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凌燕 通讯员 袁莉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永胜

3月13日,武汉市再次通报战疫先进事迹,表扬了11个集体、7名个人,武汉市第六医院(江汉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林杰,名列其中。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前,他刚刚在楼上目送该院最后一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他拍下一张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经过近两个月连续不断的战斗,林杰终于可以安心地享受一小会儿灿烂春光。“这一刻我盼了很久,但此时,感觉很多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他说。

武汉市第六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林杰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的抗疫之战,从救自己的同事开始

疫情发生前,我在武汉协和医院进修。1月18日,我听说我们六医院呼吸科有几位同事病了,我意识到情况不同以往,于是就跟医院领导说,我想回来。

医院批准后,我第二天就回来上岗了。在对抗疫情的战场上,我的第一批患者是自己的同事。跟我搭档的,是跟我共事过、配合默契的程波医生。

我们医院有个说法,叫“内有王李、外有林程”。“王李”指的是内科的两名医生,“林程”指的就是我和程波。同事们支持、爱护我们,说我们是“四大金刚”。不说金不金刚,我们确实愿意挑担子。

但是,面对一种还不太了解的病毒,要治疗的患者又是身边的同事,我们的压力也是很沉重的。

病情最重的,是我们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江城,双肺全白。1月21日那天,他的血氧饱合度只有78,我们给他上了无创呼吸机。他当时问我们,是不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我们没吭声,只安慰他说“你坚持住”“你得扛过来”。但他本人就是呼吸科医生,非常清楚自己的情况。用呼吸机之后没起色,他含含糊糊地说“给我插管”。那一刻,我心里那个难受啊,就像刀在割一样!

我们让他妻子跟他视频,不停鼓励他。他哭了,我们也强忍着眼泪。但是权衡之后,我们还是理智地坚持先不插管。我不停跟他说:“别想太多,有我们在,你放心!”

过了半小时,他的情况开始好转,血氧饱和度慢慢升到90。那天值完班,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冲了个澡解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那种压抑感仍然很真实。

所幸,江城最终康复了。他的好转,证明了我们的治疗方案是有效的。他写了治疗日志,大家上网就能搜到。我们医院感染的医护人员,都在本院治疗,而且全都康复了。这一点,让我们感到很欣慰。

林杰(中)和程波(右)商量患者下一步治疗方案

受罗振宇启发,我修炼出碎片化睡眠

我们医院改成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后,运转更快,患者更多,重症也多。有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抢救一两名危重患者。那会儿,根本顾不上去想什么怕不怕、累不累,我每天想的就一件事:怎么把人救回来。

上了呼吸机之后,一些患者很难适应,我就守在他们的病床边。血氧饱和的数据一报警,我马上就去调整压力参数,经常一守就是一个通宵。所以我也练就了一个新技能:碎片化睡眠。这还是从罗振宇的《罗辑思维》里学的。他说人要学会“碎片化学习”,我活学活用,变通成“碎片化睡眠”。忙完一个班,有个小间歇,我就在隔离病区门外找个地方睡一会儿,然后起来再战。

林杰

针对危重患者,建立多学科讨论制度

在刘院长亲临指导下,我们医院建立了多学科疑难讨论制度,每天下午准点在教学楼讨论。各科室的专家们对每一位危重症患者都认真琢磨,激烈讨论,制定治疗方案,下一次开会时进行追踪,总结失败教训,分享成功经验,让更多患者得到及时救治。

除了参加疑难讨论外,我和室友程波,每天忙完一天的工作后,都会在睡前开“卧谈会”,反复探讨治疗步骤、治疗时机……

在这样的团队里,跟着这些优秀的战友一起上前线,是我的幸运。

林杰(左四)和伙伴们与出院患者合影

三个患者故事,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在阻击疫情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遇到的人,给我带来的冲击和震撼,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但是有三位患者,给我的印象可谓刻骨铭心。

第一位是个小伙子,三十来岁。他来就诊的时候,因为之前拖得太久,整个人已经不行了。护士帮他挂了号,让他躺在椅子上,给他上了氧气。但他已经扛不过来了。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他挣扎着,非常努力地对护士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永远离开了。

第二位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个深夜,程波接到发热门诊的电话,要给这位患者做会诊。去往会诊科室的路上,程波隐隐听到有人喊“医生”,他回头一看,就是那位患者。他弯着腰,边走边喘,就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他距离病房所在的楼还有100来米,可他已经走不动了,他很虚弱地请求程波“慢一点,等等我”。于是程波搀扶着他,送进病房,一查他的血氧,才七十几。把他安顿好之后,我问他家里人的情况,他虚弱地说:“我老婆也病了,在三医院……”哎,这次疫情里,有很多这样的家庭,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第三位是一名重症患者。我们一边对他进行抢救,一边听值班医生汇报病情,说他上厕所回来,突发喘气加重。隔着呼吸面罩,他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楚,程波告诉我,患者说的是“想放弃了”。当时,我整个人感觉被巨石砸中,眼泪流了下来。我强忍着悲痛,鼓励他要坚强。可惜他的病情太重,仍然离开了人世。

现在国内的疫情已经进入尾声,但在这场战役里,我们失去了很多本不该离去的人。一想到这个,我就特别难过。

林杰

武汉人的表现,确实令人敬佩和感动

我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正宗的汉口伢。我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年这样的武汉。在这次疫情里,外人很难想象我们经历的一切,有多苦多难。

其实就在2月8日那天,我的叔叔被肿瘤夺走了生命。那天早上我正在会诊,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叔叔情况不好。作为医务人员,我不能拯救自己的亲人,只能通过视频嘱咐家人要做心肺复苏。半个小时后,叔叔还是走了。那天我很难过、很内疚,但我必须让自己振作起来,因为病区里还有那么多的患者在等我。

刚才在楼上,我目送我的最后一位患者出院,这一刻我盼了很久。这么多天来,我从来没有疲倦过,直到这会儿,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累。

不过,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艰巨的任务要做。医院要尽快恢复正常接诊,那些非新冠肺炎患者,他们一样需要我们。

创痛是一定会有的。但我觉得,从今往后,武汉人会更加坚强。这一次我们武汉人的表现,确实令人敬佩、令人感动。

编辑:陈曙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湖北省新华医院急诊科主任孙国兵:最艰难的时刻,支撑我们的是责任心
下一篇:武汉市中医医院汉阳院区医生喻灿:做患者的朋友,才可以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