,不过在7月22日,他发现曾春亮脖子处有手指头印。

111_副本.jpg

遇害干部的九旬老母哭成泪人

8月13日早上,乐安县医保局驻厚坊村干部桂高平在村委会遇害。

15日傍晚,其外甥女称,舅舅遇害那天清早是要跟同事一起去村委会那边拿资料,因为准备要去贫困户家里,他主动去村委会拿。他到了二楼推门进去,发现歹徒后与他搏斗,可是力气根本没有歹徒大,最后被害了。其他同事听到房间里有打斗的声音,打他电话没有接,喊他没有回应,感觉不对劲,就拿着一个棍子上去,用棍子推开门。躲在门后的歹徒就拿着凶器冲出去追他们,吓得他们跳下楼。歹徒最后是骑了摩托车跑了。

外甥女还称,桂高平遇害后,其妻子还在失去丈夫的惊诧中。14日早上刚睡醒,她觉得枕头还有丈夫的气味。

桂高平年近花甲,本来想好了退休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能看到自己儿孙满堂,可惜没有机会了。

桂高平的母亲年近九旬,一开始家人只敢告诉她,儿子还是在抢救,怕直接告诉她儿子没了,她会一时接受不了出什么意外。他母亲很坚强,心里还相信一定会抢救成功。

直到入殓那天,家人直接告诉老母亲,她儿子抢救无效。那一瞬间,桂母直接奔溃了,哭得像个泪人,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哭。老人还以为自己会到医院去看看,谁知道最后是直接去殡仪馆。

在桂母眼里,桂高平是一个孝子,老实人。每个星期五下午,桂高平一定都会回去和父亲吃饭,还会跟护工陪父亲洗澡。他去世之后,家里每个人都在哭,还希望他回家,回来看父母。

15日下午,桂高平的外甥女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案发地村委会那边没有监控,家属是接到警察通知,才知道桂高平遇害的。

“现在嫌疑人还没抓到,家人不方便透露身份。”她说。

444_副本.jpg

7岁重伤儿童已尝试自主呼吸

15日晚,康乐莹告诉记者,她的父母已定于今日下葬。

康乐莹的姐姐康欣(化名)也从南昌赶回了家中,送父母最后一程。此前,她和丈夫一直在南昌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陪着重伤的儿子承承。

康欣告诉记者,前日孩子从抚州医院转院到南昌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目前已经与主治医生对接。但孩子还未脱离危险期,仍处于昏迷状态。昨日已将孩子呼吸管拔出,让他尝试自主呼吸。此前提及的高压氧仓主要是为了做脑部修复,

“但目前主要目标是保命,要观察孩子的情况,还没有具体的下一步治疗方案。”医疗费方面,康欣介绍此前抚州市医院在政府协调下“先治疗后付费”,因此不清楚具体金额,目前在南昌已经支付2万元住院费。

555_副本.jpg

当地搜捕凶手力度加大

15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厚坊村的村口,民警的巡查比前两天更严格。各路段均有车把守,一旦有陌生人在路上走,民警或其他工作人员就会劝离。

记者之后来到新厚坊组曾春亮的老家附近,其两个哥哥房子附近,有特警持警棍等值守,比头一天更加严格。

有民警称,来村里参与搜捕工作的民警除了来自抚州,还有周边地市,还有大量特警、武警在新厚坊组、老厚坊组、桥头、白石等多个村民小组以及周边山林参与搜寻。

333_副本.jpg

有媒体报道,厚坊村附近山林达两万余亩,仅厚坊村就有5000多亩山林。参与到各类搜捕工作的各类有人员有4000多人。现场搜捕人员主要力量集中在山林的搜寻,另有人力负责村庄的来回巡逻和值守各路口。

15日傍晚,记者驱车从山砀镇前往丰城市蕉坑乡,在乐安与丰城交界处,有民警两次对车内人员和后备箱进行检查,而前日记者路过该处时,只检查了一次。记者从蕉坑乡返回山砀镇时,也有民警设卡检查,而前日并没有人员对进入山砀镇的车辆进行检查。

记者在蕉坑乡政府附近听到,有广播在循环播放捉拿曾春亮的悬赏通告,称曾春亮身高1.68米左右,身材较壮实,逃跑时穿解放鞋,米黄色五分裤。广播还提醒居民不要独自上山,要注意家中衣物、食物、饭菜以及摩托车和电动车等交通工具有无被盗,注意空置房、牛栏、猪栏和水库房有无人员滞留。居民一旦发现线索请立即报警。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韦武霞


上一篇: “疫后中国与巴西”生物科技线上研讨会举行
下一篇: 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病例超534万,儿童病例占7%以上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