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燕 通讯员贝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43岁的夏红梅,眼神温柔,举止干练。她是省第三人民医院(省中山医院)呼吸内科三病区护士长。“战疫”期间,她率队承担起大量工作,从组建病区到照料患者,从医疗护理到心理建设,事无巨细、处事周全。且令人欣慰的是,疫情至今全科没有一名护士感染。

夏红梅1-王永胜摄_副本.jpg

以下是她的自述:

9名护士,打起车轮战

我跟新冠疫情的近距离接触,是从1月21日开始的。1月20日,我们医院组建呼吸内科三病区并开始运营。1月21日,我从肝病科借调去负责护理管理,因我原来所处科室对传染类疾病救治有经验。三区两通道、消毒隔离……从病区布局到物资的调配、人员培训,一天之内全搞定。

当时这个病区只有9名护士,基本就是车轮战似地工作。每次进隔离病房前,我都会盯着他们穿好防护服,检查好一个,进去一个。他们都进去了,我再穿好防护服进去。

病区26张病床,一开放就满员,全是危重患者。病情重,合并疾病多,突发情况多。有一天,我和另一个护士刚出隔离区,才脱下防护服洗完手,病区内一名年轻的护士声音紧张地急呼:有患者情况突然不好,要抢救。

等抢救完患者,这个护士对着我哭了。我当时觉得心酸又心疼,毕竟她才二十出头,比我的女儿也大不了几岁,就要承受这样的压力。

夏红梅21-王永胜摄.jpg

一声令下,两小时全科室人员到齐

1月30日(正月初六)中午,肝病科接到任务,原呼吸内科二病区与肝病科合并开展中西医结合诊疗新冠肺炎患者。刘黎明主任喊我回来,迅速进行科室改造。当天下午1点接到命令,下午3点,全科室一个不落所有人都到齐了。

看到这场景,我特别感动。这些人中,有的是哺乳期的母亲,难得抽空回去一趟;有的人住在蔡甸,骑电动车路上也得花1个半小时;有人家里没车,步行到医院得几十分钟;有下夜班的,有上夜班的,一声令下,大家二话不说全赶过来了,没有怨言。物品怎么摆、物资怎么备,全按我安排的执行。晚11点,我们的病区就已经有模有样了。

面对疫情,我们爆发出超强战斗力。2月16日,我们病区要搬到另一栋楼去,病床数将从26张扩到40张。当天晚上大概7点多接到的通知,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新病区就布置好了,早上7点多开始转运患者,中午就完成患者、物资的转移,当天扩容后的病区再次满员。

现在回想这些,感觉有些奇妙。因为在平时,这么短的时间完成如此繁重的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但最后大家齐心协力,竟然都做成了。

夏红梅_副本.jpg

仓促入院,护士凑钱买东西送患者

在这场抗疫大战里,我们的护士真的都很了不起。危重患者多,那些沉重的氧气钢瓶,我们的护士一天要搬运至少十几瓶;不少患者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擦洗,都是护士来完成。

过年加上疫情,病区里的保洁阿姨也不够,日常的清洁、消毒,也都是护士来做。我带着大家,从门把手、床头柜、病床开始做消毒,地面每天要消毒两次,我们自己清理垃圾……穿着防护服做这些工作,不到2小时浑身就被闷得湿透。大家没有嫌苦嫌累,努力保持病区的高速运转。

患者们入院时很仓促,也没有家人陪护,不少人连毛巾、洗漱用品都没有。从牙膏到纸巾、香皂,都是我们凑钱买了送给他们的。我跟大家说,“我们再难,也没患者难。”重症患者吃饭困难,我们煮八宝粥、银耳汤、萝卜汤、雪梨汤带过来分给他们;热心企业捐给我们的牛奶,大家也都搬进去给他们喝。

有位48岁的男患者,病情发展快,收治他的时候我们心里直打鼓。他努力表现得镇定,但神色仍显紧张。从病情到情绪我们都特别关注他,我有空了就去跟他聊几句,要他放松心情。他年纪不大,要让护士帮他处理大小便,他心理上不能接受。我们反复安慰他说不要紧,他需要做的就是听我们的话配合治疗。他吃东西困难,我们就轮着给他煮粥、炖汤……他扛过了最难的时期,竟成了当时病区里恢复得最好的一个,最终成功出院。

前天他还给我发了消息,说已度过隔离期回家了,并且长胖了。收到这样的消息,我们非常欣慰。

夏红梅3232658_副本.jpg

深感骄傲,我们团队零感染

患者住院平均时间都在10多天以上,隔离治疗让他们特别孤独。我们的护士就带着他们做“八段锦”,有时候跳个简单的舞,他们都很开心。每次问“明天还跳不跳?”他们都抢着说:“跳!”

再后来,越来越多的患者出院了,其余人也有了盼头。心里有了希望,一切就好起来了。

我非常感激我们的团队。科室里30多名护士,年纪最长的46岁,最小的才22岁。我平时很严格,但他们都愿意配合我的管理。如果说这次抗疫以来,有什么让我觉得骄傲的事,那就是我们全科没有一名护士感染。大家全力去战斗了,也都平平安安的,这是我最自豪的事。

当然,直到最后一名患者康复,这场“战疫”才算结束。在此之前,每一天都很关键。

对抗疫情以来,大家都付出了很多。比如一名住在蔡甸的护士,下大雪那天,他下午5点的班,2点就从家里出发了;我们的黄医生,爱人感染了,就在我们医院住院,但他每天都在岗位上,极少去照顾家人。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想,我们只是这座城市里千千万万医护人员的缩影,我们的经历,是这场疫情里所有医务人员的共同经历。身为其中的一员,我们都值得为自己骄傲。

编辑 谢礼逵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武大中南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冯毕龙:除夕晚上,市民给我们送来天使蛋糕
下一篇: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耐药病区护士长贾春敏:没有人想当英雄,但我们就是不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