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曼英 通讯员 周建跃 温红蕾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这世界,有一种哭声清脆嘹亮,让人心生幸福,那便是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从1月20日至3月17日,在武汉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这段关键时期,已有4051个新生命在省妇幼保健院平安降生,作为“生产大户”,该院去年分娩量29333人,已连续17年位居全省分娩量第一,是武汉人名副其实的“生命摇篮”。

虽不是新冠肺炎孕产妇定点救治医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却不可避免的与病毒正面遭遇。来势汹汹的疫情已然逼近“生门”,成人重症医学科主任甘泉化身“救火”队员,与产科、成人内科、麻醉科等团队一起守护新生。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成人重症医学科主任甘泉

以下是甘泉的自述:

开设临时隔离病区,收治疑似新冠肺炎产妇

时至今日,武汉封城已经50余天。回想起来,对于这场新冠肺炎的战役,开始因对病毒认识不足我并没有太在意,而且我们是妇幼专科医院,并非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料想应该不会受太大影响。

事情的改变是在封城之后,发热定点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多。我从隐隐担忧到逐渐感觉情况严重了,那时候我开始意识到,我们要做更多事情来保证正常孕产妇的就医行为。
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保母婴安全,院领导多次部署,全院上下统一行动。尽管我们不是救治定点医院,但要有作为公立医院的担当。接诊的孕产妇,如果有临产表现,不管她是否疑似,甚至确诊,也一定要收治。

而最初这些特殊孕产妇的收治,正是我所在的成人重症医学科。我们一方面要保证非新冠急危重症孕产妇的正常治疗,同时要开辟新的隔离病区,专门用来收治不明原因发热或疑似病例。

作为医院抗击疫情的成人专家组成员之一,我还兼顾了发热门诊预警、筛查的工作,从源头上防止院内病人感染。为此,医院提前谋划了“双分诊、双通道、双隔离”的运行模式,有效的将人群分离。在成人专家组的工作群里,发热孕产妇的临床资料和CT图像会及时在群内讨论,初步判断是否为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孕妇为疑似病例,会从发热门诊,经由专门通道进入隔离产房或隔离手术室。分娩后,再转入单间的临时隔离观察病区。

与妻子联手,合作编写特殊孕产妇“五早”指导意见  

我的妻子周冬,是省妇幼保健院的一名产科医师。武汉“封城”以来,产科的孕产妇未减反增,特别是夜班时候,急诊孕妇多,还经常会有发热的急诊病例。这个病毒很“狡猾”,它潜伏期长且存在无症状的感染者,有些疑似病例不易筛查,这让产科工作风险重重。

2月初开始,国家出台了多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当时没有专门针对妇幼保健机构这类非定点救治医院的。我院每月分娩量高达2000多,如果医护人员因防护不当引发感染,那么武汉孕产妇的正常医疗保健将受到很大影响。

我们夫妻俩常常一同参与到特殊孕妇的救治,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让这些诊疗流程更加优化。我们决定,联手试写一套妊娠合并疑似新冠肺炎的诊疗流程。从孕妇踏进医院开始设置流程,一步步推衍考量,每一个流程都再三斟酌调整,从医院感染防控和产科实际出发,试图制订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案。

在产科首席顾问肖梅主任及多学科专家的指导下,五天后,我和妻子拿出了第一版《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对妊娠合并疑似或临床诊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早识别、早隔离、早上报、早救治与早转诊指导意见》,供全院医务人员参考执行。

随后,这套指导意见也随着对病毒认识的不断深入而补充完善,并下发给了湖北省内所有妇幼保健机构,为相关医护人员提供参考。

再建隔离病区,“特殊”孕产妇得到妥善安置

首个隔离病区使用一周后,疑似新冠肺炎的产妇越来越多,8个房间已不够用。一下子,紧迫感直面而来,经医院研究,决定再次开辟新的隔离病区,总计22个单间,从不同科室抽调医护人员,用来收治更多的疑似新冠肺炎患者。

穿上防护服的甘泉

新的隔离病区建立后,原有的隔离病区要进行关闭消毒。将疑似新冠肺炎患者转入新病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病房要做隔断,都需要临时搭建起来;疑似患者需要一个一个单独转运;而病人从哪里进,医护人员从哪里进,做检查怎么走,怎么去手术室,所有路线都是有要求的。此外,我们团队的所有医护都不是传染病专业,需要重新培训。我们在反复设计路线的同时,也在一遍遍进行模拟演练。从早上8时到晚上7时,这个大转运才顺利完成。

其中,有一个产妇患者让我印象很深刻。刚收治到隔离病区时,她的肺部CT显示出了明显的新冠肺炎患者特征,但核酸做了两三次都是阴性。我坚持按新冠肺炎的标准对她进行隔离救治,她开始不太理解,直到后期出现胸闷憋气等典型症状后,才意识到住院救治的必要性。在隔离病区救治22天后,她最终康复出院。

疫情爆发期,在隔离病区,我们累计收治肺部感染的孕产妇115例,其中核酸检测阳性12例,已及时转往定点医院,保障了母婴安全。

战斗仍未结束,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疫情爆发后,我和妻子都要坚守一线,把放寒假的儿子托付给了父母。从年前到现在,最让我感觉无助和牵挂的,应该就是一对父母双双确诊新冠肺炎。

1月底,我的父亲开始咳嗽,因为他此前曾有多年吸烟史,虽已戒烟但平日也常常咳嗽几声,我并没有特别留心,只当是寻常情况。直到有一天,我去看他,发现他咳嗽加剧,还出现呼吸困难、食欲不振、全身无力的情况,这才意识到,父亲可能“中招”了。

我赶紧带着父母去做检查,父亲双肺的90%已经被病毒损伤,母亲的CT检查结果也是病毒性肺炎,需要隔离治疗。安顿好父母的救治隔离,我赶紧带妻子儿子做了相关检查,幸而都是阴性。

因为是重症患者,我父亲的救治很艰难,入院一周后新老治疗方案都起效不大,病情每况愈下,只能转入了ICU,并下了病危通知书。父亲因为缺氧说不上来话,吃不下去饭,下不了床,各项检查指标也在下降,看到这些,除了难受,更多的还有自责和无力感。

然而,医院里的孕产妇还需要我去救治,我不能一直持续在“无力感”里。只能艰难地调整好心态,转身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日常接诊病患、参加各类会诊抢救、发热门诊、网上答疑、安排隔离病区,一桩桩事情交错着要去处理。

好在经过精心救治,目前,我父亲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撤掉了呼吸机,转入了普通病房,母亲也已经结束隔离期回到家中,我的心情也随之轻松了一些。

在疫情期间,我所在的省妇幼保健院,大家克服困难,坚守岗位,除急诊外,产科、新生儿科、儿科正常接诊,每日在院孕产妇330人左右,从1月20日至3月17日,4051个新生命在这里降生,最高日分娩量108人,新生儿科日均在院170人,最大程度的满足了妇儿医疗需求。

回望来路,我想说,尽管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的变化,但战斗并没有结束。恢复到疫情前的生活,仍旧面临着挑战,还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保护新生,仍需要孕产妇和我们的共同努力。

编辑  雷艳  校对 罗全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心内科副主任胡勇钧:我们就是在跟病魔抢人,能抢到一个是一个
下一篇: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急诊科、重症医学科主任付守芝:保护好自己,才能尽可能去救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