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万军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

武汉市中医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1月25日,该院汉阳院区被定为第三批新冠肺炎病人定点救治医院。

医院开放了11个新型肺炎专病病区,开放床位400张。同时医院还承担了5个区级隔离点工作和1个方舱医院医疗救治工作。

该院汉阳院区投入医护人员700余名,另支援兄弟单位及隔离点101人。截至目前,医院收治住院病人672例,累计出院462例,住院患者中药使用率100%。

喻灿,38岁,湖北中医药大学博士,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急诊科医疗组长,12楼新冠肺炎专病区负责人。

自从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他坚守在抗击疫情的一线50余天,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特色,运用中西医结合技术救治患者,取得了积极的效果。

同时,他和患者做朋友,走进他们的内心,理解他们的困难和诉求,赢得了患者的信任和尊重。

以下为他的自述:

在患者激增情况下,全力以赴救治生命

从湖北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武汉市中医院从事中医诊疗工作,目前在医院汉阳院区急诊科工作,至今已有10年。

去年12月底,前来医院就诊的发热患者量较去年同时段明显增加,我们发现部分患者曾使用抗生素治疗均无效,这让我们感到很意外。

1月20日前后,患者数量每天可以用激增来形容,急诊、发热门诊已经人满为患,黑压压的一片都是来就诊的病人,急诊医护压力极大,人山人海地被患者包围,这给我的印象尤其深刻。

1月25日,我们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被确定为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医院,医院的400多张床位很快住满了新冠肺炎患者,且大部分都是危重型患者。

当时我们医院的医护人员除了救治病人,还有部分人员被派出支援方舱医院、隔离点、社区,加上病人数量多,医护人员人手非常紧张。在我负责的12楼病区,我和另外5名医生、7名护士负责42名患者,非常繁忙,每个人都是顶住多重压力,全力以赴。有时,一件防护服使用过后我们会将其放在紫外线消毒机旁消毒,再次使用。为了节约防护服,我们有的医护人员早上会只吃一个鸡蛋、一个馒头,喝很少的水。

这些情况随着外地支援的医护人员的到来,医疗物资供应逐渐跟上,情况逐渐好转。

和病人做朋友,心理安慰不可或缺

几乎所有新冠肺炎患者都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我在治疗时也深深体会到,医护人员除了治疗,更要经常对患者进行心理安慰,要和患者做朋友。

一个40多岁的男性患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入院时,我让他登记家人的联系方式,他默然地说,父母已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妻子也因新冠肺炎刚刚过世,表情悲戚。他的话,让我心里很难受。在他住院治疗期间,我经常和他像朋友一般聊天,为他加油鼓劲儿,得知他的孩子还小,我告诉他,为了孩子,也要赶快好起来,好好陪伴孩子长大。渐渐的,他的情绪有了好转,对治疗的配合度也越来越高。所幸这位患者属于轻症,在医患的共同努力下,他经过14天的治疗后出院。

对于不少因为害怕、恐惧情绪高度紧张的患者来说,医生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他们经常会找医生聊天沟通,缓解自己的心理压力。

“加油,你能挺过去的!”我经常做的事情就是握着病人的手,主动跟他们说。我们病区所有的医生都会添加每个患者的微信,如果不能进病房,我们会跟病人聊天,询问他们的病情,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如果发现他们心情不好,我们会及时安抚他们。病人需要什么东西,我们也会帮忙购买。

2月中旬的一天,患者苏爹爹向我求助,因为吃不惯医院的饭菜,胃口一直不好,想吃点黑芝麻糊。当时,苏爹爹的老伴也在隔离,子女都在外省。当天晚上7点多,我忙完工作后,出门帮苏爹爹买黑芝麻糊。由于许多商店没开张,我跑了附近三个小区,终于买到5盒黑芝麻糊,通过值班护士交到老人手中。经过10多天的中西医结合治疗,苏爹爹的各项治疗逐渐好转,让我特别高兴。

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患者也知道每天的死亡人数不断攀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普遍存在焦虑、不安情绪,我们必须积极安抚这些病人,帮助他们树立信心,才能有足够的免疫力战胜病魔。

 

疗效显著,我对中医药的未来充满信心

我们医院是以中医药为主要特色的医院,我们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过程中,在国家诊疗方案的基础上,充分运用了中医药技术,对所有患者都使用了中医药治疗方法。针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我们医院推出的“感冒退热方”和“宣清和化方”两种中药制剂,成为我们医院的特色,效果显著。

1月31日,61岁的易婆婆因感染新冠肺炎入院。三天后,她的病情急转直下,氧合度急速下降至70%,其肺部CT几乎全白,病情极其危重,生死命悬一线。我当时将其病情电话告知老人的儿子后,其儿子当场就哭了,我清晰地感受到电话那边的绝望与痛苦,暗下决心,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挽救他们。

在后续的治疗中,我们除了西医治疗常规手段,积极应对以外,同时也采用辩证论治的中医治疗,细细思考患者目前或即将出现的状况 ,把治疗关口前移。最终,获得了令人惊喜的效果,患者肺部CT症状逐步恢复过来了,各项指标也明显好转,这种近乎不可能的逆转让我们非常振奋,也极大地鼓励了我们医护人员。如今,易婆婆即将出院。

64岁的庞婆婆也因新冠肺炎入住我院汉阳院区治疗,刚转院时,庞婆婆病情非常严重,神志不清,濒临死亡。经过两个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她已经基本痊愈,即将出院。

类似易婆婆和庞婆婆这样的危重病例,我们遭遇到多例。随后我们不断进行经验总结,并通过临床观察发现,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十分明显,中医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和中医同行的交流中,我得知,在多家方舱医院,中医药对新冠肺炎轻症患者的治疗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这让我对中医药的未来更具有信心。

编辑:碧云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武汉市第六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林杰:我这个武汉伢觉得武汉人会更坚强
下一篇:武汉市汉口医院发热门诊科护士长赵华:患者没救活,家属对护士说“我知道你们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