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廖仕祺 通讯员史威韡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截至目前,病区无一名医护人员感染,无一位其他类型传染病患者感染新冠肺炎。这是武汉市普仁医院感染科主任李毅抗疫交出的圆满答卷。

30余年的感染科工作经历,让李毅对疫情的嗅觉格外敏感。去年12月31日,李毅前往ICU参加一例“不明原因肺炎”会诊,嗅到危险,除了向区、市两级疾控中心上报外,他还发出了院内预警。

医院迅速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成立应急指挥部,组建院内会诊专家组。李毅的先行一步和专业精神,让他成为所带领整个团队的定心丸。

QQ图片20200317141854_副本.jpg

以下是他的自述:

嗅觉敏锐,会诊未确定先上应急预案

去年12月25日,我院呼吸内科接诊一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住院几天后患者病情加重,转至ICU。12月31日,院医务部组织在ICU对该病例会诊。

患者CT影像是少见的白肺,双肺弥漫性磨玻璃样实变,引起我的高度警觉。经会诊专家讨论,院领导决定立即上报区、市两级疾控中心,市卫健委当天派专家组会诊后,患者转至金银潭医院。

其实在当时,我并不能确定该病例绝对人传人,但因患者的老伴是瘫痪卧床,一直没出门接触外人却受感染。根据流行病调查和病例信息追踪,我认为不排除是人传人。

会诊结束,我回科室第一件事就是给科室人员“上课”,告诉他们在发热门诊接诊时做好防护,要给每一个来的患者发放医用外科口罩。同时,我还向院感办呼吁,并到各兄弟科室警示。

从事感染科工作30多年,我比谁都清楚疫情这个词有多可怕,我们必须先行一步。在我的呼吁下,医院迅速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二级应急响应,成立应急指挥部,组建院内会诊专家组,由我担任组长。

后经追踪得知,这名会诊患者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而我在此前的预警,对整个医院的院感控制起到重要作用。


李毅(中)和同事准备进入感染病房.jpg

李毅(中)和同事准备进入感染病房

应收尽收,一月内增开10个发热病区

抗疫期间,我一直努力先行一步。元旦期间发热门诊病人上升,1月3日我就在科室作出安排:非发热病人,只要好转立即准备出院,腾出更多床位;病情稳定的非发热患者出院后,做好跟踪以避免病情反复再次入院;科室人员做好严格的自身防护。

我也曾担心,会不会腾空床位却是虚惊一场,也作好了担当准备。事实再一次证实了我的判断,随着发热病人陡增,1月10日医院决定增开发热诊室,还抽调相关科室医生增援,每个班次有2名医生接诊。即使这样,发热门诊还是排满了患者,医生晚6点接班后,常常要接诊到第二天早上8点。作为科室主任和党员干部,我主动把自己排进值班表,参与发热门诊倒班。

从增开第二个发热门诊开始,我就向医院呼吁感染科必须增派医生,医院要做好准备增开新病区。传染病不同于其他疾病,要应收尽收才能有效阻止病毒传播。

1月18日起,医院连续增开病区,30天内共增开10个、增设400张床位。发热病区对功能分区,通道划分,甚至是病床间距都有严格要求。每一个新开病区,我都会亲自去指导防控和治疗。虽然那段时间很辛苦,但我知道,这一个个新开的病区,一张张新增床位,意味着更多患者能得到及时收治。

 

李毅(左二)和团队为患者查房

疗身疗心,病区的治愈率高达90%

隔离病房患者没有家人陪伴,会感到恐慌和孤独,情绪容易激动。有些患者家属也可能不同程度感染,甚至有些不幸离世。对医生来说,除了治病,缓解这些患者的精神压力也很重要。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了解患者病程,还要耐心劝解、安抚,让患者放下思想包袱,积极配合治疗,帮助他们跨过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难关。

我所管病区接诊的第一批新型冠状肺炎患者中,有一位50岁的女患者是危重症,入院6、7天病情不见好转,她一度想放弃治疗。更让她受打击的是,自己入院没多久,80岁的父亲因新冠肺炎去世,小她3岁的弟弟也感染去世,儿子也受感染住进医院。接连噩耗令这名女患者几近崩溃,难以积极配合治疗。

女患者的儿子也在同一病区,为了鼓励她,我尽量将母子俩的病房安排靠近。每次查房我都会都先看她儿子病历,或者先去儿子的病房,了解完儿子的病情后,再去她的病房,先告诉她儿子的恢复情况,“儿子今天情况又好了一些,你也一定要加油,早日母子一起康复回家!”

渐渐地,她的情绪乐观了起来,主动配合治疗。44天后,这名女患者治愈出院,转入隔离点继续观察。

我们病区还接诊过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按照惯例,男、女患者应该分病房收治。但考虑到老两口同样被感染,若分病房收治,两人一定会彼此牵挂对方,我破例将老两口安排在一间病房。“其实来医院之前,我们俩都很恐惧,您将我们安排在一间病房,让我们有了心理依靠,踏实多了。”老两口对我说。

到3月10日,我分管的感染一病区累计收治确诊、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包括危重症共139人,出院100人,治愈率达到90%。

休息时喝葡萄糖充饥

为赌期“续费”,鼓励团队士气

目前,我们科室医护人员已连续作战70余天。随着病人增多、确诊率也不断升高。在本地医疗资源最紧张的那段时间里,不单是患者惶恐不安,医护人员的情绪也开始焦躁。

医生高强度的工作,整晚守着危重症病人,却无法永远战胜死亡;护士要扛起比自己身体还重的氧气瓶,要面对永远停不下的呼叫铃。科室的护士长在我面前崩溃大哭,一些年轻医生偷偷抹眼泪,他们的这种无助和无力,我都能感同身受。但作为团队的主心骨,我知道,自己需要一肩扛起他们的不安与焦躁。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我会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用轻松的方式鼓励团队每个人走出情绪的阴霾。

我常常会用自己过去的经历“现身说法”,告诉大家没什么事是挺不过去的。连续作战的医护人员疲惫不堪时,我就用开玩笑的方式跟他们打赌,“我们要不打个赌,这场疫情最多还有半个月就结束,我们再坚持坚持,胜利就在前方!”半个月期限一到,我会立即为这个赌期“续费”,和他们再赌半个月。如今,胜利的曙光越来越近,团队的士气也越来越高,大家齐心努力盼望着春暖花开早日到来。

编辑:张明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武汉市第五医院护士长黄书勤:她俩挥手进红区,我止不住地泪流
下一篇:湖北省新华医院急诊科主任孙国兵:最艰难的时刻,支撑我们的是责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