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曼英 通讯员张琦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新春佳节,本是团聚的日子。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医务人员们不得不与家人暂别,冒着生命危险,去守护更多家庭的平安与团圆。

“我们就是在跟新冠肺炎抢人,能抢一个是一个。这就是我们干的事,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心内科副主任医师胡勇钧说,治病救人是医生的使命,自己感觉最亏欠的是家人。

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心内科副主任医师胡勇钧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不忍拒绝病人,留观室挤得满当当

1月21日,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被指定为首批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全院取消春节休假,全员备战。作为古田院区心内科支部副书记、科室副主任,我责无旁贷。

1月24日(大年三十)清晨,经过48小时紧急改造和人员培训,发热门诊留观室作为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一个新的急救单元,正式开始接收新冠肺炎患者。

作为留观室负责人,最初的一个星期,我明显感觉到这份工作的艰难。

疫情初期,武汉病例数增长最为迅猛,每天新增确诊病例不断攀升。即使武汉所有医生全部取消休假,奔赴一线,仍然无法满足救治需求。当时发热门诊患者很多,是我从医26年几乎从未见过的。紧跟着的是病床难求。一些病情较重的患者,不得不在医院等床位。而留观室,正是介于门诊与住院之间的一个缓冲地带。我和同事们要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帮这些重症患者维持生命,为他们后期住院救治,争取时间。

留观室在一楼,核定病床数是17张。本来是不能加床位的,但对一些病重患者,我们没办法拒绝。加上行军床、躺椅、平车,留观室的最终病床数增到了27张,还不包括一些打地铺的患者。

床位增加,导致吸氧供应装置不够,我们就把医院急诊室的氧气瓶都推了过来,家属也从家里把氧气瓶拿过来,我们给他们灌氧,这才解决了患者吸氧的问题。

那时的留观室,满到无法再多加一个病人。

特殊时期,留观室的各种抢救药物并不齐备。我只能从现有药物中,制定相对最合理的治疗方案,尽最大能力稳定住患者病情,为他们争取转院的时间。

胡勇钧

同死神拔河,我们必须和时间赛跑

为了方便观察患者的病情和开展抢救,我们的工作站没有和患者分开。不到300平方米的留观室里,医护人员和患者等加起来有60多人。

虽然这里有紫外线消毒机、空气消毒机,但窗户是不能打开的,所以职业感染暴露风险非常高。我负责的留观室有9名医生和35名护士,其中有人也经历亲属接连过世的。

最初一个星期,大家心情沉重,在工作群除了工作,什么话都不说。

大年初三还是初四的早上,我所在的心内科1病区的熊勇医生,他是首批参与一线抗疫的,带着自己的CT片来找我。因为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护目镜,第一眼我没有认出他来,直到他开口叫我,说“胡老师,我中招了”,我心里才“咯噔”了一下。

基本确认他是感染了之后,我再三叮嘱他,立刻停止工作,接受治疗。因为工作繁忙,当我再次想起他,并在微信问起他的状况时,他的病情已明显加重,CT双肺感染面积达70%-80%,呼吸困难,吸氧状态下,指脉氧也仅能达到90%。所幸经过救治,他的病情在两周以后逐渐稳定,目前已回到普通病房。

对新冠肺炎缺乏了解,加上同事或家属感染的消息,我知道,留观室里不少年轻医护人员都很害怕。有人因为没能救回病人感到无助,还有人一出留观室,就会流眼泪。

作为年长者,我有时也会感到无助,但我的心态相对稳定,而且他们也需要我来稳定军心。

我对团队成员们说,留观室里都是重症患者,所以他们短期内的死亡风险,远高于普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因为这些患者是真正的高危患者,所以我们必须和时间赛跑,同死神拔河。

我们就是干这个事的,来了就是要抢人的,能抢一个是一个,不要害怕,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只要做好防护、全力以赴,应该是没问题的。

当时的防护物资并不充足,但在医院的支持下,到目前为止,我们留观室里没有一名医生感染。两名护士感染轻症,也很快恢复了。

慢慢地,大家放松了一些,工作群里的气氛也活跃了起来。偶尔,我会发个红包,鼓励一下大家。

患者的肯定,是我们抗疫的一抹亮色

得到患者的肯定,会让我和团队有成就感,这也是抗疫期间的一抹亮色。

刚来留观室的患者,情绪很容易失控。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名患有多种心脑血管疾病的婆婆,87岁,没有家属,从社区福利院来,听力很不好。

当时婆婆呼吸困难、烦躁不安、不吃不喝,抵触治疗,不停喊“我要回家”。我们医护人员就轮流劝慰,并安抚她紧张不安情绪。

我还安排每班护士,轮流定时给她喂水及必需的口服药物。渐渐地,她安静下来,开始配合治疗。

在我们的精心治疗护理下,婆婆的病情逐渐稳定。三天后她转院时,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那一刻,我能体会到她内心的感激之情。

这次疫情,家人也给了我很多的温暖。自从从我冲上抗疫一线,备战高考的儿子日常学习、生活和心理状态,我都无暇顾及。独居家中、身患多种慢性疾病的母亲和岳母,也无暇照顾。大小事务全都压在了妻子身上……这一切,让我对家人充满了歉意。

让我感恩的是,妻子没有半句怨言;一向内敛的儿子似乎长大了不少,在电话里给我表态,会好好学习;我母亲每天都会在微信上发祈祷我平安的信息。我的家人,都希望我平安而归。

目前,我们团队救治危重患者近400人,零事故零纠纷。我和团队还会继续坚守,为守护家园和人民,奋战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线。

 

编辑 雷艳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重症监护室护士长杨莉:患者盼着和家人重聚,是我们坚持的动力
下一篇: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成人重症医学科主任甘泉:优化特殊孕产妇救治流程,我们守护住了“生门”