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 通讯员蔡敏 田娟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宋枕涛

新冠病毒很诡异,不只是感染肺部,还会造成多脏器损伤,包括心脏。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心内科主任汪道文教授在临床中发现,约20%的患者存在心脏损伤。为此,他主动请缨,携带“救命神器”ECMO从死神手里抢人。并与世界同行分享了“同济方案”。

3月14日下午,他向楚天都市报记者讲述了“护心队”的战疫历程。

同济医院心内科主任汪道文1_副本.jpg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一拍即合成立“护心队”

我虽然是负责心内科,但一直在密切关注疫情。根据专业判断,病毒感染可能对心血管造成损伤,人体在对抗新冠病毒时,心脏和肺部需要同时战斗,只有保护好心脏,患者才有可能全身心地去对抗肺部感染。

大年初二的时候,主院区发热门诊前来就诊的患者就已经爆满了,为此医院迅速扩建发热门诊、统一规划隔离病房。我赶紧安排人调查统计了病区的150多名新冠患者心脏受损情况,果不其然,其中约20%的人都有心脏受损的情况,主要是那些有基础疾病的中老年患者。

如果患者发生心肌梗死,就会出现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等急危状态,在药物治疗不佳时,介入治疗也许是挽救患者生命的最后手段。

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心内科就接诊了一名合并急性心梗的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急诊介入治疗,目前正在顺利康复中。

这类心脏受损的新冠肺炎危重患者,需要我们心内科尽早介入、及时治疗,必要时给予ECMO等生命支持装置,可以为患者生存争取更多机会。

光谷院区作为定点收治新冠肺炎的医院,同济医院副院长刘继红提出的针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多器官功能早期维护的概念,这与我关注的新冠肺炎患者心脏损伤的早期干预理念,不谋而合,所以马上成立“护心队”。

2月9日当晚就收治200余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护心队”组建完毕后,迅速到各个病区摸排调查,对存在心脏疾病隐患和基础问题的患者进行追踪质控,跟管床的医生密切沟通,随时提醒他们患者的心血管治疗有无遗漏和不足。

动员医生冲在一线,我作为学科带头人,要做出表率,我在做好防护情况下主动申请上内科门诊。我知道,虽然病毒很狡猾,大家都很恐慌,但防护到位是可以保障医护安全的。

我们必须24小时守候

2014年,因为治疗暴发心肌炎需要,我要求科里的医护人员都必须要掌握ECMO设备使用。平时即使没有患者,也会定期培训,以免业务生疏,保证随时随地都能使用ECMO用于危重症患者的救治。

但是问题来了,众多的援鄂医疗队中,成熟的ECMO医护团队极为匮乏。只要有患者用上了这套设备,我们的人就必须连轴转,24小时守候。

护心队员每隔两小时就要测一次凝血功能,还要随时关注机器流量和转数,氧气压力。还要协助负责卧床患者下肢的康复锻炼。可以说,患者能够起死回生,都是队员们“守”出来的。

都说给重症患者上ECMO难、撤ECMO更难,主要难在守护。护士管志敏对我说,机器一报警,大家都会很紧张。看到ECMO患者成功脱机,病情好转,大家都很开心,因为过程实在是太艰难了,如果救不活,大家都很受打击。

ECMO是个高度精密的仪器,血泵以每分钟几千转的速度代替着心脏的循环功能,患者自身心肺功能、血管活性药、管道打折或者渗漏、氧压、流量、转数等,环环相扣又相互影响,任何一个处理不当,对于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人来说可能就是致命的。

队员们的身体和心理压力都很大,我十分担心他们累倒,于是增派人手过去支援,护心队人数增加到了13人。

同济医院心内科主任汪道文2_副本.jpg

两周内三名患者起死回生

作为医者,我的最大成就感,就是看到患者能够活过来。

2月19日,50岁的男患者王强(化名),呼吸衰竭,即使在气管插管机械通气的情况下,氧饱和仍达不到目标值,仍有顽固性低氧血症,时间一长会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经过会诊,护心队及时为王强实施了VV ECMO,王强起死回生,已脱离辅助。

新冠肺炎患者的心脏介入治疗,必须满足极为苛刻的隔离条件,以杜绝工作人员感染和清洁区工作环境污染。我积极推动改建了中法新城院区新导管室,这是全国首个专门为新冠肺炎疫情改造的隔离导管室,就是为了保证心导管介入手术正常开展,让大家更有信心救治更多的急危重症患者。

其中有个老年患者,两次发生大面积心肌梗死,出现心源性休克,依靠IABP、ECMO支持,命悬一线。2月22日下午,我和科里的曾和松教授一起,在这个刚刚改建好的隔离导管室为他成功实施了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目前老人生命体征趋于平稳。

截至3月10日,在各方努力下,我们已在两周内为3名危重患者脱离ECMO的辅助,正在恢复中,这个战绩鼓舞人心。

与全球同行分享“同济方案”

这个新冠病毒,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但目前很多国家对重症患者的治疗还是空白。

在最优的呼吸机参数通气下,如果患者还有难以纠正的严重低氧血症,就应该尽早启动ECMO,否则等到低氧血症诱发多脏器功能不全后,再用ECMO来延续生命,就失去了治疗的意义。有的患者用了ECMO也没能救过来,可能就是因为没有把握好这个时机。

3月4日,意大利米兰最大的综合性医院——尼瓜尔达医院的专家阿米拉蒂,通过视频向“护心队”远征咨询中国救治经验。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中,我们分享了“医务人员自我防护”“危重症患者救治策略”的同济经验。

当然,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往往需要多系统器官功能的支持、重症感染的控制等,为此我们医院还成立了“护肾队”“护肝队”……只有大家一起联手,才能为更多的患者带来生机。

从正月初三开始,我一直住在办公室,现在快50天了。其实,我家就在医院对面的小区。

窗外的树枝,已由枯变绿,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背景资料】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主院区、光谷院区、中法新城3个院区共计有2025张重症床位,该院及36支援鄂医疗队共投入7224名医护人员。

编辑 余彬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院感办主任肖德才:三天筛查500名医护,守卫白衣战士安全
下一篇:汉阳医院发热门诊部主任李翔:患者最多时我整夜失眠,快两个月没有见到老公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