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3.jpg


2018年8月16日 星期四 晴

罗丽娜 利川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民警

和风艳阳,天气很好,形形色色的人渐次从室外的阳光里走来,排队、照相、办证,流程结束,复又走出大厅,愉悦地融进那明媚的光影里。似乎,阳光与我们无关,风雨也与我们无关,在别人看来,我们就是永远端坐在出入境大厅这一方小小天地里的——窗里人。

一直想要替我们大队的美女们画画肖像,不管是通过文字,还是通过画笔。但双警家庭,大家都懂的,老公多数时间里只是个虚设。常年被公务、家事缠身,时间就像干涸了的海绵里的水,挤一挤也是没有的,笔头就一直荒了下去。

期间偶有人提起我所在的出入境管理大队的工作,皆是一语概之:你们不过办办证,收收费,轻松得很。连我那摆设老公也是这样认为,我觉得他这是混账话。

作为一个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人,我常常告诉自己,遇事处事要云淡风轻,要佛系。但每听到这种话,还是会生出些许不忿之意,也因此总想着要从冗杂的凡务中摆脱出来,写几个字,画几笔画,为同在出入境管理大队这个小战壕的姐妹们扬一扬警威,正一正风骨。

单从由我们大厅匆匆路过,偶尔将目光往我们这边扫一扫的过客的视角来讲,确如图中一样,窗框里框着的,是头发一丝不苟,制服平整熨帖的美女民警桌前端坐,一派悠闲安然,岁月静好的样子。但如果你将镜头移近,那一摊子喧嚣,那一堂子琐碎……说句一点不夸张的话,修养不够的人,分分钟要抓狂。

前台咨询,窗口受理,接听电话,千篇一律的问题,千篇一律的回答,还有千篇一律的强调,“请先照相哦?请问你办什么证?办护照要自己签名注意大小间隔哦,香港签一次还是两次啊?澳门签不签啊?”……此处省略一万句,和几千个哦呐啊!

我们就像一台台能量满满的智能机器人,问题重复千万遍,我对回答不厌倦。但我们又不能如一个机器一样机械,遇到书写不便的,要帮他填一填表;遇到耳朵不灵光的,要站起来凑近其耳朵“吼一吼”;

有些指纹不太清晰的,要帮他们擦一点护手霜;有些不清楚自己要办什么的,还要帮着接一接家人的电话;特别是每天都有很多地球最萌群体前来办证,现场照相的氛围更是热闹,为了吸引这些外貌像小天使,行动如小恶魔的婴幼儿能有一秒钟的安静且看镜头的时间,真是又叫又跳手舞足蹈;

还有独自一人带小孩来办证的,人家要去照个相,要去上个厕所,婴儿车往我们面前一放,招呼一声就跑了。难道是因为在公安局大厅所以就这么无所顾忌?好吧,我们还得派个“小保姆”出去帮忙看着。

如今老百姓收入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好,出国出境也成了家常便饭。每年的办证量蹭蹭往上涨,曾经有淡季和旺季,现在只有旺季旺旺季。

每当窗口排起长队,女超人们说话的同时在敲键盘,接电话的同时在复印,回答这个人的同时要听着那一个人的问题,起身取证的同时喝两口水,连上厕所都是小跑状态,还有两库报备、外国人报到、临时入境人员登记、赴港澳定居问材料这种一办就是十分钟二十分钟甚至一上午一整天的大单,抽出手还要立马处理后续材料和大队日常事务。

有一句话叫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沿用到这里,就是行行都有无法言语的难。因为大队都是些女同志,我们的工作更像家务一样婆婆妈妈嘈杂喧嚣千头万绪冗重繁琐。我们就像上了发条的时钟,不停地动,更像不知疲倦的陀螺,不停地转。

我们还有外国人入境管理,我们也执法办案,我们也经常下乡核查申请人存疑信息,偶尔还要在窗口上演拦截逃犯的惊心动魄和斗智斗勇,遇到执勤备勤,安保任务,女汉子们照样全副武装拉得出打得响,所以哪位再说我们的工作不过是怎么怎么,且来试试?

当然,窗口里的我们,大多时候是一道美丽又养眼的风景线。

作者简介:罗丽娜,利川市公安局民警。

80后的罗丽娜喜爱文字,喜爱画画,喜爱一切关于美的事和物。年少向往峥嵘岁月,所以报考了警察,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侦查办案、冲锋陷阵、风霜雪雨搏激流的刑事警察,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偏偏成为了一名事事讲态度,处处谈服务的窗口民警。

多数人对窗口民警的印象是单一的,刻板的,认为他们不过是天天坐在那里,无关烈日风雨,不需多么高精尖的业务能力,只要“坐功”。罗丽娜的画笔,画过骄阳下挥汗执勤的交警,也画过行动时专注警戒的特警;她的文笔,描过朴实与平凡的基层公安,也写过战功赫赫光芒四射的英雄警察,却唯独没有将目光聚焦过自己这片天地。但六年的窗口生涯,岁月静好的表象下,甘苦自知,所以才有了这一篇《窗里人》。

罗丽娜的老公曾俊华也是一名警察。作为双警家庭,曾俊华和罗丽娜更能明白对方的工作,在工作上他们兢兢业业,生活上一如初恋般恩爱。他们都是从农村孩子成长为优秀的人民警察,不管身份和世事怎样变幻,始终保留着少年时代那颗质朴有爱的初心。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刘冬莉


上一篇: 警事日记|雨润峡江山万重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