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倩 通讯员辜丽 摄影:记者刘中灿

武汉市第五医院心血管内科护士长黄书勤,有24年的临床护理经验。凭借扎实的专科及传染病防治知识,此次疫情之战,她所带领的30人护理团队零感染。

黄书勤的护士足迹,从手术室、普外科、骨科轮转至心血管内科至今,2009年起担任ccu(心内科重症监护室)护士长,2012年兼任心血管内科护士长。担任护士长11年,全科未发生一起护理差错、事故。

 

以下是她的自述:

争分夺秒,只为能收治更多患者

1月21日下午,五医院接到通知,成为第一批中心城区发热病人定点医院,要求腾挪病房于22日开设发热门诊,23日接收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这意味着,要在一天内完成隔离病房改造、原有病人转院等系列繁琐事项。

我们科室是胸痛、心衰、房颤三大国家级医疗中心,这时正是心血管病发病高峰期,连走廊都加塞了病床。接到通知,所有人就跟打仗一样,评估病人,分批转院,清理搬运器械,完成病房封闭。22日晚准备就绪,比上级规定的时间提早了近一天。

当晚八九点钟,发热门诊、输液室就爆满。科室得知情况后,就让部分症状较重的患者先到病房留观。10多个病人里,有一位陈女士听说要回留观室,不配合,大声喊“不能去,去了会死的”。但等到第二天,她又哭着求医生,一定要把她收进住院。

我很理解这些患者,当时全市定点医院量少,很多人跑了好多医院没能收治,在医院挂号、就诊、检查要等很长时间,心理压力很大。于是我们根据症状轻重,对前一天留观的病人评估,将符合住院标准的6位患者收治,陈女士就是其中一位。

能得到一张病床的,被称作幸运。而我们争分夺秒奔忙,也正是为更多患者能有这份幸运。

黄书勤(左一)在22日当天协调转院、改造、清理等相关事宜

“叮”好家人,像我“叮”你们洗手一样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很庆幸自己有过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历,防护知识、操作程序心中有底,带团队的时候就不会慌了。

第一天进病房,我守在门口,一个一个给护士示范,怎么戴防护口罩、手套、帽子,怎么穿隔离衣、防护服。出来时,讲脱防护用品小窍门,洗手“六步法”……最开始那几天天天唠叨她们。感谢她们没有嫌我啰嗦,而且很快就习惯了,即使没有我在身边,她们也会很自觉地遵照程序做。我还要求他们两个人一起同进同出,不要落单,互相纠正提醒,有个照应。

我们心内科护士团队,就像一个大家庭,我是‘家长’,照顾她们就像照顾家人一样。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30人的团队,必须全部好好的。因为我知道,一个人倒下去,会倒下一大片。我不知道这场恶战要撑多久,担心人手不够,绝不允许出现一个减员。

谢天谢地,直到现在我们这个团队都是零感染。

黄书勤为患者整理物品

 

护士文娟的丈夫报名参加志愿车队,接送其他医护人员上下班。我问她:“你跟他交待防护没有?”她说:“让他注意车辆消毒,他就用消毒液把车子喷一遍。”我又问:“进门么办,回家洗手你都教他了吗?”她说:“没有。”我就让她好好教一下老公。对所有其他护士,都提这个要求:要像我“叮住”(武汉方言,缠着不放)你们一样,天天“叮”你们的家人,呵护自己和家人。

我自己在家洗手,严格按“六步法”,守着家里每个人做,看了两天才放心。不光团队一个不能倒下,团队家人们也要平平安安的,家人安全了,我们才能义无反顾战斗。

黄书勤和同事们在一起

哭过三次,有悲伤也有感动

我算是坚强的人,有同事说在最难熬的那段日子特别脆弱,不仅女同事哭,男同事也会哭。而我自己,落泪三次,每次的心情都不一样。

发热四病区开放那天,王雪、朱梦婷两个95后护士第一批进去。进前我仔细检查她们的防护,再三叮嘱安全,但当她们挥手进红区那一刹那,我望着两个背影,泪水就止不住流下。有伤悲,因为谁也不知道,这红区到底有多危险,会经历什么,即使做好了全部还是不安。

第二次是两三天后。那段时间物资紧张,加上门诊量达到医院历史最高峰,坐诊医生穿上防护服,七八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这环境里人就格外压抑。那天我去设备科领防护物资,医院门口停一辆外地牌照的大货车,司机跳下来问我捐物资找谁。

交谈后得知,他们是外省的企业的,两个司机轮流开了十多个小时长途才来到这里,“是老板筹到一批防护用品,就派我们送到武汉。我看新闻说五医院是肺炎定点医院,就开着导航来了”。

泪水顿时模糊我的眼眶。黑压压的门诊患者排队,病房总有对护士的急促呼叫,缺人手缺物资,人难免焦虑。突然这一刻,真切体会到其实有许多人在如此地关心、支持我们,不顾感染的危险,千里迢迢送防护物质到医院。我赶紧喊来设备科同事与这好心司机衔接,我没来得及问两位大哥名字,但是我把这份爱心藏在心底,给自己打气,一定要打赢这场家园保卫战!

第三次落泪是2月10日早上9点。心内科主任洪李锋给我打电话,告知说凌晨2点接通知抽调到汉阳国博方舱,这会儿已在现场。主任让我把“家”看好,再设法抽调些人到方舱支援。听着主任在电话那头叮嘱“家”里事,电话这头的我又哭了。一段时间里我们终于把病房理顺,病人也开始好转,来不及喘口气的主任又奔赴到另一个战场。放下电话,擦去泪水,我开始安排人员,在人手很紧情况下组建了一支方舱小分队。

买来蛋糕,过最特别的“三八”节

我们的护士大多是80后、90后,对她们来说,这是第一次经历重大传染病防治。防护服穿上以后特别憋汗,坐着不动,时间久了就会喘不上气,从病房出来,脱掉防护服全身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人。有时候,刚刚还在打招呼的病人,眨眼间可能就实施抢救,这心理压力多大?但是我们还是挺过来了。

面对患者,护士还要充当心理咨询师,帮助疏导情绪。四病区三床的一位患者,1月31日入院,情绪不好不配合治疗,但在四病区医护的心理开导、对症治疗下,心情转好病情也转好。3月3号他出院了,给我们写了很长的感谢信。

现在出院病人越来越多,我们也开始做恢复日常诊疗的准备。3月8日,我还特意买来了蛋糕,在病房里和大家一起过了特殊的“三八节”。

如果说还有什么愿望,作为经历了2003年非典和今年防疫的“老兵”,我希望带领着大家平安凯旋、不胜不归。

编辑:张明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长江航运总医院呼吸内科主任杜鹏:在写给女儿的信中,我说愿做一根火柴
下一篇:武汉市普仁医院感染科主任李毅:嗅到危险先行一步,实现病区医护零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