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襄阳 宋国昌

“昔日生障双眼矇,今朝除翳单目晶。本欲宏篇续撰毕,岂料横枝无奈停。坚信医术冬回春,决然迎刃浊变清。但求亮烛三十年,夕阳霞映一老翁。”半个月前,我写下这首名为《左眼白内障手术有感》的七律诗。

老夫今年七十有二,视力原本一直很好,此前从未配戴过眼镜,也不知道什么是近视和老花。去年6月在上海黄浦江边一所公寓待了二十天,期间几个下午携带五号字体的古典小说去江边散步,坐下休息时仍可正常阅读。我身材高大,长期操劳,长相显老,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因此不戴眼镜看书格外引人注目。在江边散步的上海老年人,看我这把年纪仍能看如此小号字体的书,不由得大为惊奇,纷纷驻足询问,有的甚至走过去以后还要返转过来发几声赞叹。人们的关注使我对自己的视力引以为傲,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眼睛会出现问题。

我平生别无爱好,唯喜读读写写,几十年来读书、报、刊无数,写文章无数。尤其是自2006年学会在电脑操作以后,为我的写作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在电脑上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文章,从而为突发眼疾埋下了隐患。

去年9月,我开始为别人写约30万字的回忆录时,隐约觉得眼睛视物模糊。疫情期间困守家中,更是全部时间用来读书和写作,自此双眼视力急剧下降,到了6月下旬,书报刊及手机微信看不成了。7月下旬,连电脑上的三号字体也看不清楚了,去医院检查后,果断决定做手术。

我经历过五次大小手术,所以对白内障手术并不放在心上,但遇到了两个不适应:一个是在安装晶体时,左眼需一眨不眨,眼球要一动不动,我几次感到难以忍耐。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为了明天的光明,坚持,再坚持!”此招果然有效。另一个是躺下后头低脚高,就想咳嗽,而咳嗽是手术中的大忌。情急之中我思索着应对之策,想到了用轻缓呑咽唾液之法来缓解难受,一试还真灵。

几天后出院,我的左眼又能看清楚外面的世界,心里自然高兴,欣喜之余即兴写了以上诗句。要想夕阳保持晚晴,双眼必须明亮啊!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 "叶兆言非虚构系列作品”整体出版面世,写名士风流缅怀老式情感
下一篇: “ART@武汉”系列城市文化艺术活动启动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