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晏雯 通讯员 杜巍巍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永胜

3月15日午后,阳光明媚,气温正好。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记者见到了刚从隔离病房走出的胡克教授。口罩之下,这位面容清癯、头发花白的医者,儒雅而坚毅。

本次疫情中,胡克作为新冠肺炎湖北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武大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专科Ⅱ科主任、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11病区主任,最早投身战疫最前线,默默做着大量幕后工作。他每天进“红区”查房,坚守在临床,守护着每一位患者。3月10日,在武汉火神山医院,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了三名湖北省当地医护人员代表,胡克教授正是其中之一。

接受记者采访时,胡克教授十分谦逊,低调的他不善于分享更多抗疫过程中的动人细节。他用辨识度很高的沙哑嗓音一再强调:“我就是个坚守临床的普通呼吸科医生,没什么太多可说的。”但从他的严谨和坚毅中,我们看到了一位临床医生的纯粹与赤子之心。 


 

以下是他的自述:

最难得:坐上了“封城”前最后一班地铁

从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伊始,我就在抗击疫情一线,前前后后忙了近百天了。

作为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组成员,我每天早上7点多钟上班,常常要到下午两三点才能吃上午饭,工作到凌晨成了家常便饭,一天要接打百余个电话。最忙碌的1、2月份,我来回穿梭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肺科医院等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从判断病情到制定救治方案,从疾病诊疗手段到医护感染防控细节,都要参与。有一次,我一天跑了6家医院参加会诊。

1月23日,被称“九省通衢”的武汉宣布“封城”。我原本对“封城”没什么概念,那段日子忙得不分白天黑夜,也不知道日期与星期。

但那一天,我从隔离病房查完房出来,接到通知赶到省指挥部开会,阴差阳错,坐上了“封城”前的最后一班地铁。

当时估摸着是早上10点多钟,我坐的是地铁4号线。车厢内空荡荡,好像是我的个人专列。到站后,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唯一的出站口。后来才知道,这是封城后的最后一班运行地铁。

开完会,我准备回医院,却找不到车。于是我硬是用了1个多小时,从洪山广场走回医院,也意外收获了那段日子里难得的“慢时光”。

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看着这座城,我真的希望这一切早点过去,大家都能在阳光下认真地走一走。

最欣慰:我的团队成员无一例感染

“作为呼吸科医生,一定要亲历这场战斗。全中国、全世界的焦点都在武汉,作为武汉的呼吸科医生,有什么理由不冲到最前线呢?”这是我对科室年轻医生的肺腑之言。

2003年非典,30多岁的我,是省级专家组7个成员里最年轻的一个。今年我55岁,出任新冠肺炎湖北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副组长。我希望这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这样的灾难和疫情不要再有了。

但我希望手下的每一个大夫,都能亲历这段历史。实战是最好的老师,每个人都能在这场战斗中,收获、成长。

1月25日,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区被指定为第三批新冠肺炎定点医疗机构。我主动请缨要求到东院区工作并在科内动员。让我感动的一幕出现了:小伙伴们集体写下请战书,要求到东院区工作,无一人打退堂鼓。

2月3日带领年轻的医护人员一行20多人入驻人民医院东院区新冠肺炎第11病区。在此说明一下,我科高年资医生均被指派到湖北省内或武汉市内各医院参加疫情防控指导工作。

最为欣慰的是,自2月初至今的40多天,团队所有成员无一人感染!不论是来到东院工作的还是留守本部工作的、支援武汉市内医院的专家还是指派到省内其他地区的专家,迄今均无感染!当然,我也深知,感控意识不可大意,需要时刻牢记并保持下去。

最自信:不畏惧的平衡心态

这次疫情这么严重,很多人问我怕不怕?说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怕过。

还有人问我,每天近距离接触病人,吃什么药预防?我只是说,推荐的药物我不反对,但我自己一颗也没吃过。

35年临床的摸爬滚打,见多了,这次的病情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肺炎。只要做到和做好防护中的每一个环节,感染就会远离我们。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在我眼里,患者最重。作为临床医生,看病是最基本的。同事、朋友常常调侃我:不是在开会,就是在看病人。

我进入到病区有几个目标:第一是能真正掌握病人的病情,有利于调整治疗方案;第二是给病人一定的信心,对他们而言,年资高的医生带来的信心相对足些。所以我在查房过程中,除了问病情和体检外,也常和病人握握手、拍拍肩,看看他们的CT片、聊聊家常甚至开玩笑,以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告诉他们,我一直都在他们身边。

第三,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行为来带动年轻医生。年轻医生能跟着我到定点病区并从事危险的工作,开始时存在恐惧、焦虑心理,这很正常;但如何让他们尽早克服这种心态并良好地完成工作任务,未必是易事。我的体会是四个字“以身作则”!当我每天带着年轻医生进入病区查房,他们的不安情绪可以立刻缓解!甚至我常常为他们开门和关门,这既是一种担当,也是一种保护行为,与是否尊重无关。少接触一次污染物,就减少一分感染的风险。

最感激: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援

极少会有人相信,我在此次疫情中,独自流过二次眼泪。

在这里要深情表达的一点是,身处困境中的我们,得到了来自全中国、全世界、来自四面八方的大力支援!我们应当感谢他们的无私奉献!感谢数万医护同道们义无反顾地来到武汉、来到湖北、来治疗我们的同胞!在危难面前,我们更应感谢我们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党和政府的强力领导!

编辑:陈曙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赵苏:最好的战斗状态,永远是在患者病床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