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曼英 通讯员 江鸿颖 李菡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我叫付守芝,守护生命的灵芝妙药。救人,就是我天生的使命。”付守芝总是向患者这样介绍自己。她的患者都坚信,只要有她在,就有一颗定心丸。

付守芝是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急诊科、重症医学科的主任。这次疫情,她救治的是全院最紧急、最危重患者;她战斗的地方,也是全院最前沿、最危险的地方。

在同事和患者眼里,她总是在危急时刻,带领团队挡在死神和患者之间。

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急诊科、重症医学科主任付守芝

以下是她的自述:

顶住压力,临时扩建急诊留观床位20张

年初,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成为第二批发热定点医院。我所在的急诊团队顶在了救治最前沿,重症团队则托住了危重患者最后的希望。

作为急诊科主任,我知道,疫情之初,不少患者因为没有床位收治,辗转奔波于各家医院。尽管没办法帮助所有人,我还是坚持,临时扩建急诊留观床位20张,为新冠肺炎患者开辟了一个缓冲空间。我的想法很简单,能帮着解决一个患者是一个,能收的尽量收,不然,让患者去哪里呢。

作为重症医学科主任,我也明白,我们收治的是全院最重的新冠肺炎患者,他们救治的难度最大。这里是医院最危险的区域之一,也是医护人员最容易感染的地方。

我和团队一开始有些纠结害怕,心里也会有一些斗争。毕竟,跟着我的这些医护人员,多少年的感情,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舍得他们倒下呢?另一方面,如果医护人员都感染了,还有谁来救患者呢?

所以,我一直强调,医护人员在救治病人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要求团队严格按照院感防控的程序工作和操作,也提醒他们尽最大的能力救治病人,保证团队协作,把病人治好。

不过,一旦进入病房,其实也很难顾及这些,就连我也很难做到。重症医学科里的患者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当你在抢救患者时,往往会忘了个人防护。

这是日积月累的职业习惯。不仅我会这样,我想,绝大多数的医护人员都会这样。

身先士卒,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插管

新冠病毒气溶胶传播途径让不少人望而却步,气管插管,在这个时候更是危险。

我记得,接诊的第一位需要插管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就很是棘手。这位患者体型肥胖,脖子短,下巴尖,而且呛咳严重。每一次呛咳,都意味着大量带有病毒的气溶胶产生。

气管插管这种操作,放在以往,ICU里任何一位医生都能胜任,但穿上太空服一样的三级防护服,意味着呼吸、视力、听力、行动灵活度都会受到影响。

为重症患者插管,不仅考验医生的操作经验和手感,还要减轻患者负担,减少患者呛咳,并保护周围的同事。

为了保护团队成员,我把插管的活揽到了自己的手里。顺利插管后,我能感觉到自己和团队都放松了一些。

经过一段时间,我的团队成员慢慢都积累了经验。病区里,也有重症患者慢慢好转。对于我们的付出,他们都很感恩,也非常理解。

我很多次听到,有患者说很感激我们,希望自己能继续活下去,这都给我和团队成员动力和信心。

然而,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并不容易,有些人肺部恢复很慢,并发症很多,往往要闯一关又一关。

有的患者免疫力不好,用药后病情还是恶化,当生命无可挽回时,我和团队就会感觉余而力不足。为了留住更多生命,休息的时候,我们会自发查阅资料,讨论病例。

再后来,更多患者康复治愈,对我和团队是很大的鼓舞。新来的住院患者病情也较之前更轻一些,救治也相对轻松一点。这时,我就很担心团队会麻痹大意,疏于防护。

所以我的重心,除了救治患者,还要督促团队严格做好自我防护工作。

团结战友,带出一支正能量满满的团队

新冠肺炎患者的耗氧量大,医院原有供氧站的常规供氧,无法满足重症监护病区内的大量消耗,我们只能用一人多高的氧气钢瓶应急。

氧气钢瓶由物业人员搬运到重症病区楼层,需要时,医护人员再一一瓶搬到病房安装。

穿上防护服的付守芝

每天30多个钢瓶,每个差不多25公斤。我的后勤团队们天天穿着笨重的防护服,轰隆隆地滚钢瓶,还苦中作乐说,是天天在病区“撸铁”,这些让我很感动。

后来,医院新建了一座氧气站,可供40多台呼吸机同时使用,专供重症病区。我还特意在晨会上,提及后勤团队那3个不眠不休抢建供氧站的日夜。其实,不仅是我们,所有人都在拼命。

1月28日,第二批上海援鄂医疗队抵汉,其中148名医护人员进驻我们院区,上海的重症医学专家李庆云、王瑞兰都成了重症病区的战友。

在第一次进入病区前,我和王瑞兰在对方防护服上写下了“女神”,我们合影说:“战胜瘟疫的女神,加油!”李庆云则在衣服上写下了“战神”。

上海的专家和团队给了我们无私的帮助,我们组成一支正能量满满的团队。

抗疫是一场持久战,团队无论是体力上还是精神上,都已经透支。作为团队领队人,我更像是一个家长。

在病区,我会有意不允许队员过度透支体力,有时看到过了交班时间还在忙的医生,会将她赶下去;在生活区,我也会在饭点,巡视大家有没有吃饭,剩的多不多;在私下吐槽,大家都抱怨穿防护服又笨又麻烦,我也会试着开玩笑说“古时候打仗还穿那么重的铠甲呢”!

我希望,通过这些方式,让我的团队有个轻松的工作氛围和健康的体魄。毕竟,保护好自己,才能尽可能去救更多的人。

 

编辑 雷艳  校对 罗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成人重症医学科主任甘泉:优化特殊孕产妇救治流程,我们守护住了“生门”
下一篇:你露出的双眼,告诉我们什么是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