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武汉 胡昌华

我给自己取的网名叫“老桥牌迷’。打桥牌至今,“老”字不过分吧。其他棋牌类不沾边,只打桥牌,应算“迷”了。

1986年我调到学校教书,适逢社会上打桥牌盛行,我也开打了。在武汉买桥牌入门之类的书,到北京出差见一本厚厚的桥牌大全,毫不犹豫,买!在火车上就认真学习。

桥牌不能一人打,恰好学校分配了一批大学生,有会打桥牌的,在我的邀请下,学校组织了桥牌队。下班后,8个人打得不想回家。

当时我们学校在徐家棚,附近的铁四院时常将周围打桥牌的单位组织起来比赛。有次在当时的武昌文化宫举行了一场较大型的桥牌比赛,许多单位都派队参加,热闹非凡。那几年,学校准假让我们去参加,大家打得不亦乐乎。我还在家里邀请同事朋友打过,星期六睌上定期在朋友家打。那时我唯一的业余活动和爱好就是打桥牌,因为桥牌的乐趣在于牌的千变万化,过瘾!

“老桥牌迷”的牌技怎样?桥牌圈内有一个盛传的名词——牌感,可我天生没有牌感!可叫到小满贯的却在刚到局就止步了,遗憾!明明能打成的被打宕了,怄气!我总是在遗憾和怄气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毫不气馁。记得在一次比赛中,我拿到一副好牌叫到了小满贯,心中快乐无比。首攻后,明手一摊牌,我认真仔细一算,要想打成,唯一的途径就是飞一张牌。我和一旁观战的人说了我的思路。打到该飞张时,鬼使神差却没有飞,结果能成的牌宕了!这就是牌场的“犯晕”!

退休后上网打,现在又进了一个“桥友圈”,反正都不认识,上场就打,人家嫌我打得不好就退场,我就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再找一个房间打。这几天酷热,不能到外种菜,正好在空调房里酣战。不写了,准备上场。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 "叶兆言非虚构系列作品”整体出版面世,写名士风流缅怀老式情感
下一篇: “ART@武汉”系列城市文化艺术活动启动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