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埠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 见习记者曾凌轲

厨房背后的菜园里,那块晚熟的西瓜地,是熊小美特意为远在深圳的外孙承承种的。

8月3日,二女儿带着承承回到江西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的老家,准备小住20多天。

幸福的团聚却如此短暂。

5天后的清晨,出狱不到3个月的曾春亮上门行凶,残忍地将熊小美夫妇杀害。7岁的承承也没能逃过毒手,其颅骨受锤击,重伤昏迷不醒。

令三女儿康乐莹不能释怀的是,就在案发17天前,曾春亮曾非法潜入家中,被撞见后逃逸。家人曾两次报警,却未能阻止惨剧发生。

清晨的杀戮

熊小美住在康家小院,是山砀村数一数二的大宅。

主楼一共有3层,还带有地下室,背后建有独立的厨房,厨房和主楼之间连着平台。

厨房背后的菜园子,是熊小美热爱的小天地。她辛勤劳作,种满瓜果蔬菜,有时还寄给远在深圳的两个女儿。因为7岁的外孙承承暑假会从深圳回来小住,她还提前种了晚熟的西瓜,等他回来品尝。

熊小美一家

8月3日,二女儿带着承承回到山砀,计划小住20多天。

谁也未曾想到,就在8月8日清晨,惨剧发生了。

那天,大儿子和女儿出去有事,儿媳妇和两个孙子也出门了,只有熊小美和丈夫带着孩子在家中。

早上7点左右,丈夫和承承还在卧室熟睡,熊小美打开后门,来到厨房做早餐。结果,歹徒从背后将她砸伤,拿刀刺中她的喉咙等多处部位。

楼内的监控录像显示,歹徒从厨房出来后,持锤子等工具上到二楼,将摄像头拨到了一边。随后,监控录像传来一阵阵锤击的声音。

承承

直到下午4点,二女儿回到家中,才发现倒在血泊中的母亲和在卧室遭锤杀的父亲,儿子承承头部受锤击昏迷不醒,被送往抚州市的医院抢救。而家中卧室一片狼藉,手表、手链、玉镯等贵重物品不见了。

两次报警

出现在监控录像中的歹徒,是44岁的曾春亮,山砀镇厚坊村人。

小女儿康乐莹说,在7月22日之前,她家与曾春亮没有任何交集。

那天早上7点多,只有熊小美和大儿子在家。想着二女儿和外孙快要回来了,熊小美想着把三楼的卧室收拾一下。

哪知她刚打开卧室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名陌生男子,她吓得惊声尖叫,关门逃走。男子跳起来抓住她,将她甩倒在地,并一手掐住熊小美的脖子,另一只手用螺丝刀抵住她的喉咙。

大儿子听到异响赶来,推开男子救出母亲,准备夺走对方手中的螺丝刀时,却被对方扎伤手指等处。对方还威胁母子俩不准报警。男子随后下楼,骑着一辆摩托车离开。

康乐莹称,歹徒离开后,哥哥第一时间报了警。经民警走访调查,哥哥和母亲在山砀派出所查看可疑人员档案后,确认歹徒就是曾春亮。他们还得知曾春亮有案底,出狱不满3个月。

7月24日,康乐莹的嫂子在清理房间时,在三楼卧室的床底发现手电筒、手套、螺丝刀和一些衣物。“我哥哥让嫂子不要动,又打电话报警,第二天上午警察过来把这些工具取走了。”

康乐莹说,当时家人觉得事情性质很严重,希望警方重视,及早控制曾春亮。事发后,家人也在宅子里安装了两处监控摄像头。但没有想到,曾春亮会在17天后再次上门,对她的家人痛下杀手。

逃脱的凶手

当天下午,接到姐姐的电话后,康乐莹从深圳坐最快的一班飞机赶回江西老家。“我的外甥才7岁,爸爸63岁,妈妈还没满60岁,到底是怎样的人会这么歹毒?”回家的路上,康乐莹哭红了双眼。

最让她和姐姐揪心的,是重伤昏迷的承承。他早上7点惨遭毒手后,直到下午4点才被发现。“这将近9个小时,他一直在顽强地等待着亲人的救援。”康乐莹说,承承被送至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后,经过长达7个小时的手术,才渡过第一个难关。承承的CT报告显示,其左侧脑挫伤术后,颅骨部分缺失,颅内积气,脑部还有血肿。

躺在医院的承承

昨日下午,康乐莹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姐姐一直等候在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ICU病房外。外甥承承已经不发烧了,如果情况稳定下来,可以进高压氧舱,并寻求更好的治疗。

康乐莹则在自家的宅子里为父母守灵。她打开手机相册,看到外甥回江西前跟她的合影,想起事发前几天父母在电话里跟她碎碎念,问她能不能请假,跟姐姐一起回家,情绪几近崩溃。

“凶手还在逍遥法外,我的心真的是切开后再揉碎,揉碎了再撒上辣椒水。”她说。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潘婷


上一篇: 霍尔果斯口岸1—7月出口果蔬4.41万吨,为当地群众“菜篮子”增添浓浓“中国味”
下一篇: 中央文明委部署开展诚信缺失突出问题专项治理行动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