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周萍英  通讯员 许勇彪 赵梦昕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

一夜间,白衣天使变身“白衣战士”。腊月廿九以来,武汉市第八医院综合病房护士长张志娟,带着十余名90后护士们,冲锋在抗疫最前线,从死神手中抢回一条条宝贵的生命。面对患者,她们丝毫没有退缩,“竭尽全力挽救患者生命”成了心中唯一的执念。

以下是她的自述:

恨不得变成孙悟空,变出一堆护士来

我的微信头像是武汉市第八医院大楼图案,还多了“武汉加油”四个字;我的朋友圈封面,是女儿穿着黄背心对我微笑的照片。

疫情发生以来,医院已经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在每天的惊心动魄救治中,我跟这些年轻护士们并肩作战,彼此守护、彼此安慰。

1月23日,大年二十九,我接到通知要派8名护士赴金银潭医院。8个护士个个都勇敢,差不多都是90后,他们夜里接通知第二天早上7点就赶到医院,有个丫头不在家中,连衣服都没带就直接随队出发。其中唯一的一名男护士,我临时给他封了个小队长的职务,让他帮忙照顾7个丫头。

他们一到金银潭医院就被安排到发热门诊。没时间吃饭上厕所,防护服一穿就是8个小时,平时吃饭也不方便。对我来说,支援队伍里的姑娘们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第二天我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买了一整车的牛奶和零食送去,叮嘱她们要吃好饭做好防护。有护士说,身体不舒服好害怕,我忍住泪水安慰,“要感染我们都一样,别怕,我们陪着你。

为了安抚情绪,我还送去了药,又带她们回来做了CT,不停地在工作群里安慰鼓励。其实那段时间,我们好几个人都身体不舒服,但大家吃点药坚守岗位,所幸没有一个人感染。

1月29日下午5时许,接到通知,医院要在晚上12点前增开发热病区连夜接收病人。当时医院缺人,我们科室只剩两名护士,其中一个还刚怀孕,我急得不行,恨不得成孙猴子变出一堆护士来。两个护士真是好样的,拖着行李箱就赶来医院报到了。

张志娟(右一)查看患者记录

年轻护士胆小,但心里永远装着救人执念

2月2日,武汉市第八医院被确定为武汉市第四批定点医院,从10个科室调人增援,其中有培训不到半年的新护士。

人手多了,对我来说也意味着责任更重。有护士还没进过病房做治疗就现场培训,不会采咽拭子的就现场视频学习。她们虽然稚嫩,但意志坚定,抹去为逝者流下的眼泪后,又坚定走上岗位,心中只有执念,那就是“竭尽全力抢救患者生命”。

年轻护士在家都是父母的宝贝,可对大小便失禁的患者,擦屁股导尿都是必干的活儿。我们眼里没有性别之分,给男患者导尿根本没有时间尴尬。有个年轻护士还闹出笑话,没生过孩子没经验,把发给自己的尿不湿拿给病人用,结果还穿反了。我们在玩笑的同时,会单独给她们培训,更感慨于这群孩子的不容易。 

张志娟(中)

隔离病房里守望相助,让人特别温暖

我们这个团队里,以往别人都感觉是我在照顾姑娘们。可是关键时刻,姑娘们反而无时无刻不在照顾我。

疫情初期防护物资消耗大,N95口罩不多,她们抢着把N95口罩让给我,自己戴普通外科口罩。有行动不便的老人,拍CT片需有人贴身帮忙,年轻护士邱玉穿上铅衣陪着进了CT室,她说:“我年轻身体好,我来。”

以前上下班都是谁先下班谁先走,现在我们不管等多久,一定要等到最后的伙伴出来再一起离开,不让一个“战友”落单。也正是这样互相守护,加上规范的操作流程,我们这支跟病毒最近距离接触的团队,没有一个人被感染。

患者中有一些是老年人,患有俗称的老年痴呆症。最高峰时我们照护的20多人,有3个患老年痴呆,吃饭要喂,一顿饭要吃40分钟。老人坐在病床上,两名护士一个慢慢喂饭,另一人负责帮老人吸氧,我把这镜头用手机拍下来了,我想永远记住我们这个曾经生死与共的团队。

这段时间护理的患者中,年龄最大的是一名90多岁的爹爹。他是浙江人,感染新冠肺炎,身患糖尿病,同时还有老年痴呆症,很容易忘事,跟他叮嘱什么事儿过5分钟就忘记了。护士们平时会格外关照他,怕他饿着,把面包零食放在他床头,陕西医疗队医护们也会特意带来西安特产给他解馋。

病房轻重症搭配,一开始没有区分性别。老人刚被安排到7床的时候,对面6床的女病人还有些意见。后来,因为爹爹开朗乐观像个孩子,大家慢慢熟悉了。他经常走出病房就迷路,6床病人不放心把他领回来;分餐的时候总是先帮他拿;平时护士忙不过来时主动帮老人。相处久了,老人把她当女儿看待。

6床女病人出院时,她对老人非常不舍,特地嘱咐我们说,“我出院后你们一定要安排个年轻病人住进来好照顾他。”出院时,她和爹爹、我以及另一位陕西医疗队的护士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QQ截图20200317222052.png

张志娟(左二)和患者们一起加油

援鄂医疗队来了,更加坚定战疫信心

我今年43岁,在过去护士岗位上的24年里经历过许多感动,但都不及这一次的疫情战斗。

从2月10日开始,陕西医疗队的到来增援,让我们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以后我们的压力大大缓解,原来12小时一班,后来变成8小时一班,再到6小时一班,到现在4小时一班。外省医疗队的到来,支援了人手;市、区防疫指挥部及时为我们补给了制氧机、抢救车、心电监护仪等设备,大大提高了救治效果,我发自内心对外省同行们的支援很感谢,也很感动。

现在情况好多了,我们也算有了喘息的机会。从3月10日起,我们这里消杀完毕开始接收康复期隔离患者。这些患者虽在肺炎的康复期,但大多有基础病,照顾起来不亚于ICU病人。

这场战役下来,我们已经练就了几个钟头不摘口罩、不喝一口水的本领。我希望这场战斗早一天胜利,这样我们就能从呼吸科、传染科回归到我们的专业上来,也有更多患者可以康复出院,更多的同仁们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

编辑:张明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金银潭病区科主任王鹏:冒着被攻击和感染的双重风险救人
下一篇: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护士长李莎莎:我有一群过命的姐妹,庆幸她们都没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