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天门市江汉学校,一所距离天门城区近40公里的民办学校,小学、初中、高中三分校全套配置,近4000名学子。

疫情期间的1月26日,校长刘振华召开网络视频会议,300余名教职员工郑重承诺:提前开始网上授课。

1月28日,高中、初中、小学陆续“开学”,所有师生全部开始网上授课。

八年级数学老师万云在曾子淳家授课,邻近的杨雨晨、宋紫萌、杨子乐、沈圳杰、沈佳恒前来集中听课。 .jpg

八年级数学老师万云在曾子淳家授课,邻近的杨雨晨、宋紫萌、杨子乐、沈圳杰、沈佳恒前来集中听课

不断升级的网课

网课和传统课堂差异很大,如何提高网课教学质量?老师们潜心研究。

英语教师鲁旻慧说,上好课的前提是备好课,而网课的备课除了传统的备教材、备学生、备教法之外,还需要加上备网络教学环境。

为达到理想的授课效果,老师们往往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每天晚上提前观看空中课堂后再准备第二天的互动,制作PPT,经常忙碌到深夜。

江汉学校的网络教学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手机上上课。为激发学生兴趣,课前老师带头唱歌,采用“花式”打卡让学生们接龙,有时还发些小红包打卡,抢到最大红包的同学带头朗读课文,以活跃学习气氛。

第二阶段教室里直播授课。为缓解学生的倦怠情绪,在刚刚解封第二天,全校教师返校,改在教室黑板前上课,使居家的学生有了身在课堂的感觉。

高三年级英语教师彭钰在教室上直播课

第三阶段送课上门。老师们将课堂设到偏远的乡下学生家里,邀邻近村里的学生到现场听课,这样更能了解孩子们真实的学习状况,并零距离地交流、辅导。

第四阶段家访。疫情解封后,学生家长纷纷外出打工,为了解留守学生的学习情况,学校组织专班下乡家访,对贫困学子进行一对一、面对面教学。

学生就是我的孩子

六(3)语文教师肖利荣有两个孩子,也同样在上网课。肖老师说:“我每天观察他们的情绪、喜好、学习态度,然后针对我的学生出现的状况‘对症下药’,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管理,尊重、倾听……”

4月20日傍晚,网课刚刚结束,肖老师收到学生超超发的微信。微信中他号啕大哭:“老师我犯下了大错,不知道怎么办,请您帮帮我!”

原来超超经不住诱惑,加入了一个游戏群,用妈妈刚办的信用卡刷了好多游戏装备。当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才找到老师求助。肖老师柔和地对他说:“你的爸妈知道这件事情吗?你应该如实向他们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让他们立即报警。”经过20多分钟的耐心开导,超超情绪慢慢稳定:“老师,我知道错了,谢谢您!”

当晚她拨通了家长的电话,与超超的妈妈深入交流,建议家长不要在孩子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批评他,可以等孩子恢复理智后,再帮他分析问题,正视问题的严重性。妈妈接受了肖老师的建议,问题很快得到解决,超超再也没有碰过游戏。

25次,开着私车送教去

八(6)班班主任尹永兴介绍,从4月6日返校到6月28日止,他参与家访和送教下乡达30余次,其中25次是开的自己的私家车。农村小路狭窄,家访结束,车子已被路边树枝剐得遍体鳞伤。尹老师说,车受伤了确实很心疼,但想到学生进步了又很开心。

4月26日,尹永兴同老师们一起到八(2)班学生蓝博后家,结果被导航引到一条无法掉头的小路,当走到水泥路与土路接合处,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车子底盘搁在了水泥坎上,动弹不得。

a82837589f39b659caa0f61a5c64931.jpg

为了不影响学生上直播课,老师们先到村里组织学生学习,尹永兴去找人来帮忙。村民们有的拿木棍,有的拿铁锹,抬的抬推的推,费了好大的力才让车倒回路面。

那天回到学校,已经晚上近10点。

海子归来

学生海子和姐姐在宾馆隔离,只有一部手机与外界联系,根本没法上网课。班主任赵进军收到这一信息时,心里异常沉重:耽误的网课可以再补上,可与外界隔离的恐惧、孤独,怎么让这个15岁的孩子承受得了?于是,他想办法让海子的亲戚帮海子送去一部手机,让海子和姐姐都能顺利上课,同时每天与他保持沟通交流。

半个月后,姐弟俩结束隔离。可是海子回家后性情大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和任何人说话,也不上网课;更严重的是,父母只要开口问一句,房间里立马就会传来摔东西的声音。

海子父母手足无措,只好求助于老师。

赵老师并没有立即打电话苦口婆心规劝,也没有拿出班主任的“威严”去训斥责备,而是把在学校网上升旗仪式上学生宣誓领誓的重任交给了海子,让他感受到老师对他的关注和信任。起初,海子胆怯、逃避,不愿意接受,因为疫情期的封闭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赵老师明白,越是这样,孩子越需要关爱和鼓励。经过几番努力,海子接受了任务,老师从他视频中的笑容里,看到了自信。

疫情解封后,妈妈和海子一同来到学校,感激地对赵老师说:“今天我带海子专门来感谢您!没想到那次升旗仪式,他的领誓竟然那么好……”他们不知道,为了孩子每一个自信的表情和每一句铿锵的话语,赵老师和政教处的程主任不知做了多少调试……

夫妻,两地间的“竞赛”

陈菊艳,江汉学校高三年级副主任兼生物教师,爱人是一名战斗在武汉“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在丈夫抗疫、自己被困小区期间,她一面照顾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一面要做好班级管理和线上教学工作。

家中没有装宽带,只能用手机上课,但网速太慢,跟不上节奏。她把哥哥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借来。待疫情稍有好转,又去电信部门开了一个宽带账号,每天在通过视频授课。

她是一名跨年级教学的老师,负责高二和高三年级的生物教学,为了将最好的课程呈现给学生,她从上课使用的教案、PPT到录课过程中的语气语调,每节课都会经过数次修改。为了避免自己的教学与儿子的学习发生冲突,她每天起早贪黑,白天不能录制课程,就在晚上录制,常常忙到凌晨两、三点。

陈菊艳作为一名教师,她不能去抗疫前线,却用自己的担当守护好家庭“大后方”,默默地在另一个“战场”上贡献自己的力量。

家庭危机,在老师手中化解

高二年级的小莲同学没有上网课,老师多次督促都没联系上,后来发现小莲和她的家长都退群了。有同学告知:她的父母在家闹离婚,都不让小莲上学,平板电脑也摔了。

得知这个情况,年级主任赵明军,班主任吏主文和英语教师李娟一起驾车行驶30多公里前往小莲家里走访。

到达小莲家里时,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大吃一惊:大门敞开着,家里一片狼藉,桌椅电器摔了一地。

过了一会,小莲母亲从外面回来了,小莲得知老师在家访,也很快从外婆家赶来。

老师从小莲母亲口中得知,小莲的父亲一直在房间里生闷气,小莲妹妹去叫了几次,他都不肯出来。

见此情景,三位老师分别给三个人做思想工作。赵主任负责小莲的父亲,吏老师负责小莲的母亲,李娟老师负责和小莲交谈。

“我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哪有钱来给她付学费。”小莲的父亲不耐烦地说。

原来小莲的父母一直在武汉打工并买了房子,父亲负责还房贷,母亲负责两个孩子的学费。疫情期间,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每月5000多元的房贷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缴纳了,银行多次打电话来催,武汉的房子一时间也卖不出去。再加上小莲的母亲由于长期劳累身体越来越差,经常昏倒。

看病要钱,还房贷要钱,交学费要钱……为了钱,夫妻两人常常吵架,父亲动不动就摔东西。

情况了解清楚后,赵主任开导她的父亲:现在每个人的生活压力都很大,但我们为人父母一定要为孩子的未来想一想。经济困难,学费可以缓交。为了孩子,你应该重新振作起来。

在老师们劝导下,小莲父母表示:就算再困难,也不能让孩子辍学。

孩子,老师帮你解困

高三班主任赵珍,陕西西安人,2018年夫妇二人携手到江汉学校任教。上网课期间,看到学生何坚上传的图片显示在楼梯间学习,4月10日赵珍一行三人前往汉川沉湖的何坚家中走访。

听说老师要来家访,何坚早早地在路口等着。见到老师,他非常激动,一下子上前将老师抱住。

2018年底,何坚的父亲因高血压不幸去世,他和爷爷、奶奶、妈妈、妹妹一家五口挤在只有50平米的旧宅。爷爷、奶奶疾病缠身,全家人仅靠他妈妈一个人在纺织厂的微薄收入来维持,他和妹妹的学费都是靠亲戚接济。疫情期间,何坚家里没有宽带,只能在楼梯间借用邻居家的网络。

何坚非常懂事,学习很刻苦,成绩也很优秀,家庭发生变故后,他的成绩一度下滑。

得知情况后,赵珍夫妇把何坚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经常给他买水果、买食品,送去各种学习资料,从生活上和学习上给予关心和鼓励。在他们的帮助下,何坚慢慢振作起来,成绩逐渐上升。疫情期间,他克服重重困难认真上网课,笔记工整,作业上交及时,成绩很快恢复到以前水平。

聆听着江汉学校老师们的叙述,他们的一字一句深深地打动了记者。原来:他们承担的不仅仅是网课,更是一个个家庭的幸福与希望,一个个学子的生存与未来!(刘春斌)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刘冬莉


上一篇: 老父儿子帮人担保借高利贷积郁病亡,好法官奔忙1个月帮讨公道
下一篇: 宣鹤高速大面积滑坡,去往鹤峰方向临时交通管制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