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在吴头楚尾的幕阜山脉北侧,有县名为通山。通山,本来通通是山,尤有一处“山”显得蛮特别。从空中俯瞰,山连山,山叠山,山拥山,山围山,山挤山,密匝匝、一重一重的山,时不时冲出一条溪流,抖开一条瀑布。这便是500多平方公里的三界谷了。

在上世纪,设若隐居,避乱,休整,这里无疑是块宝地。因崇山峻岭,人迹罕至,80多年前它被红军选为根据地,鄂东南兵工厂、红军总医院、红军被服厂等后勤单位,都随着鄂东南道委机关迁至此。一时间卷起一场硝烟。山的寂静被打破了,中国工农革命史也在此留下不可抹去的一笔。

今年端午,我再次踏上三界谷,想为它做点什么,因而用心地看、听、记、査阅资料。

在冷水坪村,鄂东南道委机关旧址至今保存着,青砖灰瓦木结构,已垮塌一边,急需整修布置。村前的小山包上,一眼望去有二十多座烈士墓。尽管只是荒冢一堆,石碑一个,却代表了政府对先烈的一种缅怀,也足可告慰先辈而激励后来人了。

矮山包的平台上耸立着大理石纪念碑,铭刻着红5军、红8军,以及后来的红16师活动的情况。老一辈革命家彭德怀、滕代远、何长工、陈寿昌、徐彦刚、萧克、吴致民、叶金波等,一度在鄂东南边区领导工农红军浴血奋战。

查历史资料显示,在一次敌人疯狂的反扑中,冷水坪根据地数千间房屋被烧毁,500多名红军和村民被杀,当地几乎每家都有人牺牲。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李平曾在三界尖坚持游击战争,他回忆,那段岁月,只能吃红薯、苞谷,有时就吃笋子,有时一个多月没盐吃,把辣椒与笋子一起煮。

如今在村里遇到老人,有的还记得那些尘封的往事,会有板有眼地讲述萧克、吴致民、叶金波的故事,念叨萧克解放后来看望乡亲,帮助修鹅公颈水库。

555.jpg

在这里,你不经意间就能寻到红色记忆。冷水坪村党支部书记的名字就很特别,叫黄工农。这是我见过的少有的有格局的村干部,春天忙着向外宣传万亩樱花,夏天操心溯溪与观瀑,秋冬张罗着推介层林尽染的山色,外带着显摆野生果子,时不时在朋友圈分享冷水坪红色故事与景观。若是遇见樱花盛开、雾凇与危崖壮观,他会立即兴奋地与媒体联系。

在冷水坪短暂停留的时分,我内心里有被红与绿薰陶的感觉,仿佛在接受红绿的洗礼。或曰,我的血脉是红的,而眼里所见的是浓浓的绿,陶冶于绿的滋养中。

我旁边常有人问路,山路尽头可达哪里?到武汉可否不走重返路?往修水县、崇阳县如何走?当地人不厌其烦地指点与介绍,乐得客人直点头。从他们欣喜与满意的笑意里感知,这些客人肯定是要一路向前,阅尽山界谷不同的风光的了。熙熙攘攘的人流,大多是奔着三界无染的山光水色而来的。湖北大学旅游规划院的教授胡芬、李鸿文赞叹:“三界自然生态环境类似莫干山,自然资源禀赋比肩莫干山。”

当你进入山里,你就有了抛开一切,纵身自然的快意。

这是进入了诗情画意的世外桃源。源自三界谷的厦铺河流域,串珠式分布了“萤火小镇”桥口、双河、西湖、青山、瓜坪(大城山)、藕塘、“红色小镇”冷水坪、三宝、黄荆、西隅、宋家、林上12个村,以及太阳山、白沙尖、三界尖等多座富含优质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的山峰。

试问:走遍华夏,还有哪个乡镇的自然湾是被水串起,又由山衬托的?一个乡镇的村湾,哪寻得到这么多动听别致的地名?且这些村湾都有小桥流水,有沙滩、竹林、茂密的树木,有四时不同的花儿,有古树、古桥、古屋,一年四季可摘野果,品山珍,溯溪流,看瀑布,赏花吸氧。

古人只坐看云起,就足以慰平心中波澜。我们当今消闲快乐之事何其多呀!能够随时遇到怦然心动的情景——玉米地里与苞穗比肩,豇豆角下对着镜头轻伸兰指,凉沁沁的水里肆意地嬉嬉,篱笆小径旁搔首弄姿,古民居小巷里回眸,千年银杏与香榧下望星空,或定神地看三两只蝴蝶在野花中翩跹。该是多久没有的感觉!

这是进入了天然的植物王国。通向三界谷的路,如同绿色的时光隧道,两山夹一沟形成的山谷,使路被绿色覆盖了、省略了、遮蔽了。人在深山里随着山谷掘进,如同一头扎在绿水青山的怀抱中。

据湖北省林业专家考证:境内海拔800—1000米以上山峰18座,峰峦遥望,花木繁茂,森林覆盖率达88.7%。境内楠竹满山,樱花、映山红遍野,古树成群。有国家珍稀濒危植物37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红豆杉、香榧、鹅掌楸、青钱柳、银杏、榔榆等24种;其中有集中15株以上的几百年古树群12个。连片集中的榔榆树群有24株,小叶青冈栎120株,香榧50余株。古树品种之多、品位之高、覆盖面积之大,列于湖北之最,全国罕见。

这是进入了奇幻的瀑布部落。时值端午小长假,山界谷里无数的车辆,无数的人。慢着性子赏景徒步溯溪的,鸭群一样尖叫着飘流的,惊叹于瀑布壮美而频频拍摄的,直接扑入溪中打水逗乐的,谁也挡不住山野的魅力。

同行的三界谷开发者舒建国介绍,厦铺河有溪涧数十条,如鹅公颈大瀑布、芦坪大瀑布、“天使之眼”、小坑溪、张河口、四都港、三眼潭溪、西隅鲁沟、黄金白沟、高塘溪、老林沟等多条峡谷溪涧,简直就是流泉飞瀑景观走廊!

武汉来的文友陈勇拍了半天的鹅公颈瀑布和“天使之眼”瀑布,深有感触地说:“想不到深山里藏着个大瀑布!”

陈勇 摄

鹅公颈瀑布宽82米,落差36米,壮观之势堪比黄果树瀑布。一水西南而来,一个落差,扎向谷底,把安静的绿摔成了奔放的浪花,雪白的跳跃。谷底处白浪腾腾,吞雪喷雾。激流动荡之后,顺溪左拐向东,已然涛涛江河。右边的瀑布有三级跳,跌宕了三次,最后猛然插入谷底,潇洒干脆,完美天成。左边的瀑布一条条斜线与垂直线交织,纵横交错,与右边的瀑布组成宏大的画面。

那吼哮的白练激情奔放,好似冲破了阻击,要畅意东流。瀑布帘幕的石崖上丛生着芭茅与小植物,成了一种衬托,动态的巨大洁白中泛着几块摇摆的绿。若良久审视满屏的瀑布,犹如雪崩一样。大坝上行走,人在瀑上;弯到谷底,仰望瀑布,头上是白云在飞,整块整块的云铺过山顶,而四周白色的雾粒在水压冲击下变成雨扑面而来,落在树上,又滴落下来。雾借了风飘得很远,仿佛下了场麻麻雨,使人顿觉浑身透凉,那云隙里刺下的阳光也并不怎么毒辣了。

中午就在路边农家乐吃饭,从浙江休假回村的汉子说,武汉、黄石、大冶、咸宁、修水的客人络绎不绝,昔日冷清的冷水坪如今常常人气暴棚,农家乐发展到十几家,人多的时候,连小店的水都卖光了。问当地有哪些稀罕物,他不加思索就报出一串:蜂蜜、野生猕猴桃、黄智鱼、竹笋、九月黄、板栗等。还说,山上的野生猕猴桃年产出两十吨,有人以此为原料,开发了野猕猴桃酒。有人俏皮地插话:有个人“老鼠钻现洞”,每年去摘野猕猴桃,收入达到六七万元。

时机已熟,当地政府准备着手打造三界谷,使之成为全国知名的溯溪公园。我们拭目以待。溯溪基地,山地越野,山地自行车运动基地,高空跳伞和滑翔基地,无人机飞行体验和竞速基地,通用航空运动休闲基地,特色森林康养基地,乡村民宿集群的亮丽登场。

(孔帆升 通山县委宣传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刘冬莉


上一篇: 洪水中,长竹竿敲开受困群众的窗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