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郑晶晶 通讯员 喻锎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永胜

从1月初建立武汉市第一医院首个隔离病房,到支援武汉市第五医院,再到带队进驻武汉雷神山医院,最后又回到武汉市第一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医疗组长、重症医学科主任范学朋四换阵地,一直忙碌在抗疫最前线,没有休息一天。

3月13日,记者采访范学朋时,他刚从隔离病房出来不久。查房、安排病人收治和出院、与前来支援的10支国家医疗队进行对接、联合查房……范学朋每天忙碌却有条不紊。他表示,自己只想带领团队,用更好的方式避免感染、打好这场战役,尽全力帮助患者们。



 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范学朋

以下是他的自述:

四换阵地一直奋战在前线

武汉疫情发生后,我一直在抗疫一线工作,见证了疫情从开始到爆发再到逐渐被控制的全过程。其间,我曾前后4次转换抗疫阵地。

1月,我们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及早成立了规范的发热门诊和隔离病房;

大年三十,我带领一支医疗队接管武汉市第五医院的两个病区和三个发热门诊诊位,一夜便收治了30名患者,忙到初一凌晨3点才吃了份泡面;

2月6日,我率45人的医疗队率先进驻武汉雷神山医院,成立了该院首个病区——第16病区;

2月11日,由于武汉市第一医院被紧急征用为新冠肺炎重症定点医院,我又回到医院。

如今,10支国家医疗队、1659名队员,在一医院和我们并肩奋战。我带领医院重症医学科团队,负责感染3病区、4病区的患者救治工作。

我现在每天也在参与倒一线班,每个班4个小时,加上穿脱防护服的时间,每天至少在隔离病房待5个多小时。我认为,只有在隔离病房里呆足够长的时间,才能更好地了解患者治疗的情况,改进治疗的流程,也有助于我了解战友的辛苦和不易。

除了查房、安排患者的收治,我还要处理管理上的工作,为各医疗队提供床旁超声等重症医学的相关支持,以及参加会诊和会议。我们和国家医疗队组成了联合专家组,重症患者会由专家组共同沟通,至少两个人形成共同意见以后,再对患者进行治疗。

范学朋(中)为患者进行查房

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放弃

现在,人们对于新冠病毒的认知仍然有限,也没有特效药,大部分患者要靠自愈,其中氧疗、营养补给最为关键。

2月26日,我们为在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上了第一台ECMO。这是一名71岁女性新冠肺炎患者,因年龄大、肺部病变重,病情迅速恶化出现呼吸衰竭,医护人员先后采取了气管插管、俯卧位通气等抢救,其肺氧合状况依然没有改善。2月26日,经多学科专家联合会诊评估后,一致认为应积极给予体外膜肺(ECMO)挽救性治疗,才能为患者抢得一线生机。

会诊结束,团队迅速将患者转运至重症监护室负压病房。经分析评估,ECMO小组成员一致决定使用静脉到静脉模式,为该患者的顽固性低氧和呼吸衰竭提供挽救性呼吸支持。当天下午2点,我们两个团队进入隔离病区负压病房,按置管、预冲、监护三个组安排,明确分工,立即启动。

因患者较胖,超声判断血管发现,双侧股静脉位置都与股动脉有重叠,位置不佳穿刺难度大,期间患者还突发快速房颤、血压降低等险情,负责血管通路的吴彬医师和负责监护抢救的王小文医师身穿好几层防护设备,克服呼吸憋闷等、视野不佳等困难,通力配合,靠着平时练就的娴熟技术,顺利完成股静脉和颈内静脉置管,连接管道、调试流量、稳定内环境等,使ECMO顺利运行起来。此时,所有团队成员穿着隔离服已近7小时,大家全身湿透,汗水聚集口罩里,待患者呼吸、循环稳定,ECMO、呼吸机等参数调整好、运行平稳后,才交班离开。

目前,患者生命体征趋于平稳,正在接受24小时的密切监护及治疗,后续的ECMO管理和护理也尤其重要。正是我们和医疗队医护人员的全力以赴、不言放弃,再次从死神手里赢得了时间,为该患者的下一步治疗争取了机会。

范学朋(右一)和团队成员在为患者查房

患者康复是最大的欣慰

为了全力救活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并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医护人员要付出大量的心血。

比如,护士们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不停忙碌,给重症患者抽血、在泵里续药,为重症患者们做气压治疗以防因长期卧床而导致静脉血栓等,还需要盯住血氧饱和度等重要指标的数值,时时检测,记录患者们体征所发生的一切变化,以便通知医生判断。一个班下来,他们的衣服早已湿透,长时间的压迫式佩戴口罩,带子会像刀子一样割在耳朵上……

在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上,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让患者保持俯卧位。我们医护人员给患者翻身做这种俯卧位,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常常得六七人一起搬。加上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我们每次帮患者翻身完,都累得浑身是汗,很多人都累出了腰椎间盘突出。

“防护要严格,心态要放轻松,要劳逸结合,有张有弛。”理解战友们的辛苦,我经常给大家加油鼓气。直到现在,我所在的重症医学科近100名医护人员队伍中,仅有3名人员感染,且都是轻症,且现在都已被治愈并归队。

再辛苦再累,只要看见患者顺利康复,就是最大的欣慰。一名七旬高龄的新冠肺炎患者,刚入院时完全脱不掉无创呼吸机,差一点就做了气管插管,幸运的是,经过氧疗、加强营养后,她的病情渐渐维持住了。我每次查房时,也都会经常鼓励她,如今她已经脱掉了呼吸机,可以拉着床单坐起来了。看着她一天天好起来,大家都充满了信心。

战“疫”的日子,我常常忘了时间的流逝。从今年1月起,我便一直没回家,刚开始睡在办公室里,现在住在医院对面的酒店里,这样在患者有需要时,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赶赴病房。其实我只是做了本职工作,每个人都不是钢铁之躯,面对严峻的疫情,怎么可能不害怕?但看到病人的无助,穿上白大褂,就想不到害怕。

我年过七旬的父母和双胞胎儿子都在老家罗田,除夕夜零点,14岁的双胞胎儿子分别给我发来一个20.20元的红包,叮嘱我好好休息、注意安全,这些话以前他们是不会说的。如今,上网课、下软件、跟老师沟通,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解决。经历这个事以后,我感觉孩子们确实长大懂事了,这令我备感欣慰。如今,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早日战胜疫情,一家人能一起好好吃顿饭,这就是平凡又珍贵的幸福。

编辑:肖名远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英雄的城市,伟大的战士
下一篇: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赵苏:最好的战斗状态,永远是在患者病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