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视频来源:央视新闻)

楚天都市报记者 张皓 采写整理

5月12日,北京女大学生安安(化名)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进行翼装飞行时失联,18日遗体被找到。19日,安安遇难前的最后一跳画面曝光,当地村民讲述了搜救发现遗体的过程。业内人士提醒,翼装飞行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安全值得警醒。

最后一跳画面曝光

19日,楚天都市报记者从“最后一跳”视频中看到,5月12日上午11点19分左右,天气晴朗,载有两名翼装飞行员的直升机抵达天门山后山上空高度为2500米的既定位置。做好起跳准备后,女翼装飞行员(安安)一跃而下,开始按设定路线进行高空翼装飞行,摄影师则跟随飞行拍摄。

在平稳飞行了19秒后,摄影师发现安安的飞行路线明显偏离,飞行高度有所下降,两人快速向天门山台型主山体方向飞行。摄影师判断安安可能无法正常通过山顶上空,立即挥手示意她开伞。摄影师自己也调整飞行姿态,偏离原定路线向右侧飞行,低于原路线高度绕过山体,安全返回降落点。

在无法继续跟随飞行的瞬间,摄影师仅来得及向侧下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安安已经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随后脱离视线和可拍摄范围。当天,飞行摄制组和景区在搜寻安安无果后报警。5月18日上午,安安的遗体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下方无人区一处密林内被发现。

村民树林找到遗体

天门山景区山势比较陡峭,天气不好的时候都是雾蒙蒙的。当地村民曾先生说,17日天气比较好,他找了一天但没有收获。18日天气也很好,他就邀请了两三个朋友,往天门山的左翼方向寻找。因为这边的悬崖峭壁比较多,他们相互帮衬着爬上山崖,在茂密的树林里爬了三个多小时。上午10点40分左右,他们在石崖下面发现了安安,她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曾先生说,这边的树木很茂密,人站在林子里往上看不见天,连太阳光都很难照射进来。再加上前几天下雨雾气比较大,人掉在山崖下的树林里,就算在直升机上,搜救人员也看不到拍不到。

“幸好我们把她找到了,他在张家界失踪了,我们有能力也有义务把她找回来。”曾先生说,他们找到后一直守在附近,直到下午3点30分左右其他救援人员赶过来,才开始往山下抬运遗体。

遇难飞行员未开伞

遗体现场画面显示,安安的降落伞没有打开。

“对我们来说,从离地2500米的直升飞机上起跳,在空中施展的空间较大,不是太有难度的事。”安安的圈内好友姚先生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他曾和安安一起翼装飞行十多二十次,这次她没能在计划区域开伞,可能是飞行姿态、路线偏离,或者是遇到了气流之类意外。安安人缘很好,翼装飞行水平在圈里名列前茅,不过天门山难度较大,也有世界级翼装飞行的大神失事。

但也有不少圈内人指出,安安的翼装飞行经验或水平,或许无法驾驭天门山路线的难度。

翼装飞行分为高空翼装飞行和低空翼装飞行。资深翼装飞行人士刘刚告诉新京报记者,安安从离地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这属于高空翼飞范畴,整个飞行过程都是开阔的,难度大大降低;但她要飞行经过几个山顶的摄影机位,飞行高度下降到距离山顶300米,这是低空翼飞区域,需要在高速下降过程中找准航线。

“飞行员需要不断确认高度表,确认能够在800米左右的高度打开降落伞。”刘刚说,“而翼装速度快,开伞前需要减速缓冲,如果人没反应过来,有可能来不及开伞。”

曾签志愿书捐器官

安安在自己的社交账号里,记录了她玩极限运动的历程。2016年大一寒假,她开始接触滑雪,后来学会潜水,前年开始学习风洞运动和跳伞。他曾在国外受过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翼装飞行次数还是太少,安安的总跳数还是不够。”刘刚直言,安安的翼装飞行经验在国内算不错的水准,但放眼全世界,她还是个新手。

安安的事在圈内引起震动。“很意外、震惊和痛心!”姚先生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全国翼装飞行的圈子也只才三四百人,大家相互之间较熟悉,安安失联后,大家都在通过各种途径提供搜救帮助。

“为自己而活,我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挑战自己,追求超越生理极限的感觉,也追求跨越心理障碍时所获得的愉悦感与成就感。”安安曾在社交平台上写道:“极限运动给我面对死亡和伤痛更加平和的勇气,也让我不断对自己对生活有新的理解和认识。”她还签了一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希望一旦生活中有意外发生,也能尽最后一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

提醒

翼装飞行还在起步

低空飞行风险尤大

目前中国的跳伞运动正在普及,而翼装飞行还处于初期起步阶段。相关资料显示,该项运动初期死亡率的曾高达30%。

“背死跳”是翼装飞行的另一个称呼。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3年10月8日,匈牙利翼装选手维克多·科瓦茨在天门山遇难;2017年1月,加拿大“翼装侠”格雷厄姆·迪金森在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训练时摔亡;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

翼装飞行如何保证安全?滑翔伞世界冠军、爱心飞翼世界杯中国队队长盛广强告诉北京日报记者,人们都希望能像鸟儿一样在天空自由自地飞翔,翼装飞行就相当于给人穿上了一个翅膀,让人可以在空中快速飞行,还能穿越一些障碍物,但这样的尝试必定会带来较大的风险性。

盛广强说,低空翼装飞行的风险性尤其大,全世界从事低空翼装飞行的人也不多。低空跳伞和低空翼装需要在高空跳伞、高空翼装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系统学习,千万不能将两者混为一谈。如果想从事翼装飞行运动,不管高空还是低空,建议还是去好的学校找好的教练,接受系统培训。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 担忧疫情不愿出门,孩子有异常未及时就诊,看到结果妈妈慌了
下一篇: “湖北十八条”助力文旅产业恢复振兴,全省七成A级旅游景区恢复开放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