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州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冬莉 通讯员天萱

1

4月28日下午5时许,虽是初夏,天气却异常炎热,往来行人步履匆匆。

位于仙桃市汉江大道与仙桃大道交汇处的市城投公司门口,一切平静如常。

两个戴鸭舌帽的男子,在这里蛰伏已久。

一个30岁左右,骑坐在一辆共享单车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用余光瞄向城投公司大门。相隔数米远的花坛边,另一名男子在做策应。

踩点多时的两个歹徒,把目标锁定了仙桃市城投公司的一个干部,他们心中认定的“贪官”。

“有钱,风险小”,此前,他们在网上已确认好作案对象的资料和照片。

一场预谋好的绑架案似乎就要发生。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刻,5辆天门籍警车和民用车辆就停在附近。

便衣民警们或扮成行人,或扮成来上班的,将两名男子死死盯住。

“动手!”反复比对照片后,一名便衣向嫌疑人文某亮出证件,另几名便衣迅速上前将其控制。与此同时,歹徒伍某也被民警摁倒在地。

几分钟后,门口又恢复了平静。

2

4月28日19时34分。天门市看守所。

“我们是天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民警(出示人民警察证),现依法向你讯问,你要如实回答……”

“明白了。”文某点头应答。

文某,男,1988年出生,湖北天门岳口镇人,现居武汉市青山区。

文某的手机里,保存有“贪污”“举报”“仙桃市人民医院”等痕迹。

今年4月中旬,文某在网上与伍某搭上头。

伍某,男,1991年出生,湖南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无业。

据伍某事后交代,他之前在网贷平台上借了七八万元钱,无力偿还。

经过几次聊天,文某与伍某相约实施抢劫。目标定在湖北省仙桃市。

4月27日13时,伍某从湖南乘G836次高铁到武汉火车站,再经武昌火车站乘火车至天门南站,最后乘巴士由天门至仙桃仁和桥与文某会合。

伍某一路上通过微信与文某商量,如何物色抢劫目标、如何分头准备作案工具。

两人先是准备对某医院院长动手,但听说院长出差了。于是又物色了城投公司的干部张三(化名)。

3

4月下旬,一条重要警情通过公安部转到湖北省公安厅——

有人在网上策划抢劫,预计将在天门周边实施。

天门市公安局接令,立即组成专班侦办此案。

经过信息研判,警方迅速将目标锁定在湖北人文某和湖南人伍某身上。而此时,伍某已经从G836次高铁下车,错过了抓捕最佳时机。

办案民警从伍某下火车、出站开始查看监控视频,终于从海量的视频信息中确定了其行动轨迹。

与仙桃警方协调后,当晚,天门民警赶到嫌疑人居住的仙桃市宏达路某宾馆时,却扑了一个空。

28日上午,天门警方得到信息:文某与伍某将在仙桃市城投公司踩点,欲抢劫该公司一名干部。

天门市公安局立即集结网安、刑侦、特警等多警种三十余人,前往仙桃市城投公司门口,准备实施抓捕。

4

文某交待:大学毕业后曾在武汉一家国企上班,2018年辞职在家炒股,“行情最好时账上有一千万”。

2019年,文某投资失败,不仅将赚的钱都亏掉了,还欠了亲戚朋友几百万元。为此,妻子与他离了婚,带着3岁半的女儿离开他。

在仙桃市城投公司门口作案前,文某已经策划了多个作案对象。

今年刚过完春节,文某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叫刘某的人。刘某称手上有一个仙桃“贪官”的证据,包括举报信、图片、录音等。

刘某告诉文某,“贪官、诈骗犯的钱来路不正,被抢了也不敢报警。”

当时,文某正被债主逼得紧,急需钱来周转。两人见面后,决定一起前往“贪官”家中实施作案。

当时武汉还未解封。刘某拿着一张公司开具的通行证,带着文某离开武汉,经汉川、天门,辗转来到仙桃。

怕人手不够,刘某还在网上找来云南的一个帮手。

文某与刘某因迟迟寻不到下手时机,最终放弃了这个“贪官”。

随后,刘某又带着文某到天门物色对象,称“干驿镇某村有钱人多”。两人又在网上请了几个帮手,将目标锁定在该村一辆豪车车主身上。但由于该村处处有监控,文某等人依旧寻不到下手时机,只好作罢。

返回仙桃市,他们在网上搜索到仙桃某村支部书记被人举报“贪污了好几万”,于是准备把这个书记作为抢劫目标。

“我们来到这个村子,结果发现这个村子的人都休息了,一盏灯都没有亮,我们3个人就在附近的乡镇开了一个房睡觉了。”

次日下午,他们租了一辆黑车在该村寻找目标,因该书记去了镇上,抢劫没有成功。

晚上,刘某和文某因主意不同发生争吵,最终不欢而散。

5

4月28日下午2点。文某和伍某戴着口罩和事先买好的鸭舌帽,来到仙桃市城投公司门口蹲守。

两人等了一个小时,期间看到作案对象张三进入了城投公司大楼。

两人打算等张三下班后发动汽车时,冲上去拿刀实施抢劫。“只要现金,不接受转账。”

此刻的仙桃市城投公司门口,就像电视剧的某个桥段,平静中透着危机。

而早已布控在此的便衣民警,为受害人筑起了几层保护网。

时间在悄悄流逝。城投公司门口人来车往,疫情期间人们都戴了口罩,想要辨认嫌疑人并非易事。

经过长时间的潜伏观察,民警发现该公司门口虽然人流量大,但大多数人不会在此地过多停留。最终,城投公司门口一名骑坐在共享单车上的黑衣男子和另一名坐在花坛旁板凳上的灰衣男子因长时间逗留,引起民警关注。

通过对嫌疑人的户籍和朋友圈照片比对,办案民警很快确定,灰衣男子就是伍某,而另一黑衣男子因与照片差异较大,又与伍某相隔较远,且两人基本无交流,无法确定是不是文某。

民警耐心地蹲守了两个多小时。终于,伍某起身走过去与黑衣男子交流了几句,又回到花坛旁。

“他们认识!”为保险起见,一名便衣民警走上前去,询问黑衣男子“在这里干什么”,黑衣男子眼神慌乱说“没干什么”。

随后民警亮出警官证。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抓捕的一幕。

民警随后在仙桃市某宾馆查获蓝色橡胶手套、伪装用的平光眼镜、口罩、两把水果刀等作案工具。

对话嫌疑人文某

:你这两个微信账号分别是干什么用的?

:第一个微信号是专门用来邀约同伙,也就是我的工作微信号;我与伍某联系时就是用的这个微信号;第二个微信号就只跟我的家里人联系。

:你跟刘某等人是准备怎么搞钱?

:我们是准备物色贪官或者搞诈骗的人,能偷就偷,不能偷到钱就抢劫或者绑架。

:你跟伍某都准备了哪些作案工具?

:我买了两把新的绿壳的水果刀,伍某准备了帽子、手套等作案工具。

:如果你们实施了抢劫或者绑架准备如何逃跑?

:就是之前我和刘某租车的时候,他一直开车带着我熟悉逃跑路线,但是我记不清楚路线了,反正是往湖南岳阳方向开,但是没有到岳阳。

:你为什么要通过抢劫或者绑架等手段搞钱?

:我原来在武汉一家国企上班,上班时我就在炒股。一开始本金很少,我就借钱炒股,后来我赚了很多钱,最多的时候股市里有一千万元左右,其中有两百万是借的,后来大盘情况不好,而且我又做了杠杆,所以亏的很惨。我就借钱炒比特币翻本,结果还是亏了,我现在外面还欠三百多万,想着搞点快钱,所以就想了这个办法。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 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刘冬莉


上一篇: “这一声谢谢,迟到了三个月”
下一篇: 巴铁欢迎宜昌医疗队 鞠躬喊出“CHINA GOD”

用户评论 写评论

    发布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