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3.jpg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阴天

张荣 宣恩县公安局椿木营派出所民警

在重庆工作时常看到关于清水塘的消息,那悠悠绿水和古老石桥让我十分喜欢和自豪。

回到高罗工作后,马家寨片区(马家寨村、车道湖村、清水塘村、水塘村)便成了我的警务区。回到故乡,有了山那边,山那边有清水塘。

前几次去都是因为公干,匆匆别过,直到五一假期一个波光潋滟晴方好的日子,才有机会泛舟清水塘,看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绿绿的水草风中摇。此前,我已经无数次在脑子里幻想过在清水塘划船的情景,而现实远远美过梦境。

我将皮划艇划到二塘水中央,静静地躺在小船里,任风儿轻轻吹动,也不去管会飘向何方,时而看书,时而闭上眼睛聆听鸟儿的叫声,睁开眼,天空纯净湛蓝。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在清水塘的柔波里读《再别康桥》,我也甘心做一条水草,唱《卧龙吟》:“归去归去来兮,我夙愿,余年还做垅亩民,清风明月入怀抱,猿鹤听我再抚琴”,唱《流星》,“我纵身跳,跳进这河流,一直游到尽头,那里有多自由”。

我时而宁静,时而癫狂,若不是膝盖有伤,一定会从船上跳进水中,享受她的温存。

这样的状态让我完全放松下来,神清气爽,又读了为自己写的打油诗:小弟今年二十三,干过城管与公安,自比东坡与稼轩,下河归来又上山。现在的我喜欢的不再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豪气,而是“最喜小儿无赖,溪边卧剥莲蓬”的闲适。

村里的小男孩儿们拿着网兜、虾爬在河里的浅水处捉鱼;小女孩儿们抢着玩我捆在竹林边的吊床,嘻嘻哈哈地掉在了地上,不去管粘在身上的灰尘泥巴,又爬了上去;那只叫小黑的狗,沐浴着春日的阳光,在田埂上摇尾巴,从不大声叫唤,你从它身旁走过,它会友好地看着你,它可真乖,真温顺,对人类没有一点敌意;密密麻麻的鱼儿穿梭在清澈的河水里,调皮地翻着白肚皮,欢快地跳出水面;游人在小路边散步,石拱桥上休憩、留影,在水边戏水,在岸边烧烤。这真是人世间最生动美丽的生活场景。

船快靠岸时,三名游客兴致勃勃地问多少钱一划。哈哈,他们把我当成船家了,我觉得很好玩,随口说20元。他们说这么便宜啊,才20元一个人。

我并未乘机涨价,说20一趟,可以坐两个人。两名游人开心地上了船,我把船桨交到了弟弟手中,让他走一趟。我在岸边押船,一路提心吊胆,这20块赚得不容易啊。

村里人向我打听怎么收费,船在哪里买的,多少钱。也许我是第一个在清水塘划船的人吧,也是第一个做水上生意的人吧。当我第二次去划船的时候,当地的村民已经做起了游船的生意。他们因为模仿我,一个上午就赚了好几百。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深深影响着身边的人,精准扶贫,不落一人,作为警务区民警,我感到很欣慰。

清水塘的质朴和清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赏,农家乐随之悄然兴起。清水塘地处偏远,道路狭窄,景点单一,景区吞吐量有限,我不主张把它打造成大型风景区,应该保持她的原貌,少有人工修饰,让人在不经意间了解到她的美丽并慕名而来,过度的商业化会让她失去她原始的美丽。若哪一天,这里的宁静质朴被繁闹的商业打破,我将不再泛舟于此,只会在记忆中寻找她的温润美丽,回味一艘皮划艇、一个酒葫芦、一本诗集,醉卧红尘的逍遥自在。


2017年5月于高罗

作者简介:

张荣,宣恩县公安局椿木营派出所民警

出生在白柚之乡宣恩县高罗镇九间店村,年纪不算大的张荣履历却很丰富。他先后在咸丰城管局、住建局,重庆市黔江区黄溪派出所、石家派出所,宣恩县高罗派出所、椿木营派出所工作。

他说,漂泊的这些年,从未忘记过故乡。最难就是,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却没有工作,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叫家的地方找不到养家糊口的路,找到了养家糊囗的地方却安不了家。想起家门口笔直的209国道,国道两边一望无际的稻田,春天绿油的,秋天金灿灿的,稻田中间河流清澈,他很惆怅也很不甘,他也曾以为他再也回不到家乡了……

2016年5月至2018年2月,他回到高罗派出所工作,回到故乡的生活,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因为在家的地方工作。

他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乡愁,或许是九岁那年到了李家河,第二天醒来透过窗户没有看到屋后的大山开始的;或许是去了黄溪之后有的,那是对故乡别样的思念;亦或是回到高罗着到回忆中景物触发的。为了追忆那过往的年代,他便开启了创作之旅,《我的清水塘》便是其中的一篇。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刘冬莉


上一篇: 两人破坏扶贫工作 ,判刑!
下一篇: 最后一页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