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詹钘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是武汉唯一一家托管方舱医院的民营医院。托管沌口方舱医院,自2月17日正式开始收治患者至3月8日休舱,累计收治患者990人,治愈出院702人,转院288人,实现了患者零死亡、医护人员零感染、治愈人员零回头。

肖德才在亚心医院的工作有些特别,他是院感办主任。平常时这科室貌似无闻,然而遇上新冠肺炎,要实现对医院感染有效的预防与控制,全面保护医护人员,这岗位顿时变得格外地重要。

以下是他的讲述:

第一起病例和500人筛查

1月3日,我在宜都市的岳父家病休时接到消息: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患者44例,院内有疑似病例了。

5日,我奉命开车赶回武汉,作为院感办主任,必须对院内医护人员的防护级别问题作出处理。从防护层级来说,一级防护使用普通外科口罩,防飞沫传播、普通流感;二级防护用N95口罩,比如防水痘、麻疹、肺结核等;三级防护则要加上防护服、护目镜、面罩,针对的是甲类传染病,如鼠疫、霍乱。

6日对病例会诊时,我坚持跟其他医生一起参加。患者是位80多岁老先生,因心脏不适就诊,拍CT后发现肺部有类似病灶,但第一次会诊并未确定是不明原因肺炎。安全起见,我们将老人隔离在一个单间,并给病区所有患者家属发N95口罩,嘱咐不要随意走动。后经协和西院呼吸科教授张建初等省市专家会诊,确认老人感染不明原因肺炎,迅速转至金银潭医院。

肖德才与医疗队沟通方舱管理事宜

首起病例让我有了某种预感,迅速跟同事实施应急预案:设隔离病房,进行转运应急演练。

1月23日,武汉封城。医院ICU主任跟我们说了个玩笑话:凡有咳嗽不舒服的,要拍个CT看一下。ICU护士喻鸣凤一直咳嗽,就去拍片,没想到真的查出感染病灶。我们迅速就对她进行流行病调查:最早时候是她老公咳,没几天她自己和婆婆都出现咳嗽,老公没几天好了,她在临床一线但没有发热迹象,最终被CT影像确认。

我是学公共卫生的,顿时意识到这个病传染性很强,可能有隐性感染。我直接建议医院以喻护士为核心,对密切接触者做CT排查,发现疑似就再划定范围做CT。就这样,在CT室的大力支持下,连续3天筛查了院内近500名员工,潜藏在医务人员中的疑似感染病例,都被早发现了。对疑似感染者居家隔离,对确定感染出现症状者协调住院治疗。

我们给每一个居家隔离员工发布了居家隔离指引,每天拨打几十个电话跟踪。电话中,我会给那些沮丧的同事带来其他同事排除感染的好消息,给他们以信心。

肖德才和同事进行采样前的核对工作

方舱的入口和护目镜

2月16日,沌口方舱开舱前一天,我被调到方舱参与筹建和管理。

沌口方舱是由物流园改建而成,初建时只设了一个入口、一个出口。收治患者900多名,另有医护、工勤人员还有近500人。第一天开舱,我们就发现出口严重不足,医护人员脱防护服,快的15分钟,慢的半个小时,6小时倒班一次,医护排队4小时几近崩溃。迅速跟建设方联系:新增四个出口缓解排队情况。

仅一天时间,四个新出口通道建成。我又建议在通道内增加视频和对讲系统。之前,我们专门安排有一个“脱衣班”,指导、监督大家脱防护服,在通道内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有了视频对讲后,在办公室视频指导大大提高效率。有人说,穿脱防护服熟练了,就不需要指导监督,那可错了。这个病毒是无声息的,你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不知不觉就会大意,该手消的不手消,慢慢地就不按流程来做,所以必须有人监督提醒。

协调方舱内的全国六支医疗队运行,是个难点。头一两天方舱硬件未完善,各医疗队之间有矛盾。我们重新完善机制,把各支医疗队领队纳入到管理系统,接着又协调各队作息时间,错时错峰作业,努力减少脱衣排队的拥挤。

方舱保洁人员是志愿者,没有医院保洁经验,我把亚心保洁主管请来给他们培训,手把手教他们怎么分区,怎么做标记,怎么配制消毒液。

方舱里护目镜供应紧张,需重复使用。对护目镜消毒,这个不能交给工勤人员做,必须我们亲自清洗消毒。我们把大家换下的护目镜用含氯消毒剂浸泡30分钟,严格计时,严格测试浓度。对一些老化、破损的,清洗完后要仔细核查质量;对有医疗队反馈的护目镜问题,最快速度解决。

有医护反映,护目镜有消毒剂味,我们就把漂洗次数从3次增到6次,直到没有味道。一只3M护目镜价格1000多元,医疗物资消耗都很大,很多地方都匮乏,所以也不可能用完就丢。

 

肖德才带领院感小组开会协调相关工作

守卫白衣战士的安全

我们进到沌口方舱,就把亚心医院的标识贴在身上。看到亚心的标识,就有病人主动向我咨询心脏方面的问题,我就鼓励他们,“等挺过了疫情,可以到亚心医院去找我,我会带你去看心脏毛病”。

这次疫情,对武汉这座城市、对国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对我个人来说,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在医院里,临床医生面对的是个人,而我们公卫医生是面向群体——医护人员救治患者,我们守护身边保护医护。

这次新冠疫情,对所有医护人员和百姓也都是一次深刻的教育,让我们认识到“手卫生”和咳嗽礼仪在预防疾病方面的重要性。我想,这也是培养我们全民卫生习惯的一个契机。我相信,疫情会马上过去。加油,武汉!

编辑:张明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湖北省肿瘤医院黄燕华:逆行返汉奔赴雷神山,只为不负此生不负所学
下一篇:同济医院心内科主任汪道文:医生最大的成就感,就是看到患者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